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第一仙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只此一剑 杀你足矣

第五百六十六章 只此一剑 杀你足矣

 热门推荐:
    那近似嘶吼的声音还在回荡,桓少游猛地祭出一枚秘符。

    秘符方方正正,正面漆黑如墨,有金色的繁密道痕烙印其上。

    秘符反面,则雪白晶莹,其上镌刻一道神秘的魔纹敕令。

    嗡!

    当此秘符掠出,蓦地冲出一黑一白两道神光,交织虚空中,弥散出一股恐怖无边的力量波动。

    天地猛地震颤,虚空紊乱。

    远处观战者皆毛骨悚然,感受到一股难言的恐慌、压抑、渺小之感。

    “这是?”

    在他们视野中,黑白两种神光交织融合,贯冲天地,渐渐勾勒出一道虚幻般的身影来。

    那是一名宽袖博带的玄袍老者,柳须飘然,头戴星冠,相貌清奇。

    他身影伟岸,眸若无垠星空,有日月星辰浮现其中,浑身缭绕着一条条若瀑布似的大道神虹。

    尤为醒目的是,在其脑后,映现出一道浑圆神轮,光轮映照黑白两种玄光,徐徐旋转时,弥漫出恐怖至高的威能。

    这玄袍老者身影虽虚幻缥缈,可他凭虚而立时,便若伫足九天之上的神祇,有俯瞰诸天般的至高气息。

    “皇者!!”

    曾濮、尺简素这等古代妖孽,皆瞳孔一缩,再无法淡定,彻底色变。

    “天欲魔皇!?”

    古苍宁倒吸凉气,神色骇然。

    三万年前,魔族桓氏被誉为天下第一魔道势力,而在桓氏宗族内,最为传奇的,当属天欲魔皇。

    当初的“苍青九皇”中,出身魔族桓氏的天欲魔皇,稳居前三之列,神威滔天,震烁天下!

    而现在,天欲魔皇的身影,横空出世!

    “皇境?”

    佛子尘律、李寒灯、姜璃等人也都呆滞在那。

    暗古之禁笼罩在苍青大陆上的三万年来,再没有一个皇境人物行走世间,仅仅只有缥缈的传说。

    甚至,世间绝大多数修士,都不知道有皇境这样的至高存在!

    谁能想象,此时此刻,桓少游压箱底的底牌,竟请出了一位皇境人物?

    这无疑太不可思议!

    “不肖子孙桓少游,身陷绝境,不得已惊动老祖,还望老祖原谅。”

    桓少游跪倒在虚空,满脸羞愧。

    “今夕……是何夕?”

    玄袍老者目光打量四周,声音低沉,透着沧桑气息。

    “回禀老祖,自暗古之禁降临,世事浮沉已近三万年。”

    桓少游恭声答道。

    “原来都这么久了……”

    玄袍老者发出一声感慨。

    他看了看跪伏在那的桓少游,眉头微皱,道:“我曾为桓氏立规矩,凡桓氏族人,不敬天地,不拜鬼神,不跪先祖,怎地到了你这里,膝盖骨却这般软?或者说,时隔三万年,如今的桓氏,都成了软骨头?”

    声音飘荡天地间,直似大道伦音,撼动在场众人的心神。

    许多人呼吸一窒,差点有跪地膜拜的冲动。

    那玄袍老者的气息太强大了,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直似言出法随,有至高莫测之大威能!

    桓少游躯体发僵,噌地起身,羞愧道:“回禀老祖,晚辈之前太过激动和失态,还望老祖莫怪。”

    玄袍老者摇了摇头,目光一扫全场。

    但凡被他目光扫中者,皆浑身一僵,下意识低下头,心中生出抑制不住的畏惧。

    这完全是境界上的绝对压制。

    就如同蝼蚁面见天上神龙,都能被活活吓死。

    直至玄袍老者的目光落在苏奕身上时,不由微微一怔。

    因为和其他人不同,苏奕凭虚而立,颀长的身影从容自若,浑看不到一丝敬畏和忌惮。

    便是面对玄袍老者的目光,也不曾敛眉低目!

    “老祖,之前正是此獠将我逼迫至绝境,还请您出手,将其抹除!”

    桓少游肃然见礼。

    远处观战者心中皆发紧。

    一位皇境身影显现,这等局势下,苏奕拿什么与之对抗?

    闻心照他们更是紧张到极致,快要忘了呼吸。

    却见苏奕忽地摇头道,“我还当你桓少游的底牌有多强大,原来也不过是一道残损严重的意志力量罢了。”

    声音带着失望,以及一丝不掩饰的不屑。

    之前在厮杀战斗时,他之所以把桓少游留在最后,便是察觉到,这家伙身上有着一股极强大的力量气息。

    原本,苏奕还以为,这极可能是一位皇境人物所留的神魂法相。

    谁曾想,却仅仅只是一道意志力量,并且还残损严重……

    苏奕的声音还在飘荡,全场却一片死寂。

    众人:“???”

    皇境如至高神祇,俯瞰天下,谁敢不敬,谁能不畏?

    可苏奕那番话,却似根本不把那位桓氏的皇境人物放在眼中!

    “姓苏的,死到临头,你还敢对我家老祖不敬,简直是丧心病狂!”

    桓少游气得厉声喝斥。

    玄袍老者眸若星空,目光望着苏奕,面露感慨之色,道:“三万年世事浮沉,到如今,一个小小聚星境,都敢不把我皇境的力量放在眼中了……”

    一字一句,看似平淡,可却似霸世雷音,九天战鼓,狠狠砸在苏奕耳膜,朝其神魂轰去!

    苏奕识海中,九狱剑弥漫晦涩气息,将这声音中透发出的大道威压轻而易举化解掉。

    却见苏奕呵地一声,失笑道:“一缕残破的意志力量而已,口气可不小。”

    皇者层次的力量,或许能震慑这天下众生。

    可在苏奕这种前世就已踏足皇境尽头,称尊大荒九州的存在眼中,玄袍老者此刻的做派,却显得很是可笑。

    众人见此,神色愈发错愕,无法想象,到了这等时候,苏奕怎还敢这般说话。

    就是桓少游都愣住了,他见过作死的,唯独没见过如此作死的!

    和其他人不同,玄袍老者眼眸微眯,神色微微有些凝重。

    他没想到,一个聚星境少年,却能无惧他那属于皇境层次的大道威压!

    这无疑很反常。

    “你说的不错。”

    玄袍老者开口,声音隆隆响彻天地,“眼下的我,的确只是一缕残损的意志力量。”

    众人皆惊,有些意外。

    旋即就见玄袍老者慢条斯理道:“不过,若要灭杀你这等角色,也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莫要再废话,拿出你的底牌,让本座看看,你一个小小聚星境,是否有资格这般叫嚣。”

    言辞中,尽是对苏奕的蔑视,显然,

    他认定苏奕这种小角色,之所以敢这般嚣张,是手握底牌的缘故。

    至于苏奕自身,完全不够看。

    “想见识我的底牌?你还不够资格。”

    苏奕扬起手中玄吾剑,“这把剑,杀你足矣。”

    众人:“……”

    这一幕,实在太让人难以想象,苏奕不止肆无忌惮地轻蔑和挑衅一位皇境人物的意志力量,还言称可灭杀对方!

    桓少游气得都差点笑出来,这该死的混账,简直丧心病狂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是吗?那本座倒要试试。”

    玄袍老者明显失去了耐心,眸子中神芒一闪,蓦地探手,隔空一指朝苏奕按去。

    轰!

    天地紊乱,灵气沸腾。

    一道弥漫着苍茫气息的指力,横空而出,直似神祇探出的一指,带起属于皇境层次的大道力量波动。

    仅仅那等气息,让极远处观战者亡魂大冒,齐齐凭生一个念头——

    这一指若对着他们而来,足以轻松把他们的躯体、神魂在瞬间抹除掉!

    苏奕躯体刺痛,周身气机都差点被压制得凝固停滞。

    可旋即,他笑了笑,手中玄吾剑蓦地一声清吟,凭空斩出。

    唰!

    简简单单一剑,那迎面而至的苍茫指力,骤然分作两截,轰然在虚空中炸开,纷乱的光雨飘洒。

    那等一幕,如刀切纸张般容易。

    “这……”

    众人皆呆滞在那。

    玄袍老者脸色微变,道:“这是什么力量?”

    “能在弹指间,杀你如杀鸡的力量。”

    轻飘飘的声音中,苏奕仗剑前行,大袖翩翩,大步朝玄袍老者行去。

    其颀长的身影,却在此刻显露出睥睨诸天的威势。

    玄袍老者冷哼一声,袖袍鼓荡,双手在虚空中一抓。

    轰!

    漫天黑色魔焰所化的神链垂临世间,浩浩荡荡,恐怖无边,那弥散出的气息,让远处观战者的眼睛刺痛,心神颤栗,完全被震慑。

    “该结束了。”

    正自大步凌空前行的苏奕轻语一声,挥剑斩出。

    一道丈许长的剑气汇聚,带着一丝丝晦涩神秘的气息,当空一闪。

    喀嚓!喀嚓!喀嚓!

    漫天黑色魔焰神链如纸糊般,还未靠近苏奕,便在半空齐齐断裂,轰震破碎声如雷霆般激荡。

    而在光雨飞洒中,苏奕在虚空中顿足。

    远处,玄袍老者皱眉,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影,道:“这……究竟是何等力量?”

    声音中透着毫不掩饰的疑惑。

    苏奕锵的一声,收起玄吾剑,道:“一缕意志力量罢了,能死在我苏某人的剑下,也算是你的荣幸。”

    “是吗……”

    远处,玄袍老者抬头望向苏奕,张嘴似要说什么。

    他那虚幻的身影悄然裂开,分成两半,而后化作缤纷的光雨,溃散消弭不见。

    虚空中,隐隐有一缕叹息声在响起。

    这一道皇境人物的意志力量,竟是被苏奕之前那一剑轻而易举斩杀!

    天地皆寂,震撼无声。

    ——

    ps:这一章内容删了一半,重新写了,所以更新晚了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