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兹的禁咒巫师 > 第八章:可怕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八章:可怕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热门推荐:
    一位面容清秀戴着圆框眼镜的黑发男孩,小心翼翼的在这家魔杖店里面四处打量,同时心中无时无刻的祈求能找到一支属于自己并且喜欢的魔杖。

    海格看见一脸紧张的哈利不自觉的笑了一笑,随后便用右手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对他说道:“不用那么拘束,这是最好的魔杖店,你一定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魔杖,所以你不需要这么紧张,放宽心一点就可以了。”

    哈利听完以后,似乎海格的安慰确实有了效果,心中紧张的心情一扫而空,反倒开始兴致勃勃的看着店主,希望他有什么好推荐的,毕竟他对于魔法界的事情一窍不通。

    奥利凡德仔细打量着这位名叫哈利波特的孩子,毕竟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恐怕在魔法界真的是无人不识,但是这只是仅仅让奥利凡德给予他更多一点的关注罢了。

    因为奥利凡德脑海中关于那位小巫师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那可怕且未知的魔杖暴毙原因,现在让他对年纪相仿的小巫师有了不少的阴影。

    但是他总归是要做生意的,只能小心翼翼的挑选了一根魔杖,并把它递上了哈利小巫师的手中。

    同时他的心中疯狂的祈祷,千万不要再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了。

    可能是奥利凡德的祈祷发挥了作用,就在哈利接触到魔杖的时候,让奥利凡德慌张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让他送了一口气,也逐渐恢复了以往的自信。

    天知道前段时间的那位叫约翰.安德森的小巫师简直把他店里面的魔杖给祸害得成什么样子。

    简直就是魔杖克星,轻则退避三舍,重则直接暴毙身亡,这让对待魔杖如亲儿子的奥利凡德简直是心疼不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会在那天选择关门,谁的生意也不做。

    良久过后,奥利凡德站在门口处,目送着这位欣喜的魔法界救世主的离开,心中感慨着,要是客人都是这种没什么要求而且多金的类型那该多好。

    想到这里的奥利凡德,从身后拿出来了一张黄皮纸,而上面有一张动态的照片,一位帅气的“约翰.安德森”光荣上榜,随后奥利凡德把这张纸贴在了门口最显眼的地方,然后在下面写着一句,狗与此人不得入内。

    ..............

    光阴如梭,假期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在这段日子里面,约翰不停的温故而知新,甚至还多去了对角巷甚至是雇人去翻倒巷高价收购一些关于魔法知识类的书籍,虽然不涉及高深的魔法知识还有黑魔法,但是依然让约翰受益匪浅。

    约翰无比期待去霍格沃兹的这趟旅程,当然他对某位鼻孔插座男毫无兴趣,但是他对褥羊毛有很大的兴趣,这趟魔法之旅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多学魔法知识触类旁通,然后赚传说值来撰写禁咒,增强自己的实力以免以后那个什么外神真的想起了自己然后找上门来的话那起码自己也算是有自保之力。

    安妮红着眼睛的抱住了约翰,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着:“别太勉强自己,如果觉得那里不合适,那就不去那上学了,回来就是,记住我们永远是你最温暖的港湾。”

    哈金斯也眨着眼睛对约翰说道:“说的没错,我们永远是你最温暖的的港湾,还有假设魔法世界里面有那种长得很好看就是那种身材很好的美人鱼,你记得帮我打一条回来。”

    话音刚落,哈金斯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半蹲在了地上,痛苦的叫喊着。

    安妮狠狠的给自己的丈夫来上了那么一拳。

    约翰冷眼看着痛半蹲在地上,苦无比的哈金斯,脸上写着你简直是活该找死的表情。

    离别总是伤感的,对于约翰来说也不例外,他别了别过脸,推着行李向着王十字火车站中的第九与第十月台之间走去。

    在约翰看不到的身后,安妮早已经哭得不成人样了,捂着肚子的哈金斯在一旁安慰着自己的妻子:“别太担心,约翰比想象中的年纪要成熟得多,而且他是一位天才,不是吗?”

    安妮听了以后哭的更加厉害了,只能抱住了哈金斯,继续大哭了起来。

    ..............

    约翰此时正站在了九又四分之三的站台前面,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大墙壁,虽然他知道只要冲过去,就能如愿的搭上这趟火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也许还是上辈子的一些观念在作祟吧。

    毕竟要说服自己冲上去然后撞上一面墙,这个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难免还是有点隔应的。

    所以他上辈子看的那些同人小说中的前辈究竟是抱着什么心理克服自己然后撞上去的呢?

    “好,要上了。”约翰自言自语的打气道.....

    几分钟过后,约翰依然双手手持推车站在原地,看着那一面墙壁,独自无言......

    不是约翰不想像个潇洒的爷们直接冲上去,而是每当他想推车冲上去的时候,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自己像个傻子推车撞墙扑街的滑稽场面,然后他就不自然的停了脚步。

    约翰知道自己不能在这样下去,毕竟这事情实在是太逊了吧,这股黑历史一定要死死的藏在自己心中的最深处。

    下一秒,约翰鼓气勇气大喊了一声,然后推着车自己冲向了站台墙壁,就在快要撞上墙壁的时候,约翰一个漂亮的漂移拐弯,在即将撞上墙壁之前,整个人闪开了。

    “撕~这个站台简直是恐怖如斯啊。”

    约翰倒吸了一口凉气,右手缓缓的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怎么那么可怕啊,是哪个缺德的家伙把通往霍格沃兹的火车设定成非要撞上这个站台的墙壁才能进去?要是能有选择他宁愿去面对无鼻插座男,也不愿意对着一面墙撞上去。

    如果自己以后有机会能在霍格沃兹执掌大权的话,一定要把这个该死的就有九又四分之三的站台给改了,至于改在哪里?

    约翰就觉得车站前面附近的那家快餐店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