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学霸穿成学渣 > 012
笔趣阁 www.bqg.la,最快更新当学霸穿成学渣 !

    012

    有了前面几门的铺垫,后面阮芍再拿到比脸还干净的卷子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样才正常不是吗?

    至于上个礼拜阮芍认真看出做题,还不兴许人家兴趣来了做做样子?

    反正班上的同学都是这么认为的。

    距离高考越来越近,学习气氛越来越浓,每科老师都竭尽全力的想将知识塞到学生的脑袋里,整个高三都处在这种紧绷的气氛中,也就没多少人在乎阮芍的变化了。

    但任课老师在办公室却还是忍不住提起了阮芍。

    听着十五班的老师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班上学生的学习情况,隔壁班十四班的班主任忍不住问道,“陈老师,听说你们班上的阮芍又是每科都交的白卷?”

    陈老师就是十五班的班主任,教的化学。

    听到同事的问话,他推了推眼镜,神色平静道,“是啊!”

    反正以前都是这样,这次各科老师会对阮芍抱着一点点期待不过是看她上课开始认真,也不再惹事,看上去想要上进了。

    结果虽然让人失望,但至少阮芍上周是真的没再扰乱过课堂纪律。

    十四班班主任闻言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

    因为每年评职称的时候,都要考虑班主任带班带的如何,更别提他们如今带的是毕业班,到时候班上考上大学的学生多少也是老师的‘业绩’,十五班有那么多拖后腿的,陈老师今年肯定也没希望了。

    要说都是同事干什么计较这么多?

    谁让十四班的班主任有些小心眼,陈余教的化学,而且教的很不错,但十五班那么多拖后腿的,每次化学成绩都比他们班好。

    这让他认定陈余偏心眼,没好好教他班上的同学,给自己班同学私下开小灶了。

    要让陈余知道十四班班主任的想法肯定要傻眼。

    十五班的确有好几个拖后腿的,但十四班也有。

    因为他是十五班的班主任,班上同学在化学课上都不得不绷紧神经认真学习,成绩比十四班好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了,毕竟也就好了那么一点点。

    每个班都是这样子的。

    凡是班主任的课,学生都会比其他任课老师的课要稍微认真一些,怕被班主任抓住小辫子嘛。

    学生时代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办公室里除了这两位班主任还有其他任课老师,而这些老师两个班都带,此时有心思通透的看出十四班班主任那点幸灾乐祸的,当即都转开话题。

    “算了,那些扯后腿的只要不带坏班上风气我们就该谢天谢地了,至于成绩,他们自己都不上心,我们当老师的责任尽到就够了。”教语文的杜老师细声细语的开口。

    她没说的是,就算真的上进又如何?

    太晚了。

    如果是高二的话还能拼一拼,现在都到了最后冲刺阶段了,就算再认真也不可能考上大学的,何必想那么多呢?!

    有了杜老师在一旁打圆场,其他老师也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话题转开了。

    老师之间虽然也有竞争,但到底还是同事,闹得太明显的话也不好看,没必要。

    十四班的班主任也没揪着不放,笑了笑就过去了。

    阮芍可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嘲笑她班主任的由头。

    她现在正和齐帆面对面的站着。

    就在自己班外面。

    她看着齐帆挑了挑眉,“有事?”

    经过一个礼拜,她的胳膊已经好多了,不用再小心翼翼的时刻注意着,所以她心情还算不错。

    齐帆看着她,脸上挂着笑,“我是来还你钱的。”

    这次考试,齐帆考了年级第一。

    老师的夸奖和同学的羡慕让他找回了之前在阮芍这里丢失的自信,这次会主动找到十五班来也是有点自己的小心思。

    就像是优等生在差生面前的那种自豪,是天生的。

    还真别说,齐帆想的还真没错。

    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整体来说还是单纯的,成绩的好坏在某种程度上就能评断一个人的优劣。

    这次齐帆考了年级第一,他在大家眼里就是个厉害的。

    他出现在十五班教室外,还叫了年纪倒数第一的阮芍出去,还在班上的同学就有些探头探脑的往外看。

    特别是坐在靠窗位置的同学,直接将窗户打开就看的更清楚了。

    于是,在看到齐帆掏出几张毛爷爷的时候,都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

    不过也有距离近的听到齐帆说是还钱,所以是齐帆欠了阮芍钱吗?

    阮芍看着齐帆递过来的毛爷爷,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角,“看来你还挺守承诺的,钱还了那件事我们也就一笔勾销了。”

    她将齐帆递过来的钱接了过来,随手塞进了口袋里,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好像没看到齐帆眼底一闪而逝的心疼。

    “还有事吗?”见齐帆还了钱还不走,阮芍主动问了一声。

    齐帆收回手,在口袋里捻了捻手指,心里有些愤懑,面上却显得一派温和之色,“也没什么大事,这不是刚考完试么,你这次考得怎么样?”

    “靠,这小子故意的吧?”同样趴在窗口的左岸听到这里面色一怒,张嘴就想骂人。

    不过被杜娟及时的捂住了嘴。

    “唔唔唔……”左岸扭头怒视杜娟。

    杜娟竖起手指嘘了一声,“别闹,芍姐处理得了,只要芍姐不再傻乎乎的对他好,齐帆能在芍姐这里讨着好?”

    她是真心觉得芍姐变了,也不再将齐帆放在眼里了。

    不然她又怎么会让齐帆还钱,不过四百块钱而已,对芍姐来说还不够吃一顿餐厅的。

    被杜娟寄予厚望的阮芍也没让她失望。

    对齐帆故意提起有关成绩的问题,她镇定自若的笑了,“考得还不错。”

    “不错?”准备了一肚子话的齐帆听她这么说顿时满脸惊愕。

    阮芍就好像没看到他满脸的惊愕之色,自信点头,“是啊,卷子上考号姓名还有班级都写了,还不好?”

    齐帆,“……”

    他满心卧槽无处诉说。

    被杜娟松开嘴的左岸闻言顿时爆笑出声,声音大的连教室外面的齐帆和阮芍都听得一清二楚。

    齐帆一张脸顿时又黑又红,有些口不择言的说道,“简直不可救药。”

    阮芍顿时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你说什么?”

    原身确实有些烂泥扶不上墙,但原身至少没什么对不起齐帆的,他齐帆凭什么因为成绩好就来她面前炫耀?

    头一次被人用成绩‘碾压’,这让她心里很不爽。

    齐帆听着阮芍带着冷意的声音,再看看越来越多的同学注意这边,不想坏了自己的形象,当即丢了一句,“算了,跟你也没什么好说的,钱我已经还你了,我走了。”

    说完就像身后有狗追一样离开了,很快就走到楼梯口没了影子。

    见齐帆走了,没什么好戏看了,大半同学都收回了目光。

    但还有少数在看阮芍,觉得以她的脾气被这么嘲讽竟然都没有爆发着实有些少见。

    也有在心里幸灾乐祸的,成绩太差被人看不起了吧?

    不,阮芍这已经不能说是成绩差了,她压根就没有成绩啊!

    被人注视着的阮芍慢悠悠的回了教室。

    刚坐回座位上,左岸就凑了过来,趴在阮芍和杜娟的课桌上压低声音问她,“你不是说要给齐帆一个教训吗?那小子真的太嚣张了,要不是我帮忙?我可以帮你套他麻袋!”

    一想到能揍人他就忍不住的兴奋。

    阮芍却翻开数学课本,慢条斯理的回道,“不,我改变注意了。”

    “改变什么主意了?”左岸不解。

    杜娟也有些茫然。

    阮芍义正言辞道,“我决定不找他麻烦了,换个方式碾压他。”

    “换个方式?”左岸不太信,“什么方式?”

    “你觉得他最自信什么?”

    杜娟立马接话,“成绩啊,那小子虽然有些瞧不起人,但成绩真的挺好的。”

    每次都是年级前几名,的确成绩很好。

    她偶尔也是会有点羡慕的,但她真的不是学习的料,学不进去,已经打算好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阮芍打了个响指,“没错,成绩。”

    杜娟和左岸还是一脸茫然,没能领会她的意思。

    阮芍当即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两人,“既然他最自信的就是学习成绩好,那我当然要在成绩上碾压他,这样才能最有效的打击到他的自信心,所以我决定高考把他踩在脚底下。”

    杜娟amp;左岸,“……”

    这是失心疯了?

    “哈哈,这志气挺远大的。”左岸干笑了两声,慢慢退回了自己的座位,觉得没办法跟这样的阮芍交流。

    等她病好点再说吧。

    杜娟欲言又止的看了阮芍好一会儿,可还是一句话没说。

    实在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夸芍姐志向远大还是劝她别白日做梦?

    都不太合适!

    那她还是当没听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