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之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巷战

第一百四十七章 巷战

 热门推荐:
    夏凡还是第一次见到公主身披戎装的样子。

    和启国的制式甲胄不同,宁婉君的这身盔甲显然是专门为她定制的,仅有胸口、肩部和手臂处有金属甲片包裹,下面打底是白色短袍、黑色布裤与一双高筒鹿皮靴。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只能算得上普普通通,最多说为便利牺牲了一定的防御性。

    但在她的右肩处,一块鲜红的带袖披风长袍将这件盔甲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半边无袖,半边长袍,单衽从胸前直抵腰间束带,将穿戴者分隔成了红白分明的两个部分,要多耀眼就有多耀眼。

    配上宁婉君自身夺目的神采,让夏凡不禁联想到了红炽的陨星。

    如果她在战场上冲杀起来,那迎风荡开的披风应该就跟划开夜幕的陨星一样吧?

    虽然过于显眼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不过公主亲自上阵本身就存在风险了,穿着打扮反而成了细枝末节。

    作为带队冲锋之人,自然是越鲜明越好。

    大部队在穿过东门后兵分两路,徐三重带领的六百人转向南城区,目标是那里的武器库。而公主带着一千五百余人直扑北边,打算赶在敌人之前拿下金霞粮仓。

    最后剩下的两百人则交给了赵大海和李星指挥,主要任务是疏散全城民众,将其安置在城外的临时营地中。

    这也是短暂的战前会议所制定下来的大致应敌方案。

    东城墙离西边最远,拿在手中不成问题。南城区只要拿下武器库,分发里面的强弩、长枪和甲胄,便可极大增强公主部队的实力,南城墙自然也可保下。

    西墙和北墙皆在炮舰的攻击范围内,属于暂时只能放弃的部分。

    因此北边的粮仓就成了夺城的重中之重。

    敌人跨海而来,想必补给有限,最好的方法就是就地获取。

    换而言之,只要己方能攻占粮仓,便可极大的重创敌人的后勤。

    正因为如此,公主带领的队伍是三支部队中人数最多的一支,也是此次战斗的主力军。

    “报告殿下,斥候在古街口发现敌人活动的迹象,人数在两百人左右!”忽然有探子回报道。

    “他们都已经跑到这里来了么?”宁婉君脚步不停,“看来这帮人对金霞城的熟悉程度一点也不比我们低啊。”

    “如此看来,敌人恐怕一开始就盯上粮仓了。”秋月面露担忧之色。

    “那又如何?能不能占住这个地方,最终还得凭实力说话。不过有一点我们至少占据优势。”

    “什么?”

    “感气者的数量。”宁婉君笑道,“过去边军里方士那可是宝贝,但如今我们兵力不到两千,方士却多达十人,更别提还有妖相助,所以放轻松些。”

    “殿下,你认真的?”夏凡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我招收的那些方士……不对,是临时工,顶多只和邪祟打过交道,你最好不要对他们抱有期望。”

    别说师父、孙昊天等人了,就连他自己心里都没多少底。

    “怎么会,哪怕是最蹩脚的感气者,那也是感气者。再说战场永远是最锻炼人的地方,等你经历过一次就会知道。”

    “好吧,待会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想办法把术法施展到敌人身上即可。”宁婉君向前挑眉道,“看,对手在等着我们了。传令,停止前进!”

    “殿下有令,停止前进!”

    “殿下有令,停止前进!”

    队伍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并从队伍前排快速向后方蔓延过去。

    夏凡还是第一次参与这个时代的战斗——听起来两百人不多,但往街上一站却是黑压压一片,明晃晃的刀剑直指前方,宛若一道利刃之墙,气势一点儿也不比公主这边差上多少。

    事实上一条街的宽度最多也就够并排站个十来人,加上还有提防屋顶与其他街口袭来的敌人,己方的数量优势反倒体现不出来。

    双方互相对峙着,距离近到能看见彼此的面庞,一旦交手,身后全是人,可以说完全没有退路——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或许便是这个时代巷战的真实写照了。

    “正面我来突破,屋顶上就交给你了,夏凡。”

    宁婉君举起长枪,让所有人都能看到自己褐红的枪尖,“传令,五队为组,随我出击!”

    “殿下有令,五队为组,跟随出击!”

    等到命令传开,她缓缓倾倒枪杆,等到尖头指向敌人的那一刻,她大喝出声,“冲锋!”

    排在最前面的二十五人同声齐吼,迈步朝对面冲去——

    敌人也同时做出了应对,纷纷举刀向前,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在这种时候,气势和意志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两股人流刹那间碰撞在一起,整个街道顿时沸腾起来!

    虽然看似是冷兵器之间的战斗,但感气者的存在将杀伤效率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宁婉君从人群中冲出,像利刃一般直插入敌人阵中,涌动的气在枪杆和她手中凝聚出一道道热浪,触之即伤,正中即死,高温甚至能点燃衣物与毛发。

    夏凡不禁回想起了大家在高山县与血鸦厮杀的情景。

    当时只觉得情况危急万分,全场仅有宁婉君一人在苦苦支撑,但如果换位成血鸦来思考,估计面对这猛烈的攻势体验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比起宁婉君,更令他意外的是侍女秋月——她居然也是感气者,而且使用的还是一把长弓。

    巷战理应不是远程武器好发挥的地方,但这条对秋月无效。她灵活的运用每一处高台——有时候是街边的石狮、长桌,有时候是突出的屋檐与房梁,将一根根羽剑精准送入目标的颈脖和无甲部位,二十米内几乎箭无虚发。

    “夏兄,当心!”魏无双提醒道。

    夏凡收回注意力,将目光放在联排屋顶的另一头——只见二十来个手持轻弩的东升国武士已经从两侧包夹上来。

    带队是两名浑身包裹在黑色紧身衣下的蒙面刀客。

    这大概就是忍者了。

    枢密府方士对抗东升忍术么……还真是戏剧性的较量啊。

    心里虽这么腹诽,但他依然将警惕心提到了最高点——上一次和青子较量时吃的亏还历历在目,夏凡决定如无必要,绝不靠近他们身边五步范围之内。

    见对方抬起轻弩,跟在夏凡身后的洛悠儿率先施展出了术法。

    “巽术归辰,拂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