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傻王狂宠神医妃 > 第三十二章:再疯点又何妨

第三十二章:再疯点又何妨

 热门推荐:
    凌紫月话音一落,凌楚楚看见看守院门的两个家丁从外面跑了进来,她才知道凌紫月这次过来不是示威这么简单。

    秋萤刚刚才被打发去家学苑还书,秋月想是被凌紫月的丫环给支开了,小桃在屋里清理,她现在孤立无援。

    不过么,想来硬的?谁怕谁!反正她是个疯子,再疯一点又有何妨?

    凌楚楚当机立断,一把将凌紫月那个丫环拉到自己身边,飞快地封住她几处大穴,顺手拔了她头上的簪子压在她喉咙处,家丁见状果真不敢再上前。

    “今日可是王妃回府探母的好日子,要是想弄出人命来,我凌楚楚奉陪到底!”

    丫环被这突如其来的胁持惊出了一身冷汗,那尖锐的簪子戳在喉咙口令她连叫也不敢叫,只有将目光望着自己主子无声求援。

    凌紫月亲睹凌楚楚这一番利落动作,惊讶之余露出了疑惑表情,“凌楚楚,你长本事了?”

    “那得要感谢你们的鞭策和激励,我今后一定会加倍奉还的。”凌楚楚说着手上又加大力度,丫环痛得发出嘶叫,她才停住手盯着凌紫月,“这丫环倒是很忠心,将来说不定有大用处呢,你要不要考虑留她一命?”

    “我不信你真敢杀人,你不怕坐牢吗?”凌紫月根本就不顾惜丫环的生死,她现在满腔的怒火,只想好好收拾凌楚楚一顿解解怒气,于是再次命令家丁“给本妃拿下她!”

    家丁得了命令只好再次出动,岂料他们还未走近凌楚楚,就看见她手上的簪子又刺进了一寸,丫环白嫩的脖颈之上顿时便流出了鲜血。饶是二十老几的家丁,也被这样突然的血腥惊得瞠目结舌,个个不敢再前进一分。

    凌紫月没想到凌楚楚下手这么狠,而且连眼都不眨!这还是往日那个懦弱的凌楚楚吗?

    “救……我……”丫环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鲜血斑斑滴落在她衣襟上,凌楚楚的手上却半滴未沾,气氛顿时更加诡异!

    “老大!”

    凌楚楚听见小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不禁浑身一僵,小桃胆子小,看见了她这模样会吓坏的。

    “小桃,回你自己屋里去,不叫你别出来!”

    小桃望着院子里的人十分不解,“老大,发生什么事了?”

    “回去,不然我赶你出府!”

    小桃望着凌楚楚的背影,瞄了一眼凌紫月,只好无奈转身,临了嘱咐凌楚楚“老大,有事叫我!”

    “凌楚楚,你敢伤我的丫环,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

    凌紫月怒地甩袖走开,两个家丁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还不滚出去!”

    凌楚楚怒斥一句赶走了家丁,发现身前的丫环已经吓得晕了过去,她索性取出丝巾替丫环包住伤口,将其放在院里的卧榻上。

    从家学苑回来的秋萤恰好在这时进屋,看见躺在卧榻上的丫环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匆匆冲进屋里,见凌楚楚正淡定地坐在妆台前画脸。

    “四小姐,院里那个丫环是怎么回事?”

    他走近,见凌楚楚脸上一片绯红,嘴角还有血迹,像是刚刚挨了打,不由得皱了眉头,“你的脸……”

    凌楚楚回头看着秋萤,淡淡地说道“凌紫月收买了家丁,进来折辱我,打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我一气之下就奋起反抗刺伤了她的丫环。”

    秋萤还未反应过来,凌楚楚已经站起身来,拿画笔往他脸上画,他伸手阻止,却被她抢先捏住了手腕,她一面在他脸上画,一面说道“你誓死保护我,挨了家丁的打,但在我发疯之时却又拼死保护凌紫月和她的丫环,明白了吗?”

    秋萤心中暗想,倒是他多虑了,跟这个毒女作对,只有别人吃亏的份。

    他看着镜中被凌楚楚画得满脸红肿的自己,正要对她再说点什么,就看见凌楚楚举起簪子往自己的手臂上狠狠一划,鲜血顿时染红了她的衣袖!

    “你在干什么!”秋萤不受控制地吼了出来。

    身为医者,最见不得人伤病,可他却亲眼看见一个柔弱女子划伤自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抓着她的胳膊要替她包扎,她却又把簪子往手腕上重重一划,手腕上当即冒出鲜红的血液来,她将血擦在他的衣裳上,云淡风轻地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小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凌月有丞相和三王爷为她出头,恶人先告状之后自己难免要吃亏,不得不把戏演得逼真点。

    话音刚落,凌楚楚当即开始对秋萤拳打脚踢一顿,末了拿簪子在自己和秋萤的衣裳上乱划出十几道口子,转身朝外面跑了去。

    被弄得一身狼藉的秋萤看着凌楚楚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目光扫过落在地上的点点血迹,眼中神色变化复杂,但却一动也没有动,仿佛是让这个丫头吓傻了一般。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丫头呢?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丫头!

    凌紫月出了清兰苑之后,便一路惊惶不已地跑到了前院,一直到在花厅见着了丞相和段沐月,她更是急得瞬间泪流如泉,“父亲,夫君,你们要为紫月作主啊!”

    丞相和段沐月见状忙上前去,段沐月扶住了凌紫月,柔声问她“王妃因何如此焦急?”

    “是啊娘娘,你怎么慌慌张张,发生什么事了?”

    凌紫月一副惊魂未定的恐惧,紧紧挽着段沐月的手臂,挤了一阵子泪珠才说道“我好心去清兰苑看看四妹妹,没想到她竟然出手要打我,多亏丫环小琳阻拦着她我才得以逃脱,如今小琳恐怕已经遭了她的毒手了,父亲,你快找人去救小琳,四妹妹她疯了!”

    丞相闻言脸色一变,赶忙命令下人,“来人,速去清兰苑制住四小姐!”

    家丁得了命令匆匆往清兰苑赶了去,这边段沐月一心安抚妻子,丞相一脸愧疚地赔礼。

    “楚楚许是因上次大婚受了刺激落下个疯癫病,醒来后不单失忆,行为也总是反常,大夫一再叮嘱要看紧了她不能让她受刺激,臣便派人日夜守在院门外,不成想今日忘了提醒娘娘,让娘娘受了这等惊吓,臣实在有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