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以诚相待 > 第十九章 那一抹幽寒

第十九章 那一抹幽寒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bqg.la,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我真的没事...现在也感觉不到痛,应该是开始痊愈了...”

    在楚离潇那种目光的注视下,叶若凌心中蓦然有些慌,她低下头,有些慌张的解释着。

    只是她那苍白无力的解释,似乎并没有说服楚离潇,在这柔弱女子心思还极为复杂之际,那双修长温暖的手,却已然握在她的肩上。

    磁性温和的声音,似含着点点娇宠,柔声道:“这九幽之寒虽是仿的,但毕竟杀伤力还摆在那儿。我只看你的伤口,若敢乱看,你只管拿刀子捅我便是。”

    男子的那淡淡温和的声音,喃昵般传入叶若凌娇嫩耳垂里,她羞红着脸,将衣衫剥下来一些,露出那如玉胜雪的肌肤时,却也同时将那道深深的口子同样露了出来。

    似是带着几分紧张,女子那舒长的睫毛似也在轻轻的颤着,感受着那修长的指轻抚在她背上,女儿家的心里,更加有一抹羞意了。

    从瓷瓶中倒出来一些淡绿色的粉末,洒在那一道依旧在流着血的伤口上,楚离潇的这些药,可都是经过他精挑细选得出来的,没过多时,便见到那背上的血痕渐渐停止流血,虽尚未开始愈合,不过以他这药物的作用,不过半天时间,叶若凌背上的伤应该就可以好得八九不离十。

    涂完药以后,楚离潇果然没去占她什么便宜,而是将那衣衫温柔翻起,笑了一笑,自行的拿起那瓷瓶在自己伤口上涂抹了一些药粉,确定无碍后,方才嘘了一口气,拿起那把泛着幽光的匕首叹道:

    “九幽之寒,果然名不虚传。就算是它的仿制品,竟都能刺穿我的灵力,如果今晚那杀手是用了真正的九幽之寒,我恐怕真的要命丧在这里了。”

    刚刚被男子看到后背,虽然自己已是人老珠黄,可叶若凌难免还是带着几分羞怯,这时听到楚离潇这样感慨一把匕首,脸上微红了红,不由问道:“楚大哥,九幽之寒是什么,那个杀手临死时候,所说的潜龙勿用...又是什么?”

    楚离潇轻笑道:“这说的是神物谱上的东西。九幽之寒排神物谱第二十七,我的那把剑排神物谱第十八。不过倒不是说有比它们更厉害的那么多兵器,这个神物谱上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非常奇特有用的神物,真正排在上面的兵器,倒只有那么几样。”

    楚离潇说得轻轻巧巧,其实这些神物谱上的东西,无一不是有着莫大的来历。

    普通的兵刃,就算再锋利,再强悍,那也只是其破坏力,真正能上此榜的神兵,除了威力以外,更还有一些堪称奇迹的地方。

    九幽之寒,号称是可斩世间一切有形之物。灵力,空气,水流,但凡世上的一切,都没有它斩不开的,就算被一介普通人得到了,那也是有可能杀死神人境大能的!

    这九幽之寒不光号称修为杀手,更被魔天大陆上的杀手们视为天大的宝物,有了它,那杀手就真的是斩敌所不能斩,许多修为上的差距,都可以直接弥补回来。

    而楚离潇的潜龙勿用。

    那把剑其实名为潜龙,只是它的杀伤性太强,世间人都感慨“千万勿用”,以此谨记,这才成了潜龙勿用。

    不过楚离潇其实不太使得好那把剑。但凡神器,皆是有脾气的,而潜龙勿用,似乎也有属于自己的灵智,它让楚离潇挥耍还可以,但若要使出真正的威力却难。

    如果解放其力量,那将是一把...轻挥屠城之剑!

    楚离潇简单的介绍了几句,给叶若凌大致的讲解一些后,身边那女子似也懂得这些神兵的珍贵处,望着那把九幽之寒,当下轻笑道:“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叶家也能制造出这么一把能晋入神物谱的神兵,创造奇迹呢。”

    她话语一出,见楚离潇带着疑惑望过来,想到自己说错了话,忙闭口不言,却又再次道:“楚大哥,我能看看那把匕首吗?”

    楚离潇温和一笑,将这把匕首交到她手上,笑着道:“你以后就拿着这把匕首防身吧,有它在,绝对没有宵小胆敢靠近你。”

    叶若凌又叹道:“我要它干嘛,又有几个宵小敢欺负到我头上,虽说在楚大哥面前全然不管用,可我毕竟也是入圣境,寻常的宵小,也靠近不了我的。”

    “这可未必,胆敢靠近你的宵小,不就正坐在你跟前吗。”

    那道轻柔含着坏笑的温和之言,忽然带着几分情义传入叶若凌耳畔,她红着脸望过去时,才发现楚离潇向她眨了眨眼,那双让人一见又不免沉下去的眼睛里,似乎又泛起了几分...痞笑。

    “我...我只是一个寡妇罢了,你可别乱说。”叶若凌心下有些慌,忙避过楚离潇的目光。

    若是换了前些日子,楚离潇第一面敢跟她这么说,叶若凌定然要狠狠扇他几个耳光,出手教训这个轻薄浪荡之徒,可如今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楚离潇甚至为救她不惜受这么重的伤,叶若凌心里面,又哪里还留着什么恼恨,反倒是只有羞意和胆怯。

    虽然说出去让人笑话,可她真的...有些心动。

    非他样貌,而是他的好。

    纵然知道楚离潇是好话甜话居多,可世间又有那个男人肯过来给她说上这么多好话甜话,只为哄她一人高兴?又有哪个轻薄之徒能像他这般英俊,这般修为惊人?又或者说...纵有不说好话甜话,一心一意的男人,又有哪几个会在危急时刻甘愿自己受伤也不愿让她伤了的?

    明知公子本性轻薄风流,怎奈小女芳心已颤情愿被偷。

    唉....

    他是坏,可他的坏,让人实难不爱。

    叶若凌这时才发现,她的心不知何时已被这个眼前人偷了,她以前也曾取笑过那些偷情被骗的女人,笑她们天真迂腐,竟然相信男人的鬼话,可事到如今她才发现,明知道楚离潇不会许诺她一生,可她却真的情愿为楚大哥做一切事。

    这不奇怪。

    已动情的女子...自然愿意付出一切。

    “楚大哥...我只是个命贱的女子...自然不敢多要些什么,只盼你记得答应我的事...这就够了...”

    似是已料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山巅之上,那女子的容颜都似带着几分苍白,她有些怕,连带着那粉嫩似吹弹就破的小嘴也紧紧的抿着,明知这样不好,但只要楚离潇愿意,她这个脏身子便是被玩弄又如何。

    “唉...”怀中美人儿的那几分颤,几分慌,尽数都落入楚离潇的眼里,他自然明白叶若凌心中想的。刚才望着这玉一般的人,楚离潇难免心头会有几分火热,但他不希望叶若凌带着这么大的负罪感,更不希望自己成了罪人。

    花前月下本是浪漫事,若怀中美人只剩下了害怕,他岂不是强人所难了吗。

    目中泛着怜惜,去轻抚着娇人儿的面颊,楚离潇轻轻笑道:“我是想对你使坏,可那也要你愿意才行,但你愿意...我随叫随到。”

    他心想真的让怀中这位娇人儿做那些事似乎太过牵强,不过自己刚才好歹也算是守护公主的英勇骑士,索求一个吻应该不算过分才对,那只修长的手,带着一些坏笑去捏住叶若凌的下巴,将她的脸蛋儿抬起来时,正要含着深情长吻下去,他却忘了去注意,怀中那美人儿的眼神已经变了!

    不是温情,也不是害怕,那是...漠然。

    甚至是...让人忍不住心头发寒的杀意!

    满心欢喜的浪荡子,正要低头去向那诱人的唇瓣亲上去,蓦然间,他忽然感觉到腹间一热,那股剧烈的痛涌入脑海时,楚离潇脸上似是带着难以置信,低头望向了那双玉手上紧握着的匕首!

    深约一尺有余的匕首,此刻锋芒全部的刺入到他的体内。

    血肆流,刹那染红那身白衣!

    楚离潇的目光里有些疑惑,更似有些不敢相信,他很想问:为什么。

    是不是他哪一点做的不够好,还是说...叶若凌很讨厌这样被轻薄。可他若是做的不够好,叶若凌大可以说,他改就是,而她若是讨厌被这样轻薄,那他不那样做便是。

    何苦非要他这一条命...

    楚离潇现在还有力气,足以运用灵力将叶若凌打飞,可纵是这位美人儿捅了他,他还是有些舍不得,等到脑海中那股昏迷劲儿上来,他迷迷糊糊,无力的倒在了叶若凌的肩上。

    就在那最后的一刻,楚离潇昏沉中想到:唉...她的身子也是这么香,能躺在她身上死...倒也不错。

    在下一刻,他就彻底的失去意识,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