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武版三国 > 四十二、被退婚了

四十二、被退婚了

 热门推荐:
    刘备一席话,让鲁修二人心若死灰,一直不愿相信的事实,击碎了他们的最后一丝念想,

    官匪沆瀣一气,他们的仇人,竟然还有官家。

    “鲁老,你们不必如此,官府糜烂,匪众荼毒,毕竟只是一地而已,非朝廷之过”,他这是在强词夺理,朝廷若是政治清明,有效治理天下,大汉哪里还会生出这许多乱象,

    可没办法呀,自己生为皇室宗亲,若是被鲁家祖孙也一道记恨了,那岂不亏大发了,

    所以,

    帮朝廷摘清干系就很有必要,免得殃及自己这条小鱼呐。

    鲁修目光挣扎,对官府,他恨,可对大汉,他真的一点也恨不起来,“只是报仇无门,老夫不甘呐”

    “鲁老尽可放心,玄德必然查清真相,为你们鲁家报仇雪恨”

    见他再次承诺,小鲁肃却是奇异地看了他一眼,这位先生一直都这么急公好义的吗?还是……予我祖孙有图谋?

    刘备自是不知,自己表现得这么殷勤,已经惹了鲁肃的怀疑。

    “主公”,典韦这时疾步走进庭院,朝刘备抱拳,眼中怒焰喷涌,

    “恶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主公,您十四叔来了,在前院等您”

    十四叔?刘备陡然站起身,他此时不应该是在吴氏吗?

    “鲁老稍待,备去看看”

    “玄德且去,不必管我”

    刘备随即拱手,疾步走出了庭院,

    出事了,

    这是他听闻十四叔刘昌在这里出现的第一反应,

    陈氏别院是赤砚台的紧急联络点,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前院,

    刘昌正来回走动于屋檐下,

    他也是才知晓刘备来到了这里的,有些猝不及防,

    联姻的事搞砸了,我该怎么给玄德交待呢?

    刘备走进前院,看得刘昌手足无措的背影,眉头不禁一眺,又转瞬平复,“十四叔”

    刘昌这才转身看向他,一脸哀戚,“玄德,叔对不起你啊”

    “哈哈……十四叔不必如此,出了何事了?”

    “吴氏突然悔婚,我和一众随从都被赶了出来”

    刘备双眸一窒,悔婚?吴氏真要如此欺我吗?

    此时他与吴郡士族吴氏联姻的事已经闹得涿郡皆知,若是自己就这么回去,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十四叔,到底出了什么事?吴氏为何突然如此?”

    “吴氏根本不给我打访的机会,我……无能啊”

    “你仔细想想,吴氏这段时间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刘昌仔细回想,摇头道,“没有啊,一如往常”

    刘备撇眉,这中间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吴氏不可能这般,“吴氏这段时间,可有什么人到访?”

    刘昌眼睛一亮,“有,是洛阳来的一个大官,他到的那日,吴氏全体相迎,我也远远地在远处看了一眼”

    “洛阳来的?什么官?”

    “好像是太……太常刘焉”

    听得是九卿之一的太常刘焉,刘备瞳孔随即骤然收缩,

    此人正是建议天子恢复州牧制度,外放为益州牧的始作俑者,

    而且,

    刘备隐约知道自己要娶的人是谁了。

    “刘焉,你欺人太甚”,他即使再傻,也知道自己被横刀夺爱定了,以自己如今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争得过对方的。

    刘备狂怒,心间更是苦涩,

    我还真是主角模板啊,虽不是开局被退婚,是不是也可以吼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呢!

    他苦中作乐,完全无可奈何了,

    这一遭无论他多么不甘,被打碎的碎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曹老板好人妻,因此有了一个人妻曹的美誉,

    可历史上,自己貌似也是做了一次人妻刘的,

    穆皇后,也就是他建立蜀汉后所娶的妻子吴氏,在他接锅前,便是刘焉的儿媳,刘璋那傻缺的守寡弟媳,

    他所料如果不差,吴觅大抵便是这位穆皇后了,

    可她不是陈留人吗?名字也不叫吴觅啊!还有,她怎么变作吴氏的女儿了?

    刘备想不明白,难道又是自己蝴蝶扇动的小翅膀改变了她的轨迹?

    “玄德,此事……该如何?”,刘昌凄然,心有歉疚。

    “十三叔不必如此,即是太常亲来,我们就不自取其辱了,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回涿郡”

    “这……好吧”

    看着刘昌离去,刘备面色骤然变得狰狞,拳头握得咯吱作响,

    联姻失败,他欲要步入士林的计划破产,一切布局皆休,

    “可恨呐”

    刘焉这么一插足,他便失去了所有可能,

    “实力,我需要实力”,他心间生起从未有过的渴望,从十常侍敲竹杠,再被刘焉横插一脚,吴氏悔婚,这一切,若是他有足够的实力,如何会这么被动。

    呼~

    他长吐了口浊气,久久地站在屋檐下,

    连番打击让他怒火中烧,所有的计划都成了想当然,

    “我必须要举孝廉,然后……出仕”

    这是他当下唯一的选择了。

    ……

    吴郡,

    吴氏还不知晓刘备已经到了下邳,并见到了被吴氏赶出去的刘昌,

    “家主,我们如此做,于我吴氏的名声有碍啊”,吴泾一脸忿忿,在劝诫家主吴谦,

    吴谦一脸凄苦,“可我能如何,觅儿父亲和刘太常是故友,之所以将她寄养在我们吴氏,也是太常大人之托,如今太常意欲将她接走,我能如何?”

    “觅儿虽是陈留一支,但和我吴氏出于同宗,我吴氏还做不了主吗?”

    “做主自是可以,可堂堂九卿之一,不是我们吴氏能忤逆的啊”

    “那家主也不该将刘氏的人赶走啊,恶了刘备事小,士林品评是大啊”

    “不如此做,如何能给刘太常交待呢,他虽不曾开口,可意图已是清晰,是想替他三子迎觅儿过门呢,

    而且,

    我们未得他的允许,就应允了这一门婚事,若不脱开干系,以示悔意,我吴氏只怕就要遭难了”

    吴谦说着,心间更是无奈,恶了刘焉,吴氏恐休,可恶了刘备这位中兴之主,未来也势必艰难呐,

    但也唯有解了燃眉之急,方能应付未来啊!

    二人相顾叹息,管家却是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屋里,

    “家主不好了,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