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傻王狂宠神医妃 > 第十三章:本王要娶她

第十三章:本王要娶她

 热门推荐:
    正喝甜汤的凌秀妍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其余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这傻瓜王爷。

    “王爷要娶楚楚?这……王爷是在开玩笑?”凌丞相一脸为难,凌楚楚虽说是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可是她一介庶女又没有姨娘身子又病弱,哪里高攀得上皇家,即便是一个傻王爷,她也是不够格的,何况此事还要过问皇帝才行。

    “二皇弟,嫁娶之事不是你想就可以,此事还需向父皇请示。”太子替丞相解围。

    “皇兄,我一个人在宫里甚是无聊,娶她进宫就有人陪我玩了,父皇一定会同意的!”

    “二皇兄想娶四小姐,也得等四小姐病愈不是?不若回宫禀明父皇,来日再行说媒下聘。”段沐月直接替段沐清计划了此事,“岳父以为如何?”

    两人眼神隔空一遇,便打定了主意,这件事情充其量不过是二王爷心血来潮的一个玩笑之举罢了,他们也犯不着跟傻子讲道理惹一身麻烦,这傻瓜虽然痴傻,若真的上了火气,那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倒不如用用缓兵之计先应了他,来日皇帝那边自会管教。

    丞相爽朗一笑,“能得二王爷垂青,实在是臣府中之幸事,二王爷若是喜欢楚楚,便回去禀告了皇上,一切按照大周礼制进行就是。”

    段沐清矛盾地看着丞相,仿佛听不大懂,顿时皱了眉头,“你就说此事你答不答应,别想讲高深话诓骗本王。”

    “答应,如此好事怎么不答应?”丞相笑了,发自内心地觉得这个傻瓜王爷实在可笑。

    然而太子早已看穿了他们的套路,默默在一旁听着他们东一句西一句地扯话,直到后来他以护送段沐清为由带着段沐清一道辞别了凌相,三王爷段沐月也携妻子回府。

    凌相府的大门一闭,又有许多家务事要处理,譬如那个不识大体丢了凌家脸面的四小姐,少不了一顿收拾。

    凌楚楚被大夫人派来的丫环带到了主院花厅处,彼时大夫人和丞相都在,老夫人也高座中堂,一个个板着脸活像阎王殿里那几座阴森雕像,等着要判她这只小鬼下油锅受刑。

    “不知父亲和祖母叫楚楚来有何要事?”凌楚楚一改方才在太子等人面前的不畏,瑟缩着垂头盯住自己脚尖,像个害羞的孩子似的。

    竟然都不跟嫡母打招呼,实在是太无礼了。凌丞相和老夫人的脸色极难看。

    “你近来身子恢复得如何了?”长久不见,凌丞相先说一句表面话缓和尴尬。

    凌楚楚闻言才抬眼与丞相对视,声音柔弱地回答“多谢父亲关怀,已经好多了,今日见了大姐和姐夫心情极好,想必会恢复得更快呢。”

    丞相眼看凌楚楚的肩膀一点点颤抖起来,眼中更是蓄起了泪水,不由得一愣。她这与刚才在膳厅的表现也相差太大了吧!原本一肚子火等着发,突然感觉没了着落。

    哪个不心疼一个长相又美,身子又弱,胆子又小,又爱哭鼻子的美人呢?何况,凌楚楚她可是凌丞相的亲生女儿啊!

    “你为何发抖?”

    凌楚楚双目微红,怯怯地瞧了凌丞相一眼,声音里带了哭腔,委屈巴巴地说“丫环说,楚楚闯祸了,父亲要打楚楚……”

    她说着干脆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楚楚知道错了,父亲饶了楚楚吧,楚楚再也不丢人现眼了,求求父亲了……”

    凌丞相被她这副模样弄得是一头雾水,转头看向大夫人,“她这是怎么了,明明先前还……”

    大夫人也是一脸懵逼,“妾身也不知她这弄的是哪一出,先前她说自己失忆,如今又变成这样,只怕是……她莫非是疯癫了?”

    两人回过头来,面前的凌楚楚已经磕得脑袋发红,泪眼婆娑的样子越发可怜,她仍在磕头,磕得连发髻都松散了也不顾及。

    “父亲饶命,楚楚知道错了,楚楚知道错了……”

    凌楚楚毫无征兆地昏倒在地,座上三人皆是一惊,这丫头也真舍得用力!

    “来人,快请大夫!”

    凌楚楚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大夫就地替她把了一脉。“四小姐并无大碍,不过是气血不足加上风寒而已。”

    “她为何失忆,行为时而乖张时而懦弱?”

    “这恐怕是四小姐先前受了刺激之故,因此遇到事情情绪容易失控,只要服用些安神补脑以及镇静药物,不受外界刺激,便不会有事。”

    “若是受了刺激会如何?”

    大夫眉头一皱,“轻则行为怪异恶语伤人,重则攻击性强易行杀伐。”

    简而言之,惹急了她连杀人都干。

    “这,那她岂不是疯了?”

    “回丞相大人的话,四小姐是疯了。”

    丞相对凌楚楚这个女儿并无多少印象,听说她疯了也没有多么难过,他只像陌生人一般心生了些许怜悯而已,随即淡淡地道“这孩子一出生就没了娘,如今又成了这样,实在可怜。”

    大夫人附和道“是啊,早知道她会这样,当初月儿成亲的事瞒着她就好了……”

    老夫人对这个孙女也不大感兴趣,但她常年吃斋念佛,自诩是慈悲之人,见自己的亲孙女如此遭遇,也不免一副忧心神情,“赫轩,这丫头既然已经成了这副模样,她自己也不知何为是非,责难惩罚一概都免了,只留意着往后莫再放她现于人前就是。”

    “母亲说得是,孩儿自会安排。”

    “送四小姐回清兰苑,让院里人都仔细照看,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丞相话音刚落,躺在地上的凌楚楚忽然动了动,接着她剧烈地蹬腿摇头,口中喊叫不断。

    “不敢了,大夫人我错了,楚楚该死,大夫人饶命,楚楚知错了……赵妈别打了,不要,好痛啊,好痛啊……”

    屋子里安静之极,只有凌楚楚在不断讲梦话,苍白的小脸上惊恐毕现,眼泪夺眶而出濡湿了她的发丝,狼狈躲闪的样子令人揪心。

    丞相对这个女儿没什么印象,可他还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女儿,他的骨肉再是庶出,也由不得别人欺凌侮辱!

    “夫人,你到底对楚楚做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