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定鼎大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平虏侯与大西军的恩怨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平虏侯与大西军的恩怨

 热门推荐:
    白文选也道“如此看来,这平虏侯也不是故意要返回四川的。再说了,就算他依然在云南,也挡不住远在缅甸的吴三桂。”白文选这一说的很明显,就算朱由栋留在了云南,也没办法短时间打进缅甸,去阻止吴三桂杀害永历。

    白文选一说出永历的事,李定国顿时就沉默了,如今永历死了,大明该何去何从,就连李定国也说不出来了。等了一会儿,李定国对皮熊道“那张佐宸有没有说这平虏侯的大军,是从何而来?这平虏侯又是何许人也?”

    皮熊看了李定国一眼道“据说这平虏侯的军队,有一部分是原夔东诸镇的兵马。”祁三升眉头一皱道“这怎么可能?据说当初清军刚开始攻打云贵的时候,他们十三家联合都打不下重庆,怎么突然间就这么厉害了,还光复了云贵川三省。”

    皮熊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当时着急想来滇西找你们,所以也没有问的太清楚。但确实是不少的夔东将领在复明军中。据说如今贵州巡抚就是当时夔东的岐候贺珍。”

    李定国也有些疑惑道“难道真是是夔东他们打出来了?也不是不可能,清军大举进入云贵,造成四川等地兵力空虚,让夔东诸将有机可乘也说不定。”皮熊赞同道“晋王果然精通兵法,一眼就看出了清军的弱点。”

    李定国苦笑道“什么精通兵法,要是早看明白这一点,我们带着皇上和大军去四川,也不会像如今这样,让皇上在缅甸被吴三桂给杀害了。”皮熊道“晋王也不必过于自责,只要我们将进入云贵的清军给消灭了。清廷一定不能再短时间内,再集结到这么多军队。湖广也必定十分空虚,那我们就能再次反攻湖广和两广了。到时我们依然能将满清赶出中原,恢复汉家王朝,光复大明。”

    李定国道“那里有那么容易。”旁边的吴三省见李定国依然提不起斗志,当即道“黔阳王,刚才你说,现在是大学士张佐宸在坐镇昆明?那进入云南的大明军队又是谁在统领?”

    皮熊道“如今大军分为三路,一路由罗仁带领,李如碧为副,另外有杨加福、塔新策、冯天裕,胡一青为将,他们走的是临安府。另一路是郝永忠带领,王兴为副,刘董才、熊彦圣、胡国柱、安坤为将,他们走景东过来,也是距离我们最近的一路。然后就是最后一路由刘迎南带领,郭李爱为副,胡君贵,谢顺,高启隆,安重圣为将,他们是走蒙化府,大理府。”

    皮熊一口气说完,众人听了都大为感叹,这复明军还真是兵多将广啊。就这点名的就已经是相近二十员大将了。结果皮熊突然又想起来道“喔,对了,还有一路大军由蒋超带领,马惟兴为副,赵云、贾四、安阳、陇胜为将,他们是往丽江方向去的。不过他们是,以寻找散落在丽江府附近的大明军队为主。加上如今驻扎在丽江府的清军,也没有多少,所以战事不会太多。另外还有张勇带着六千关宁军整编的骑兵,去了大理府,石柱的秦翼明和马万年带着三千白杆兵走景洪。”

    这一来,在大帐里的人,无不深吸一口凉气,光大将就已经是三十人了。李定国也道“这复明军还真是兵强马壮,怎么还有清将的将领?难道这些人都投降了复明军?”

    皮熊道“是的,关宁军本来是要返回贵州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全部投降了复明军。然后他们攻下了昆明后,之前留守在昆明的清军将领,还有之前投降清军的我大明将领也都纷纷反正。这样一来,复明军将昆明的降军整编后,如今已达十多万大军。”

    李定国感叹道“要是这消息能早来一个月就好了,那时就真如平虏侯说的那样,缅甸区区小国的人,一定不敢对皇上有半点不敬,可是来的太迟了。就算我们现在大军压近,将清军全部消灭,这于大局又有什么改变?皇上没了,我们就成了孤魂野鬼,大明也就没了。”

    这时,吴三省道“晋王何必说出如此丧气之言来,我们军中不是还有一位宗室,我们可以奉他为主,继续完成抗清大业。”白文选道“三省说的是韩王血脉的奉国中尉朱璟淳?宗室他到是,恐怕就是血脉有些远了还不如遥奉福建的鲁王朱以海为尊。再说鲁王之前就已经有过监国称号。”

    听见吴三省和白文选的话,其他人也都议论纷纷,唯独李定国和皮熊没有说话。李定国见皮熊没有说话,便问道“太鸿,你怎么看?”太鸿是皮熊的字,听见李定国开口问自己,皮熊并没有立即回答。反而说道“晋王,如今我们还是尽快的配合,从昆明过来的大明军队,和他们联手对付云南的清军再说吧,到时候诸位一定会有决定。”

    李定国见皮熊如此说,并没有接自己的问题,顿时明白其中肯定有蹊跷。看了周围一眼,道“嗣兴,你带着刘震和吴国安去营里安抚好将士,让他们准备好反攻清军的准备。”

    李嗣兴只好带着吴国安,刘震等年轻一辈的人出了大帐。然后留下祁三升、吴三省、贺九仪、白文选、勒统武等人,等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后,李定国这才向皮熊问道“现在只有我们几人了,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祁三升等人也发觉不对,都不解的看着皮熊。皮熊看了一下众人,道“刚才晋王就问起这平虏侯是什么来历,我就没有说。主要是怕他们小辈在沉不住气,闹出其他事端来。”

    听皮熊一说,其他人也都谨慎起来。皮熊道“如今这云南的清军确实已经不足为虑,而且我大明如今也有十几万大军,这平虏侯所领军队,号为复明军,意在何为一目了然。唯独有一件事,我颇为担心。”

    李定国顿时明白了,想皮熊问道“他独掌十几万大军,难道他生出了其他不该的心思?”听见李定国这么一说,其他几人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暗道“可不要让大明再经受这样的事了,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大明必定灭亡。”

    皮熊道“乱世独掌大军,难免有非分之想。但他有这种想法,我们却没有任何理由来阻止。来之前我还很担心,但如今我却丝毫不为这个担心,只要大家都还对大明忠心的话,估计是不会再节外生枝了。”

    李定国疑惑道“这话怎么讲?他既然生出非分之想,我们怎么就不能阻挡了?”勒统武道“是啊,难道就因为他如今又十几万大军?当初满清几十万大军我们也成怕过。”祁三升和吴三省也都道“是啊,大不了在和他打一场就是了。”

    皮熊道“打到不用,因为他也是大明宗室。我刚才不说,是因为小辈们都年轻气盛,本来之前皇上在大家身边,大家也都没有其他想法。但是如今突然从其他地方来一个宗室,让大家要对其效忠,可能就有不少的年轻人不愿意了。”

    白文选之前也没有听皮熊说过朱由栋,这时听见这话,顿时一惊道“什么?他也是宗室?不会是假的吧,当初四川可是出了个朱容藩,可不要又出个其他人来。到时不要说是小辈们不愿意,就是我们也未必就以他为尊。”

    勒统武等人也都道“对对对,可不能弄个假的出来,到时候定会闹出笑话。说不定还又是一场内讧的事情发生。”李定国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其表情也有这个担忧。

    皮熊见状道“这才应该不假,既然他能整合夔东军队,说明夔东的文安之文督师一定对其考证过,否则文安之不会轻易的让他整合夔东军队。而且据说夔东还要两个宗室一个是韩宪王之后朱亶塉,另一位是东安王朱盛蒗。他们有如此两位宗室在夔东,又何必屈从于来历不明的这位宗室呢?”

    然而皮熊不知道的是,当时不过是情况紧急,夔东需要保宁的粮草,而保宁需要夔东的兵马。两方也是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联手,加上当时朱由栋以民族大义,来劝说文安之,文安之下勉强答应,承认朱由栋的宗室身份。

    谁知后来的事情,越发的出乎了文安之的意料。在短短半年时间内,整合了夔东的朱由栋越打越大。等到一直留在夔东的文安之发现后,也不得不顾虑揭穿朱由栋的后果了。

    再加上自从永历被清兵追着逃出了国门,文安之一直病不离身,那里还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并且现在夔东的将领,被朱由栋已经瓦解的差不多了。各个将领手下的士兵,也都被朱由栋反复改编,将领也被朱由栋换了一波又一波。

    这些将领,如今还能让手下士兵死心塌地跟着自己的,可能也就只有一直留守夔东的刘体纯和王光兴了,但是就他们两人的兵力,根本就拿朱由栋没有办法。而且朱由栋现在,也没有明目张胆的说,要篡夺大明的江山。朱由栋表现出来的,依然还在努力的想去救回永历。

    一时间也让文安之,找不到揭穿并颠覆朱由栋的理由。其他的人如袁宗第,郝永忠,贺珍等人,现在都已经彻底的服从朱由栋。基本上是认同了朱由栋宗室的身份,他们也不可能去揭穿。这样一来,外界当然也就真的认为朱由栋是大明宗室了。

    李定国听见皮熊这么一分析,顿时也就相信了。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消灭眼前的清军再说。也不知道这位宗室,他具体是哪一系的血脉。”李定国这样问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他们先都是农民军,造反的时候,杀了不少的大明宗室。如果是和大西军有仇的,以后自己跟这帮老兄弟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皮熊也没让李定国失望,道“据说这位平虏侯是襄王的后代,原是襄王系进贤王朱常淦的子嗣。”贺九仪道“大明宗室里,真要出了怎么一位能人,大明江山说不定真的就光复了。但他是不光有能力,还是襄王的后代,如此我们的日子可就。”

    贺九仪的话没说完,但众人都知道贺九仪的意思。皇帝能力强了,做臣子的肯定就不好过,何况当初大西军攻破襄阳城后,张献忠领着大西军将襄王一系几乎是杀光了,只跑了福清王和进贤王两人。

    结果福清王去了九江,最后到了江南,在弘光政权里袭封了襄王爵位。等到弘光政权覆灭后,福清王也就不知所踪了。这进贤王更是早早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他的子嗣到是出来个异类,居然将大明有生生的挽救回来了。

    所以在李定国等人的心里还是有些顾忌,毕竟这朱由栋的一家人,都是被张献忠给杀了个精光。谁也不知道朱由栋心里,到底会不会记恨这个仇,如果朱由栋心里放不下,那对他们这些出身大西军的将领,可就没有什么好感了。

    对于贺九仪等人的顾忌,皮熊一时间也不好多少,毕竟现在要是说出来,到时候朱由栋却不是这样想的,那这些人岂不是恼恨皮熊诓骗他们。

    眼看着众人都有所顾忌,李定国道“好了,现在大家也不必过多的考虑,毕竟我们都没见过这位宗室,我们眼下最主要的是,尽快配合其他大明军队,消灭云南的清军。然后和攻过来的大明军队汇合,讨论一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

    听见李定国这样说,其他人也就不好在纠缠。皮熊道“这一点大家到是可以放心,据说这位平虏侯带兵非常有一套。凡是经过他整编过的军队,这些将士个个都是嗷嗷叫的,打起仗来也是完全不畏死,甚至在大战之时都不用督战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