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兹的禁咒巫师 > 第十章:你觉得拉文克劳怎么样?

第十章:你觉得拉文克劳怎么样?

 热门推荐:
    赫敏神情复杂的看着约翰,刚才的那记魔咒,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就是漂浮咒了,不过重点是约翰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控制那么多个目标,并且同时射向一个准确位置。

    这需要一定的魔力量还有精准的控制力,她没想到约翰的魔法水平居然这么厉害,自己必须要更加努力才行。

    赫敏拍了拍自己的脸庞顺道为自己打了打气,虽然现在约翰是比她厉害,不过她在学习上面可没有输过给别人,这只不过是一时的追赶罢了。

    哈利与罗恩非常羡慕约翰的无杖施法,最主要还是他们喜欢看到马尔福吃瘪的样子,约翰能为他们出头,大大的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当然这只是他们认为而已。

    初入魔法界的小巫师们还不清楚无杖施法其实是一种非常高深的魔法技巧,就连在整个巫师界恐怕也没有多少个人能够真正做的到像约翰这般轻而易举的施展出无杖施法,此时的他们仅仅只是认为约翰的操作有点奇妙和炫酷。

    之后的事情,如同原著所发生的的轨迹一般,包括在准备大厅之前,马尔福再次来到约翰众人的面前来试图招揽哈利波特,不过最后演变成了罗恩与哈利再次跟马尔福进行对线运动的结果。

    只是约翰总觉得马尔福的目的好像不仅仅只是来招揽哈利,因为他看着约翰的眼神很奇怪,有一种说不出的哲学感觉。

    应该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

    装饰精美无比且面积辽阔的展厅里面,约翰与一众小巫师都坐在自己的桌子上等待着展厅中心上的一张破旧分院帽,来进行着分院仪式。

    在桌子上一顶破旧无比的分院帽正在扭动着它的身躯身躯,那张可笑的嘴巴正在一边唱着让他无法欣赏的歌曲一边开始帮小巫师们进行分院仪式。

    “汉娜.艾博.....赫奇帕奇。”

    “苏珊.彭斯.....赫奇帕奇。”

    小巫师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展台上面的情况。

    就连分院帽都不知道他们会被分去哪个学院,这一切都要戴上它才会见分晓,但是从刚才的那些已经被分过学院的巫师表情上来看,有的一部分似乎非常高兴,而另外一部分人的表情就好像被自己的爹妈揍了一顿一样。

    而隔壁的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学院,也逐渐开始迎接起了属于他们学院的新生,不仅如此甚至还有一部分高年级的莱斯特林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隔壁狮子学院的众人,这让格兰芬多一些高年级的学生都忍不住想冲过去跟这群恶心的蛇院学生打起来,不过鉴于这是一场隆重的分院仪式,让这群躁动不安的小狮子们都按奈了下来,毕竟来日方长。

    反倒是在一边都紧张不已的新生中的约翰反而兴致勃勃的打量起了这四处的环境。

    华丽而复古不已的各种装饰,如同星空而又神秘深邃漂浮在上方的火光,甚至还能再空中偶尔看到幽灵在四处周围飞舞漂动着,果然现实要比当初在屏幕上面的要更加宏伟以及奇妙。

    而就在此时,站在分院帽不远处的麦格教授,读出来了那个让她期待已久的名字。

    “约翰.安德森!”

    这才让约翰赶紧的回过神来,他缓缓站直了身子,不紧不慢的走向了分院帽。

    斯莱特林的餐桌上,马尔福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走向分院帽的那位男子,手中的刀叉不停的分割着盘子上的牛排。

    “哼,原来你的名字是叫约翰.安德森,我马尔福记住了!”

    约翰走到了分院帽面前,平静的把这顶帽子戴在了头上。

    就在这个时候,叮~

    开启思维防护模式:外来力量无法感知与查看到宿主的想法以及记忆过往!

    ?

    约翰是实在没想到,原来魔法书系统居然还有这个功能,亏他本来还想来到霍格沃兹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学会大脑封闭术,防止邓布利多这个老流氓一时兴起给他偷偷来上一记摄神取念,毕竟自己的秘密那么多,要是都被这个老流氓知道了,那还得了?

    不过这下可好了,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了下来。

    分院帽此时在约翰的头上疯狂的扭动着身躯,随后颇为奇怪的开口道:“别紧张孩子,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应该放松一下,否则我什么都感觉不到,这样就不好办事了。”

    十几秒过后,分院帽确实感觉到身下的孩子已经完完全全静下心去了,但是它依然没有感觉到这位新生脑海里的想法以及本质,就好像自己戴在了一块石头上面。

    不过只有一点肯定的就是这个孩子身上的魔力量非同寻常,其余的都是一片迷雾。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感知不到你的任何想法,以及任何关于其他方面的事情,唯一能清楚知道的就是你身上有一股非同小可的魔力,我想你以后一定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巫师,或许.....拉文克劳?”

    分院帽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它什么也感知不到,但是总不能一直拖着下去,不说话吧。

    隔壁的麦格教授在听到拉文克劳的时候,眼珠子都瞪大了,双手不自觉的都捏成了一个拳头形状。

    就连狮子学院桌子上的赫敏以及哈利与罗恩,当听到了分院帽试问拉文克劳的时候,都还不免得垂头丧气了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位置高处,邓布利多眼神复杂的看着约翰.安德森,其实从刚才起他就一直在注意这位小巫师的情况,确实如麦格教授所说体内的魔力量非同小可,才不过这个年纪而已,体内的魔力量就已经差不多超过了成年的巫师的魔力量,但是麦格教授不如邓布利多看得多以及深邃,他甚至能隐约感觉到在这位小巫师身上,每时每刻体内的魔力量似乎都在以极小的幅度增长着,这也让邓布利多更加证实了他那个不成熟的的猜测。

    而且就在分院帽说完全感知不到约翰脑海中的想法的事实,邓布利多也狐疑的试了一下自己的拿手好技“摄神取念”看看这位小巫师到底是什么情况。

    毕竟一位默然者的存在,他偷偷的用一下摄神取念也是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情。

    但是很可惜,他什么也没有感受到,就像是一头扎进去了一团黑雾里面一样。

    大脑封闭术?

    一个疑问在邓布利多的脑海中浮现,但是这更加说不过,先不说他到底在哪里学习的大脑封闭术而且大脑封闭术可不是光靠天赋看上那么几次就可以完完全全学会了,更何况自己在摄神取念运用的方面领域来说,在整个魔法界也找不出几个人能跟自己扳手腕,所以就算这位小巫师的大脑封闭术真的奇迹般学会,也抵抗不住自己的摄神取念才对。

    但是自己确实什么也没感受到,这个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