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家驾到 > 第11章 手斧

第11章 手斧

笔趣阁 www.bqg.la,最快更新玩家驾到 !

    基础课程的最后,布莱顿介绍了他之前使用过的那支小巧得跟火柴一样的长枪形挂件,以及他塞进口袋的无线鼠标。

    长枪挂件是虚灵专用辅助挂件,外形定制,无线鼠标也同样是他自己定制外形的虚灵专用定位器,可无线连接朝圣机。将虚灵专用辅助挂件连接朝圣机后,即可召唤出账号在朝圣虚拟模式中建立的唯一角色,并以半透明的虚灵形象存在于现实中。虚灵介入现实时会依照等级持续消耗虚拟世界中的信仰值,虚灵的所有行动也会额外消耗角色信仰值。

    拖堂一个小时之后,基础课程至此结束。

    随后,布莱顿取出十多张印有各种武器的黑色卡片摆在讲桌上,让所有学生上前选择在学院期间想要使用的武器。

    七十九场对战下来,第一个选择的是刘苏。

    只见他将十几张卡片翻面盖上,随机打乱,然后抽出一张,翻开。

    卡片正面印着两把柄短而刃锋的武器——手斧。

    刘苏咧嘴一笑,“就它。”

    布莱顿看着刘苏的动作,已经傻眼了。“你不用重剑?你刚才拿重剑赢了七十九场对战,结果你居然不用重剑?”

    “手斧不好吗?”刘苏说。

    “手斧不好吗?不好吗??它当然不好!!!”布莱顿气道,“它既不是重武器,也不是长武器!你破招的天赋呢?以后就不用了?”

    刘苏摊摊手,道:“谁说手斧就不能破招了?”

    “手斧破招?手斧破招??你告诉我,这么把又轻又短的武器它要怎么破招?”布莱顿咬牙切齿。

    “这个嘛……”刘苏转头看向讲桌下的同学们,嘿嘿一笑,“要不要让大家上来当靶子演示一下?”

    台下众人立刻摇头。这明摆着是在逗他们玩呢,谁要上啊!

    “那就下次再演示喽。”刘苏说着,把手里印着精致手斧的卡片塞回桌上,挥挥手,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教室。

    布莱顿气得直淌汗,头发都冒烟了,他正要追上去教训这不知好歹的小子一顿,结果手机响了。

    工作时间,只有院长可以打通他的手机,听着复调铃声响了几遍,布莱顿站了片刻,皱皱眉,倒是很快就消了气,摸出手机,接通电话。

    “就让他用手斧吧,我也很好奇,手斧要怎么才能破招。反正都是虫人的账号,如果手斧他用不习惯,再给他换个别的武器就好。”院长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

    “唉。”布莱顿叹了口气,往手斧的卡片背面划了一条印记,开始统计其他学生准备在学院期间使用的武器。

    毕竟,院长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照做。正如院长所说,虽然去圣光城借用虫人账号需要点开销,不过比起这小子的潜力来,这点开销确实不算什么。

    然而直到第二天进入圣光城借用虫人账号时,布莱顿才明白,手斧账号有多难找。

    作为一种双持武器,手斧没有短双刀快,又没有长武器的攻击距离,自从朝圣取代战争以来,手斧就不受欢迎了,再加上虫人手多,更擅长使用以攻击速度制胜的武器,登陆了手斧的1级虫人账号甚至比登陆了长锤的1级虫人账号还少。

    布莱顿在圣光城的议政厅从头搜索到尾,把纸质档案也搜索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任何使用手斧的1级账号,他沮丧地走进光与圣洁之神的教会,盯着教会中央那八尊神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叹气,令教会的一位水母人主教注意到了他。

    这位水母人主教正站在水与无垢之神的神像前,对着完全呈现为人形的神像祷告着,他的四只手上都缠着长而透明的触丝,此时听到布莱顿的叹气,便结束了祷告,走了过来。

    走到布莱顿身边时,不再逆光,这位水母人主教才看清是布莱顿,脸上适当地浮现出一丝惊讶,“布莱顿?怎么了,这么没精打采的?”

    布莱顿打起精神看去,发现是与他最为交好的主教,圣光城教会里唯一一位水母人主教,「水母.普罗斯特.瓦特.无垢」。他摇摇乱糟糟的头发,说道:“别提了,普罗斯特,你要知道,学院这回招了个瘟神,基础课结束以后,他跟我说他想用手斧。”

    “哈哈,这倒是个麻烦事。也许你该庆幸他不想使用投枪。”水母人主教笑道。

    “我给他的武器卡片里可没有这种被除名的武器。”布莱顿摇头。投枪,一开始也是朝圣虚拟世界中的一种武器,但后来因为几乎无法单独作战而被所有人抛弃,最后从朝圣虚拟世界中除名了。

    “这么说,你让他自己选,他选择了手斧?”

    布莱顿一想到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道:“对,我让他自己选,可你猜这瘟神怎么着?他把卡片翻过来搅到一起,然后随便抽了一张卡片出来,抽到了手斧,结果他就选择了手斧!我甚至都没听到他有向哪位神明祈祷!他就这么随便抽了一张!”

    “这么不拘一格的孩子,不是挺适合学院的吗?”水母人主教微笑。

    “那也得能找到手斧账号啊。”布莱顿无奈地叹气。

    “这个嘛,倒不成问题。”水母人主教笑道。

    闻言,布莱顿精神一振,“你有消息?”

    水母人主教脸上显露出幸福之色,他笑道:“事实上,我妻子已临盆,这两天就会生产,我借助无垢神明的力量查看了一下,会有十八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孩子,我准备给他登记手斧账号。”

    水母人临盆。布莱顿微感怪异。在学院图书馆的一本集古代知识大成的《人种分类学》上有提到,水母人与猿人源自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其生育方式也大相径庭。这本书布莱顿就有看过。不过与普罗斯特的好友关系,让他的表情很完美地传达了祝福。

    “如果你愿意替我照顾那孩子的话,我会把他留给你。但我们是水母人,所以使用的认证装置有所不同,并且在婴儿期需要经常换水,这一点,请务必要注意。”水母人主教说道。

    布莱顿连连表示没有问题,松了口气的同时,脑海里的一团乱麻也终于斩掉了。

    在圣光教呆了两天,布莱顿将水母人婴儿的养育方法反复地记在心里,并抄写了好几份,又去圣光城附近的母婴店里订了两年份的生鲜浮游食物后,这才带着水母人主教交给他的水族箱准备回学院。

    在轨车候车室里等候前往学院的轨车时,来送他的水母人主教满怀期待地说道:“学院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想要使用手斧的孩子了,也许你说的那孩子使用手斧能达到新的高度也说不定。”

    “我也是这么期待的。”布莱顿点头。解决了账号的问题,他的心情总算是好了点,可一想起1级到20级还是得由自己负责大师班的课,他还得教那小子一段时间,他就又觉得头疼起来。

    他最好别让我失望,布莱顿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