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以诚相待 > 第十四章 一换三

第十四章 一换三

作者:懒猫最爱吃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bqg.la,最快更新你以诚相待 !

    以墨画具现,这个过程无意于楚离潇前世所熟知的水墨画制作成电影那种感觉。

    这是他曾偶然得到的一卷地级战诀,没什么杀伤性,只不过是一项很有用的生活技能。

    不过这可不是类似神笔马良那种,画一只虎,那只虎就可以活过来咬人,画一条龙,那条龙就会腾云驾雾。墨画中出现的小人儿是以楚离潇心意去做动作的,若是他中断了灵力,这小人立刻又会化作一滩墨水。

    往常他也常用来向女孩儿施展,讨她们的欢心,甚至无聊时,还会用这招具现化一些春宫图,放在桌上随心意折腾让自己看得更有趣些。

    如此一来二去,他的素描功底绝不弱于某些大师专家,甚至就女子人物画方面,楚离潇自信整个魔天大陆上都没人能比他画得更好。

    如果叶若凌真见过富商的女儿,那这幅画,绝对能让她想起什么。

    只是他这个点墨成兵的招数似乎比他所作的画更加有吸引力,叶若凌反而带着好奇问道::“你这战诀是从哪里学来的?”

    楚离潇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看人,看你认不认得她。”

    叶若凌还是未答,又向楚离潇问道:“刚才我若是不说实情,你会真杀了我们叶家的人吗?”

    “不一定。”她的接连发问,似让楚离潇也有些别扭,眉皱紧,随口答道。

    “那我也不太确定,本来似乎认识这女孩儿,现下却又觉得可能不认识。”叶若凌故意反呛他,望着楚离潇的脸,悠悠答道。

    楚离潇叹气道:“不会。”

    他终究不愿意牵连无辜的人,楚离潇虽不是什么大侠,可也还算存着良心。

    叶若凌心下微松了一口气,既然楚离潇不至于真拿他们叶家人杀戮,她心里最后一点挂念却也放下了,当下嫣然一笑,又问道:“这女孩儿是你的什么人?”

    “很重要的人。”

    “你以为说得含糊我就不知道吗,这肯定又是你的哪一个小情人。”叶若凌眉间微凌,神色上似有些不满,更似带着几分气苦。

    虽然从一开始就看出楚离潇的本性,可她心里终究存了几分饶幸,说不定…对方是真的一眼爱上了她,亦未可知。如今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当然心里不悦。

    楚离潇见她问起来没完,那般神色,似又要继续的相问些什么,当下目中微寒,冷声道:“你知道些什么最好从实说出来,也免得你再受什么苦头。”

    叶若凌却是向后退开一步,轻笑道:“原来你喜欢打骂我这种妇道人家,好啊,反正落在你这么俊的人手里,被打被骂我都迎着你便是。”

    话虽这样说,但她见楚离潇脸色渐沉,隐隐真要有对她威逼之意,不由又是脸上一白,咬牙道:“要不换一种方式。你向我提问,我也向你提问,这样才叫公平。”

    那双丹凤之目微眯盯看她一会,楚离潇才神色渐缓,开口道:“成交。”

    叶若凌却又再次重申道:“我是女子,而且岁数比你小,所以我提问你三个问题,换你的一次问题,这样算公平吧。”

    楚离潇眉头似皱更紧,沉吟一下,道:“可以。但你得发个誓言,免得到时候又说谎骗我。”

    叶若凌气道:“你怎么知道姑奶奶我会说谎了。”

    她自小是生活在北苍域境,环境所致,脾气其实也有些暴,在外人面前还能克制,尽量显露温和,可若是时间久了,就难免要暴露出真实的性儿来。

    这个语气柔糯带着娇媚的可人儿,却偏偏也是个易燃的性子。

    楚离潇忍不住有些头痛,又要将那双修长手指伸过来,存心恐吓她一下,冷冷道:“我记得有一卷比较阴损的战诀,里面详细解释了可以将人的记忆以修为提取出来,搜寻有用的一部分。只是之后将记忆放回去的方法却没有记载,使出来难免会将人变成个白痴,倒是不伤人性命。”

    叶若凌脸上煞白,忙向后退开一步,抬手道:“我叶若凌如果撒谎骗你,叫我脸上生脓包,一辈子见不得人,这样总行了吧。”

    楚离潇神色缓和,哼了一声,问道:“画像上这个少女,你见过吗?”

    “见过。”

    干脆利落,却是让楚离潇不免一愣,他随后又问,“在哪里?”

    叶若凌唇角上忽掀起了丝丝讽意,嘲笑道:“堂堂天人境的强者,说话跟放屁一样。”

    纵然楚离潇没有所谓的“天人境强者的尊严”,可他依旧是老脸微红,也不说话,心里却暗暗又骂自己是“猪脑子”。

    在他面前,叶若凌抬起一根手指,问道:“第一个问题…你今年多大了?”

    楚离潇微微一愣,望及对方那极认真的目光,倒似是什么重要问题一般。顿了一顿,沉吟道:“三千九百岁。”后面零头他却没去数,毕竟在他看来,四十年还是五十年,已经和四个月五个月没什么区别了。

    只是他这样回答,叶若凌却愣住了,她忽然想到楚离潇并没有发毒誓,这样一想,对方岂不是在消遣她吗。

    精致容颜上顿时凌起柳眉,叶若凌媚意中带恼,冷声道:“你非要仗着修为,来消遣姑奶奶是不是。”

    楚离潇叹气道:“是真的。”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谁能活这么大了!”那声气急败坏的娇音下,叶若凌已打定了主意,接下来什么也不招。大不了就是被对方折磨羞辱,反正她早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能怕了他不成!

    楚离潇也知她不信,心中叹气,早知就该随便给她编个数字,只是事已至此,他只好抬起手来,无奈中发誓道:“我楚某人若有半句虚言,让我修为尽散,终身乞丐。”

    叶若凌半信半疑,又问道:“那你是怎么活这么久的?就算是修为到了神人境,大不了也只是活两百岁…”

    “不知道。”楚离潇神色坦然,耸了耸肩,他苦苦寻找近四千年,可到头来的确没找到答案。

    叶若凌想了一想,又拿出那支玉簪,还有另外的那支银簪,唯独只是差了一支木簪,又继续问道:“你为什么给我簪子,是何目的?”

    这个问题,却是让楚离潇神色犹豫,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叶若凌冷笑道:“那就换一种方式来问。你是不是看我还有几分姿色,所以想把我勾搭上床,当你两天相好?!”

    楚离潇轻叹了一声,那一双丹目,含着几分柔意望向她,如实点了点头,却又纠正道:

    “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是觉得你很美。也不是想当你两天相好,而是想和你夫妻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