笔趣阁 > 一卦通天 > 十你是瞧病的还是算卦的

十你是瞧病的还是算卦的

推荐阅读:
笔趣阁 www.bqg.la,最快更新一卦通天 !

    除了上课,林玄就是在诊所里坐诊,可叹的是,在诊所里屁股都坐疼了,也很少看到有人进来,倒是真应了那句古诗‘门前冷落车马稀’呀。

    给赖小飞做完手术后,赖小飞和他手下的那帮混混没再来过,是手术成功了,还是赖小飞突然因为感染什么的驾崩了?还有那个叫刘莉莉的女孩,一连三天也不见踪影,难道是不想支付医药费,从此就拜拜了?

    反正在诊所里也没事可做,林玄一阵的胡思乱想,时至晌午,门前依旧冷清的不行,玩了会手机,也没意思,在屋里随意溜达了几圈,诊所既然已经开业,再没病人前来就诊也得坚持,不然,欠梁胖胖的钱怎么还,欠石三的高利贷怎么还?

    “请问,这里是算卦的地方吗?”一个操着浓重HN口音的女人站在门口,伸着脖子朝里面打量。

    林玄一回头,看了看来人,一个浓妆细抹,看岁数在三十左右岁的女人,手里拎着个精致的小包,上身红色沙料上衣略显短小,把胸部撑的满满的,下身穿着一件时髦的粉白相间的短裤,看其打扮,也不像乡下人,怎么,不认识字吗,门口‘林氏诊所’那几个漆金的大字还不够醒目吗,你咋就看不到呢?

    “这位大姐,你想算卦吗?”林玄闲的好些无聊,总算来个说话的,林玄搭讪道。

    “是呀,我近期老是不顺,就想着找个地方算算卦,看看到底身上有什么晦气”女人点头。

    “那就进来吧”林玄招呼道。

    “你这里还真是算卦的地方,我总算没找错地方”女人脸上露出一丝欣喜,找了老半天,跑了好多冤枉路,总算找到了。

    “请坐”。

    女人坐下,她看着林玄,似是自言自语的嘀咕:“没想到你这位算卦先生这么年轻,只是不知道算的水平咋样”。

    “你放心,算不准的话,我分文不收”。

    “那么,你是批八字呢,还是看面相,或者是摸骨呢?”看来这个女人之前就算过,对算卦的知识知道的还不少。

    “把你的手拿过来”。

    “这是要摸骨了?”女人随口道。

    靠,摸什么骨,林玄习惯的要给对方把脉,被女人一说,随即醒悟。

    “不知道这位大姐是看前程呢,还是看财运、婚姻,或者是家庭?”。

    “只要你看得准,我什么都看”。

    林玄暗道,反正我有一卦通天系统,倒也不算蒙你骗你,你愿意算,我给你算就是。

    静下心来,林玄打开一卦通天系统,卦象分析:白如玉,女,28岁,二流演员......

    “林大夫,来病人了?”林玄正在观察卦象,思路忽然被打断,刘莉莉燕子般的飞了进来。

    “啊,那个刘莉莉小姐,请你稍等,最好在外面等一下,可以吗?”林玄担心被刘莉莉说漏嘴,引得对方疑心,急忙指使道。

    “林大夫,我可是来还药费的,现在就把钱还给你,我还有事得马上离开,你说吧,多少钱?”。

    白如玉看看刘莉莉,又看看林玄,蒙逼似的想了想,一头雾水的问:“诶,不对呀,妹子,你刚才叫他什么来着?”。

    “林大夫呀,怎么,不对吗?”。

    “他不是算卦的先生吗,怎么又变成大夫了?”白如玉狐疑道。

    “他呀”刘莉莉指着林玄,一本正经的朝白如玉道:“这位大姐,你没看到门口挂林氏诊所的牌子吗,你自己说,他是大夫,还是算卦的先生?”。

    “真滴咋滴?”。

    “不信你到门口看看就知道了”。

    我考,你个刘莉莉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拆我的局,林玄瞪了刘莉莉一眼,还没说话,白如玉就腾腾走了回来,她指着林玄的鼻子骂道:“姓林的,你看姑奶奶长的好看,即便想跟姑奶奶套近乎,也不带这么蒙人的,没错,我今天是忘戴眼镜了,没看清门上写的什么,可你也不能拿老娘我开涮不是?不行,就你这种道德败坏的人还在这里开诊所吗,我要去卫生局投诉你”。

    刚才没跟人家讲清楚,这也难怪这位美少妇生气,林玄呵呵一笑,解释道:“这位大姐,你别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如果我算的不准,绝对是分文不收,到时候你愿意上哪告我就上哪告我,行吗?”。

    “林大夫,你还会算卦?”刘莉莉饶有兴趣的插话道。

    林玄再次瞪了刘莉莉一眼,你丫的才认识我林玄几天,我都会些什么你能知道吗,在这里添什么乱。

    白如玉对林玄适才的话,显然不敢苟同,眼前这小子年纪轻轻的,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他就会什么,这可能吗,像这种无所不能的人,基本上就可以认定为江湖骗子,那好,你既然碰到我白如玉,也算你小子活该倒霉,老娘我还不去卫生局投诉你了,干脆,我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抓你岂不更好。

    “喂,公安局吗?”白如玉习惯性的甩了甩飘在脑后的秀发,仰着头,挺着胸,老娘我这是在为民除害,见到这种江湖骗子就得挺身而出。

    “白如玉,女,28岁,目前为二流演员......”林玄按照卦象分析,脱口道。

    “你认识我?”白如玉侧着脸看着林玄,一脸茫然。

    “不好意思,我并不认识你,这是卦象的分析”。

    眼前的这小子麻痹的一准又在满嘴喷粪,再神的算卦先生,也不能一眼看出对方叫什么、多大岁数、职业是什么呀?

    适才林玄看到白如玉给公安局打电话,为了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他打开卦象系统,继续为白如玉查了一下,看着白如玉蒙逼蒙的不行,林玄再次开口:“白如玉小姐,我敢断定,你现在一定是为情所困,目前你有两个选择对象,一个是自己比较心仪的恋人,另一个是大牌导演,你不知道是为了事业放弃爱情,还是为了爱情,放弃事业...”。

    林玄的话还没说完,白如玉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她结巴的问:“我的事你怎么知道的这......这么详细,不可能呀?你告诉我,你到底是瞧病的,还是算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