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兹的禁咒巫师 > 第十八章:全都怪你爹

第十八章:全都怪你爹

 热门推荐:
    格兰芬多的男生寝室里面...

    哈利惊讶的翻阅着手上各种有关变形咒的书籍。

    “约翰,原来你真的去了图书馆啊,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居然是认真的!”

    哈利一脸佩服的合拢上书籍,因为他完全看不懂,里面的知识对于这位才刚刚接触魔法界的小巫师来说实在是太难了,罗恩在一旁也是看得自己一脸红腮,毕竟他连今早变形课上的随堂作业也还没完成呢,现在的他来看这些书籍就好像天书一样,完全不明所以。

    “我怎么感觉你现在跟那位外号叫万事通的赫敏.格兰杰走得那么近呢?”

    “听说她最近也是一直在图书馆附近徘徊着,你们两个该不会是约好一起的吧?”

    坐在床上的纳威好像闻到了八卦的气息,一同跟哈利加入进来调侃着约翰,不过然而罗恩似乎闷闷不乐有点失落的样子,只是偶尔的插嘴搭上那么几句话。

    约翰也不想理会这群八卦的小巫师了,毕竟这种糊涂事只会越描越黑,而且赫敏感觉就是自己的天敌一样.....光是想想就觉得非常的可怕。

    自己的黑历史还在她手上呢,再说了目前还是应该以提升实力为主要的目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自然会被时间磨平。

    想到这里的约翰就更加不理会在他床边叽叽歪歪的哈利与纳威,当场就倒头在床上就这样睡着了。

    .............

    一大清早,在格兰芬多的餐桌上小巫师们都在讨论着今天的课程。

    据说今天他们这群小巫师要跟蛇院莱斯特林的学生一起去上魔药课,而且这门课的任课老师是斯内普教授,更重要的是这位教授传闻似乎非常仇视格兰芬多的学生。

    从高年级的学长处得知这位叫斯内普的魔药课教授,总是能在课堂上找到各种借口来扣除格兰芬多的学院分,甚至有时候连莱斯特林犯下的错误都会被他归咎于格兰芬多的巫师身上然后再扣除学院分.....

    在餐桌上,一时间各种传闻讨论纷飞,关于斯内普的传闻传遍了整张餐桌,约翰旁边的哈利这个时候也有点担忧的问着:“约翰你说这位叫斯内普的教授为什么会这么仇视我们格兰芬多的巫师啊,会不会是他心理扭曲?”

    约翰听了以后,放下了手中的汤勺,脸色古怪的看着哈利。

    其实这个答案,都怪你小子的老爹把人家的暗恋对象给抢走了,然后还跟别人联手不停的欺负他,著名的'倒挂金钩'事件就是你那个老爹搞出来的破事。

    但是约翰不会把这个原因告诉哈利,毕竟里面涉及到了一些很关键的事情,而且自己也不好解释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往事,总之哈利的好日子是到头了....

    哈利觉得约翰的眼神有些古怪,这让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安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约翰好像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赫敏突然的坐到约翰的旁边,自信的说着:“就算魔药课的教授不喜欢我们格兰芬多也没有关系,我相信自己的优秀可以征服得了他,让他完全找不出可以扣我们格兰芬多任何学院分的理由。”

    说完以后还自信满满的看了约翰一眼。

    看着赫敏这么自信高昂,约翰有些窃喜的在心中想着,那是因为你没见识过斯内普的厉害,格兰芬多这学期怕是等着被他扣分扣得嗷嗷叫吧。

    ........

    庞大的魔药教室里面,狮子学院与蛇学院的小巫师们各分成两边并且各自在座位上,等待着魔药教授斯内普的到来。

    纵然两所学院的关系一直以来都非常紧张,甚至可以用水火关系来形容,但是在此时此刻他们也在安静的等待着魔药课教授的来临。

    下一刻,大门处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位..不,是一只穿着黑色大礼服走起步来像大蝙蝠的男人走进来了教室里面。

    他有着一头油腻的头发以及冷漠的表情,很快的在他走上了讲台以后便用阴厉的眼神扫了一遍坐在下面的巫师们,然后说道:“还不错,今年的新生没有迟到的情况,希望你们魔药的天赋能够跟你们准时抵达教室的秩序一样让人惊喜。”

    过了几分钟,斯内普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对着台上的巫师们说道:“记住,在我们的课堂上面,不准随意挥动魔杖,不准随意施展魔咒。”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指望你们大多数人,能够领会魔药学中的技术与奥妙,但是对于极少数拥有资质的人来说,我不会有所保留。”

    “我可以教你们如何迷惑别人的心智或者囚禁他人的感官,甚至可以教你们如何藏匿自己的名声或是酿造荣誉又或是长生不死。”

    在说到这里的斯内普眼睛忽然的往哈利边位置上扫了一眼然后改口道:“我还要重申一次,也许有人觉得在霍格沃兹里面仗着自己名气大,自信满满的成为新生中最出名的小巫师......之一,就觉得可以不专心听讲。”

    此时的哈利还不自知,继续低头的写着自己的东西,一旁的约翰实在没有办法便碰了碰哈利肩膀一下,让他回过神来。

    “波特先生,请问如果将水仙根粉末加入到艾草侵液中会得到什么?”

    来了来了,前世哈利波特中最经典的花语暗示,意思好像斯内普在向哈利表达着对他母亲莉莉的懊悔以及内疚,而这其中的意思好像就是'直到死亡我都不能摆脱我对你的悔意',不过关于这个说法的真实性约翰无法考究,也不敢上去问斯内普,不过按照对斯内普这位闷骚宅男的性格来说,要他去背什么花语实在是有点太过不太现实。

    哈利听了以后一脸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他怎么可能知道答案呢!

    约翰身后的赫敏倒是把右手举得高高的,企图想让斯内普点名让自己起来回答。

    斯内普直接就无视了这位小女巫,依然眼珠子直直的盯着哈利,不过这只让赫敏把手举得更加高了。

    哈利并不知道这个答案,但是斯内普依然不依不饶的问着;“如果要找牛黄的你应该要从哪里入手呢?”

    斯内普问完以后,同样的一幕继续上演了,哈利依然是沉默不语...

    斯内普依旧还是无视了赫敏的举手,一切仿佛就回到了十几秒以前一样的场景。

    但是斯内普依旧没有就这样放过哈利。

    “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哈利依然是回答着:“不知道,教授。”

    斯内普听了以后阴阳怪气的说道:“真遗憾,显然名声并不代表一切,对吧?波特先生。”

    坐在蛇院座位上的的马尔福看到自己不对头的哈利波特,被自己蛇院的教授如此针对,也不由得心头大爽起来。

    哈利一直让斯内普如此逼问,心中也难免有怒气,最后只能愤愤的回应斯内普:“显然我的同学赫敏很明显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而且我旁边的约翰更加优秀,肯定也是清楚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你不问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