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贾贵 > 第756章官复原职

第756章官复原职

 热门推荐:
    “利用贾贵?”葛妮妮低呼了一句。

    这个想法葛妮妮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贾贵的那副尊容。

    葛妮妮还真的有些下不去嘴。

    错错错。

    是看不在眼中,总是想吐的那种。

    太丑了。

    葛妮妮从没有想到过,人竟然会长成那副鬼样子,完全就是脸先着地的那种,白天看着都瘆得慌。

    “对,就是利用贾贵。”李向阳心中暗暗对贾贵说了一声对不起,“豺狼现身青城市,最最有可能知道其行踪的人是谁?”

    “龟田太郎。”葛妮妮想也不想的飙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李向阳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根据他们探知的情报,龟田太郎的老师就是我孙子宫本,而且依着小鬼子海军和陆军不和的尿性,龟田太郎是唯一知情我孙子宫本小鬼子青城市详细落脚点的人。

    也可以这么说,我孙子宫本小鬼子青城市的一切行动过往,包括衣食住行,都是由龟田太郎亲自操刀。

    龟田太郎最最信任的人是谁?

    毫无疑问。

    就是贾贵。

    作为龟田太郎手下的第一心腹,贾贵完全有可能接触龟田太郎这一秘密。

    这是机会。

    机会就在眼前,岂有将其白白浪费的道理。

    得抓住这个机会。

    “我明白了。”

    “不,你不明白。”

    “我真的明白了。”

    “不,你没有明白。”

    “我明白了,贾贵不能杀,他死了线索就断了,先生也等于失去了这个掩护。”葛妮妮的口气有些倔强。

    李向阳笑了笑,他认识的那个葛妮妮又回来了。

    “那个小红可靠嘛?”李向阳注意到葛妮妮的鼎丰楼里面还有一个叫做小红的小丫头,看着十岁的样子,角色是那种类似于太白居文才的那种角色,往日里做些端茶送水的营生。

    “我进青城市的半路中捡回来的,听她的口气,她的家人都死在了小鬼子和狗汉奸的手中,我托人打听过,她说的没错。”葛妮妮晓得李向阳担心什么。

    潜伏者。

    需各方面谨慎。

    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组织,亦或者为他人,都要保持百分之百的小心。

    “时间不早了,我走了。”李向阳现在的装扮,是那种说书人的装扮,他是以想要来鼎丰楼茶楼说书为由头,与鼎丰楼掌柜葛妮妮会的面。

    茶楼有茶楼的规矩。

    说书有说书的门道。

    ……

    另一边。

    因为脑子里面琢磨事情,好不容易睡着的贾贵,眼皮刚刚合上,还没有进一步深耕就被龟田太郎给提溜到了跟前。

    看着墙壁上面的挂钟。

    这都后半夜了。

    小鬼子不是人。

    大晚上不睡觉,瞎他的折腾人。

    心里暗暗吐槽了一番的贾贵,哈欠连天且伸着懒腰的朝着龟田太郎道“龟田太君,我真是服了你们这些太君了,大晚上的都不睡觉,都把眼睛瞪得像个牛尿泡,您不睡觉,我贾贵得睡觉啊。”

    贾贵把那种起床气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整个青城市,也就贾贵敢这么埋怨龟田太郎小鬼子。

    关键龟田太郎小鬼子还惯着贾贵,贾贵这么说,不怒还高兴。

    在贾贵说完话语后,龟田太郎把两只手比划成这个圆圈,放在自己的眼睛上面,一边做这个监视的动作,一边回答着贾贵的埋怨,“我们皇军不是晚上不睡觉,是我们很少睡觉,我们要提高警惕,密切关注,时时刻刻的堤防8鹿的袭击。”

    “时时刻刻堤防8鹿,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太君被8鹿给打死了,至今一个8鹿都没有抓住,就缴获了人家8鹿的一把手枪,还是没有子弹的那种土制手枪。”

    “好了,不要发牢骚了,你就不问问本太君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有按好心的将你叫到我跟前的原因嘛。”龟田太郎牛头不对马嘴的言语声音,在贾贵耳朵旁响起。

    这有什么好问的。

    肯定有事情呗!

    要是没有事情,你能这么风风火火的将我叫到跟前。

    贾贵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龟田太郎。

    约十几秒后。

    嘴巴一撇。

    “有事情呗,说说,您有什么事情要我贾贵去忙活的,肯定就是那几件事情。”贾贵不但戳破了龟田太郎想要卖关子的小伎俩,还举一反三的给了好几个选择答案出来。

    目前笼罩在龟田太郎脑袋上的大事情。

    一巴掌就能数的过来。

    狗尾头炮楼里面小鬼子的死活问题。

    那个贵族小鬼子的死活问题。

    除了这两个问题之外,在没有别的问题了。

    至于出城围剿游击队和8鹿,想也不要想。

    根本打不过。

    贾贵就是把这两个问题给说了出来。

    这两个问题还都是不好解决的难题,龟田太郎之所以乐意让山田一郎暂时行使青城市一把手的权利,就是因为这两个问题它不好解决,解决起来有些投鼠忌器的味道,有几个小鬼子不能死,否则龟田太郎跟着吃瓜落。

    反过来。

    暂时行驶了青城市一把手权利的山田一郎,上任数天时间,到现在都是懵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两个问题龟田太郎解决不了,他山田一郎也解决不了,天天可着劲的被上面的大官小鬼子骂,骂的山田一郎脑袋都大了,骂的黄德贵头都成了这个猪头。

    为啥?

    都怨白翻译。

    山田一郎被上面的大官小鬼子骂,就会生气发火,白翻译就会各方面的翻译,只要白翻译开口转述,黄德贵脸上一定会挨大嘴巴子。

    白天黄德贵为什么在鼎丰楼里面跟贾贵发火。

    是羡慕。

    都是小鬼子手下的狗汉奸,贾贵最近几天官复原职,他黄德贵倒好,天天被小鬼子大嘴巴子伺候着。

    狗汉奸这碗饭它不好吃。

    这件事,就好比一个圆圈,耗费了一番工夫,但却最终又走回到了那个原点。

    换言之。

    青城市又成了龟田太郎的青城市,山田一郎再一次的变成了前任一把手。

    “昂,您说的大事情就是这个啊。”

    “你难道不觉得高兴嘛。”

    “高兴,我哭都来不及,困得只想睡觉。”

    “混蛋。”龟田太郎的混蛋,稍微使得贾贵清晰了一下,事实上,贾贵一直都很清晰,只不过龟田太郎没有看出来而已。

    “龟田太君,您这个混蛋,竟然骂的我不瞌睡了,您骂的真是好。”贾贵大肆的拍着龟田太郎的马神却在借着拍马屁的机会,机灵的环视着龟田太郎面前的那些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