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学霸穿成学渣 > 008
笔趣阁 www.bqg.la,最快更新当学霸穿成学渣 !

    008

    一开始,班上的同学老师包括袁莉杜娟等人也觉得阮芍是三分钟热度,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但事实就是,她真的坚持下来了。

    至少在他们看得到的时候她都在看书,不光看,还做题。

    任莎同样发现了女儿的变化。

    以前放学基本上都是跟同学出去玩,要不去网吧打游戏,要不去招猫逗狗,更甚至会跟人打架,总之是不会回家就对了。

    但自从胳膊伤到后,她不止每天一放学就乖乖回家,回来之后还老老实实地的学习,在极度的惊愕过后,剩下的就全是欣慰了。

    不管女儿为什么突然改变这么大,但她愿意改变她就高兴。

    她看女儿像是真的开始对学习上心后还问过她要不要给她请家教,毕竟自家女儿的水平她知道,靠她自己估计也学不了什么,要是真的愿意学,哪怕花钱请家教她也乐意。

    阮芍当然拒绝了。

    现在当家教的大部分都是大学生,少数是退休的老师,还有部分是专门办补习班的,无论哪种她都不需要。

    以她的水平,给特定专业的大学生当家教都够了,真让大学生给她当家教,对她来说就是丢脸。

    她只要按照自己的节奏走就行了。

    任莎见她不愿意也没勉强,她愿意改好她已经谢天谢地了,万一一个不顺心再变回去了她还不得哭死。

    几天的坚持让同学老师对阮芍的印象更为改观,现在单看她那学习的劲头还以为她是重点班的学生呢!

    至于这么学有没有效果?

    这不这周五周六两天又要考试了,考完就知道了。

    班上老师对阮芍还挺期待,见她学习态度这么端正,觉得这次终于不用再收白卷了,哪怕成绩不好,努力了也比什么都不做的强。

    等到了考试这天,按照顺序是数学,语文,英语,综合。

    一天考两门,剩下时间照常自习。

    周五考完两门后,晚自习之前左岸还挺感兴趣的问阮芍,“看你这几天架势摆的挺足,这次考试是不是要逆袭了?比如说考个倒数第二什么的?”

    以前的倒数第一可全都被阮芍包圆了。

    交白卷的也就只有她一个。

    不止班级倒数第一,年级上也是倒数第一。

    按理说高三这个时候都不会再考什么试了,时间都集中在复习和做试卷上,做完老师再讲题,来来回回就是这样,拼的就是个题海战术。

    不过这次的考试情况特殊,试卷是市里好几个学校联合出的,模拟高考试卷,几校联考,最后一次正式考试了。

    现在都已经是四月初了,距离高考也就两个多月,这次考试既是模拟高考,也是为了检验一下这段时间的复习效果。

    所以注重成绩的学生都挺在意的。

    毕竟按照考试出来的成绩也能猜猜自己处在什么水平。

    每年各个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也就差不太多,上下浮动是有,但不会太大,作为应考生,对这种检验自己水平的考试自然紧张在意了。

    被左岸这么调侃的提问,阮芍倒是神色如常,“那倒不会,倒数第一肯定还是我的。”

    听到他们对话的同学,“……”

    怎么,这考倒数第一还考出荣誉感来了?

    他们虽然是学渣,但也是会羡慕学霸的,谁不想考高分啊,这不学不进去么,不过他们虽然挺有自知之明,但考得不好也是会觉得不太好意思的,像这考倒数第一还觉得光荣的——大写的服!

    “别丧气,继续加油。”左岸乐呵呵的笑了。

    这时候他还没体会到阮芍这番话里所透漏出来的含义,不过他很快就能知道了。

    等两天考试结束后,高三学生也能放一天假了。

    随着高考越来越逼近,高三想放一天假都不容易。

    有时候甚至一周只放半天假的。

    所以难得放一天假,憋得狠了的学生都撒了欢的逃离学校,那猴样看的老师又气又乐。

    而这一天假对阮芍来说放不放的都无所谓,她依然是要抓紧时间复习功课的。

    任莎见她这样努力,让家里的厨师换着花样的给她做好吃的,美其名曰补补身体,早点养好胳膊。

    阮芍还能怎么样?当然只能接受啦!

    任莎还跟阮芍说明天带她出去逛街,因为她发现女儿的喜好变了,穿衣风格也变了,她衣柜里那些‘奇装异服’就暂时派不上用场了。

    她要趁这个机会将女儿衣柜里的衣服彻底换掉,明天就是打着从头到脚给女儿重新装备的想法的。

    阮芍对任莎的提议还挺意外。

    虽然她觉得比起逛街她更喜欢刷题,对有的学生来说刷题可能会很难受,但对她来说,刷题却是一种享受,也是放松的方式。

    但当妈的难得主动要她陪着逛街,她总不好拒绝,所以她接受了。

    她觉得这只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任莎却表现的很高兴。

    甚至拉着她说明天都要买什么什么,从衣服到鞋子再到一些小饰品等等,说的兴致勃勃,完全不觉得口干。

    对任莎来说,这是跟女儿拉近关系的机会,她当然要珍惜。

    见她这么有兴致,阮芍也只能配合。

    最后打断两人兴致的不是下班回家的阮吉祥,而是同样放了假的阮佩,阮芍的堂姐,亲的。

    “婶儿,你和二叔这段时间身体还好吗?”刚一进门阮佩就口吻关心的开了口,待看到任莎旁边的阮芍时,还有些不确信的眨了眨眼睛。

    “这是?”

    她长相偏甜美,嘴甜又回来事儿,最会讨长辈欢喜,这会正看着阮芍好奇的开口,“是小芍吗?原来小芍不化妆也这么好看啊!”

    没错,她看到了阮芍整张脸,因为阮芍在家里不戴那大眼镜,只有看书和去学校的时候才戴。

    “是佩佩啊,在学校还好吗?”看到阮佩,任莎脸上的笑意明显清淡了许多,比起刚才在女儿面前的兴致勃勃,现在就是客气居多了。

    阮佩就像没看出任莎的变化一样,走过来直接在任莎旁边坐下,甚至伸手抱着任莎的胳膊,“好着呢,上周我去上补习班了没时间回来,这周我们高三几个学校联考,考试结束就放了一天假,我回来看看二叔和婶儿,还有小芍。”

    在阮佩说话的时候,阮芍脑子里正在翻有关阮佩的记忆。

    说起阮佩,这就要从阮吉祥这辈说起来了。

    阮吉祥这辈兄弟姐妹一共五个,他行三,上面有一兄一姐,下面有一弟一妹,阮佩正是阮家大伯的女儿。

    阮家大伯一共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女儿正在读高三,最小的儿子才上初二。

    当初阮吉祥还没和任莎结婚前家里就分了家,那时候阮家大伯在镇上吃供应粮,算是阮家兄弟姐妹中厉害的了,阮老头阮老太自然跟着大儿子。

    阮家大姐和小妹也结婚早,早早就嫁出去了。

    最小的阮家小叔是老来子,父母自然更疼宠一些,后来也在大哥的帮助下娶了镇上的媳妇,得了城镇户口。

    唯独阮吉祥不上不下的夹在中间,算是被忽视的孩子了,不过这也没办法,家里孩子多了,总有被忽视的。

    阮吉祥读书好,这如今这个年代大学生都比普通人更受欢迎,更别提那个年代了,大学生说是金疙瘩也不为过。

    可惜阮家大哥结婚早,嫂子不愿意拿家里的钱供小叔子,就要求分家了,嫁出去的姐妹也帮不上什么大忙,毕竟都有自己的家庭,小弟就更别提了。

    一家三个儿子,老人都在,还有两个未成家的儿子,在大儿媳的折腾下愣是分了家。

    阮老头和阮老太也不至于不让儿子读书,他们也想儿子出息给家里挣脸面呢,但他们到底是要跟着大儿子的,不能不考虑大儿媳的意见。

    所以他们最多也就是私下里给阮吉祥塞了点钱。

    阮吉祥考上大学,除了爹妈塞的那点,姐姐妹妹偷偷拿了点补贴外,基本上就没别的。

    那点钱甚至连学费都不够。

    到最后还是公社集资出了点钱让阮吉祥上了大学的。

    他自己倒也出息,选了在当时看来没什么发展前途的计算机,从大学开始就和同学一起合伙创业,等毕业的时候公司都搭起来了,又因为眼光好能力强还抓住了机遇,迅速抢占了市场。

    后来就顺利多了,公司发展的好,又遇上了任莎,两人顺利走到一起结婚生子,对家里的事情他说的也不多,毕竟他自己觉得也没什么可说。

    生下女儿后那几年,公司更是到了重要阶段。

    这才把女儿送到了老家让父母照看几年。

    他们也不是白让父母帮忙的,每年都会给钱不说,有时间了还会专门会给女儿送吃穿,不止送,送的还不少。

    哪怕冲着钱,也要把孩子给照顾好了啊!

    结果表面上照顾的是挺好的,但私底下不知道给了女儿多少委屈受,想让一个孩子受委屈的法子简直太多了,父母不在身边,爷奶又重男轻女,住在大伯家,哪怕年龄下也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属于阮芍的衣服,奶奶却会拿给阮佩穿,她自己能得到的倒是不多,在任莎和阮吉祥探望女儿的时候,阮芍又都穿的新衣服,两人还真发现不了什么。

    虽然同为女孩,阮佩却因为有爸妈撑腰,自己又会讨好人,哪怕阮老太重男轻女也难免偏疼几分,过的比阮芍好多了。

    任莎和阮吉祥发现端倪还是决定将女儿接回来的时候,俩人打算给女儿来个惊喜,所以回来的时候谁也没告诉。

    结果就这一次突击,他们就发现了女儿的处境。

    当时任莎差点没气炸,难怪女儿越来越孤僻,越来越不喜欢说话,她一直以为是因为她没陪着女儿才导致这样,却原来是在她没看到的地方被人这样欺负。

    因为这件事,任莎不止当天就把女儿接走,更是跟阮吉祥冷战了好一阵子,怪他没告诉她老家的父母和兄嫂是那个德行,凭白委屈了她女儿。

    当然她也怪自己,一天到晚忙工作,疏忽了女儿,不然她女儿怎么会这样,将女儿接回来之后,她跟老家那边甚至断了联系,除了过节回去走个过场之外,平时压根就不会过去。

    阮吉祥是个男人,又是个理科男,他所有的精明全都使在工作上了,生活上真没那么细心。

    他想着总归是他父母,把女儿放在那里有给了钱,他们总会照顾好的。

    谁能想到他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呢,他自己也愧疚,因为这愧疚甚至默许了妻子的做法,总归他们在市里,父母和大哥一家在镇上,如非必要,还真没什么来往。

    一直到阮佩上高中。

    她没在他们县上读,竟然跑到了阮吉祥所在的市高中,因为跨市的关系,她甚至没能进一中这个重点高中。

    但她成绩也还算不错,进了十二中。

    平时她也是住校的,但二叔二婶儿就在同一个市区,她周末放假想来这里住,阮吉祥也好,任莎也好,都不至于将人赶出去,毕竟是亲侄女儿呢!

    到如今为止,已经两年多快三年了,阮佩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阮家占据了一个房间,总不能人来了连个房间都不给安排。

    理清楚这些后,阮芍不禁抽了抽嘴角。

    真是好大一盆狗血。

    她幽幽的看着阮佩,看不出来啊,这么个看上去甜甜美美的小姑娘竟然还挺有心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