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傻王狂宠神医妃 > 第十二章: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第十二章: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热门推荐:
    “妹妹成了这模样,都是因紫月而起,往后紫月不在家中,还请父亲母亲对四妹妹多多照顾,将对紫月的爱怜都给她,如此紫月方能心安。”凌紫月假惺惺地说。

    “王妃若是挂念,大可时常回来看望,本王会陪王妃一起。”段沐月望着凌紫月笑得十分温柔。

    “请王爷和娘娘放心,臣与内人定会加倍爱惜楚楚。”

    这边凌楚楚走出膳厅后,悠哉悠哉地背着手往清兰苑方向踱,一路欣赏着春日盛开的鲜花,想着被她耍了的一众人,真是身心舒适好不惬意。

    “二王爷,这花是丞相最喜欢的,掐不得……”

    “你何不去问问他,本王掐不掐得?他若说不许,本王就不掐!”

    “……”

    仆人一脸无语地看着二王爷把凌丞相最喜欢的一盆牡丹花给掐了,连一朵花苞也没放过,掐完牡丹掐芍药,一路把那些花都插的插上发髻,扔的扔到水中,仆人阻他不住,只好苦着个脸跟在他后头,而他的那个冰山侍卫只默默看着他造作不发一语。

    凌楚楚望着眼前的一幕,直觉得解气极了,活该让这二货把凌老头的心爱之物都糟蹋完,让他体会体会被人欺负不能还手的滋味。

    她就这么看着二货摘花插花洒花,那人一身红衣穿越在百花丛中,蝴蝶似的翩翩跹跹,笑声清朗玉容含光,所到之处皆如黑夜被点亮,看着看着,这份热闹悄然变了滋味。

    她怎么就觉得,二货长得比他的两个兄弟好看些?明明傻里傻气的,偏偏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她心起涟漪,她疯了似的觉得这家伙满头鲜花简直美惨了……

    回过神来,那二货已然捧着花跑到凌楚楚面前,见凌楚楚盯着他瞧,便冲她一笑,“你也喜欢花吗,这些都给你!”

    凌楚楚望着眼前这二货,不由一笑,却并不伸手去接他手上的花,只说“二王爷,你知道‘二’是什么意思吗?”

    “是什么意思?”他敛起笑容盯着她苍白的脸。

    “我觉得你就挺二的。”见他不解,凌楚楚冲他飞了个媚眼,“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楚楚告辞了。”

    二王爷站在原地看着凌楚楚的背影,呆愣的表情下,似乎有一丝狡黠从眼中掠过。

    不远处众人从膳厅陆续出来,侍卫见状对二王爷道“爷,咱们该回宫了。”

    “不回,我还没玩够呢!”二王爷把手里的花抛到侍卫怀里,自己则跟着凌楚楚跑了去。

    “四小姐,四小姐……”

    小桃去了一趟茅厕回来就找不见了凌楚楚,只好四处叫唤,走到池塘边上突然被某个冰山脸强塞了一捧花,顿时愣了。

    “喂,你的花……”

    “送你了。”

    小桃抱着那捧鲜花呆站在原地,看着那人迅速离开的背影,不禁脸颊飞红,花痴道“好好看的小哥哥啊……”

    丞相看见自己心爱的花被摘了,还弄得到处都是,再一看那抱着鲜花傻笑的小丫环,心头怒火骤燃。

    “大胆奴婢,竟敢破坏府中花草,来人,将她带下去好好管教管教!”

    “是,老爷!”

    小桃被家丁拖走时,仍然一脸茫然,她做错什么了吗?

    凌紫月见了小桃,佯装意外地说“呀,这不是四妹妹身边的丫环吗,她在府里多年,怎么还会犯这样的错误?父亲,依女儿看这其中定是有误会。”

    凌紫月话音刚落,方才看见二王爷摘花的奴仆准备上前说明事实,却被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奴婢刚才看见四小姐带着丫环在此处摘花,这绝不是误会。”凌紫月身边的丫环连忙捏造事实。

    “茵茵,你真的看清楚了,可不能胡乱猜测,四妹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凌紫月冷冷警告丫环。

    “娘娘,奴婢看得清清楚楚!”

    凌丞相听见此话顿时就怒了,但身旁有客也只得忍住。

    “罢了,这花明年还会开。”

    凌楚楚走了没多远,就被跟上来的二王爷给截了去路,他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盯着她“‘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说出来就不让你走!”

    “原来王爷这么好学啊,那楚楚就告诉你好了。二,就是可爱的意思,王爷你很可爱。”

    “可爱?又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人看见了就觉得开心。”

    “这么说你看见本王很开心,是吗?”他星子似的眼眸光华大放。

    “算是吧。”凌楚楚笑得极敷衍。

    “哦,原来如此!那本王觉得,你也很可爱。”

    凌楚楚“……”你最可爱,你全家都可爱,你个二货!

    “咳咳!”凌楚楚尴尬地咳嗽两声,“二王爷,楚楚身子不舒服,不宜在外逗留,就先回去了,二王爷到别处耍去吧。”

    二货想拦凌楚楚,却被侍卫拦下。

    “爷,我们该走了。”侍卫再度提醒道。

    “这么早就回去,本王还没玩够呢。”二货扫兴地看着凌楚楚的背影,对侍卫说道“把这个丫环买回宫去,她很可爱,本王喜欢!”

    侍卫一脸黑线“爷,她是凌丞相家的四小姐,不是丫环,买不回去。”

    “那可否跟丞相说说,叫他把她送给本王?”

    “爷,女儿怎么能送人呢?”

    “那要怎么样才能把她带走?”

    “爷,要明媒正娶。”

    “好,那我现在就去娶她!”二货高兴地往回跑。

    “爷,你是不是对娶有什么误会?爷,你慢点!”

    后院里,小桃被家丁打了板子,一直打到痛晕过去,她心里想着那个送花的小哥哥,恨自己没能问他姓名,若她被打死了,来世不知还有什么盼头。

    那捧鲜花被扔在长凳旁,溅染了她的鲜血,依旧美得诡异妖艳。

    花厅内,凌家人正陪太子等人用饭后甜点。

    “这桃花羹是芸儿最拿手的,味道清甜甘美,这白玉酥也是一味极别致的点心,整个圣京找不出十个会做的人,二位殿下都尝尝。”二姨娘十分卖力地推荐凌婉芸的甜点,眼看太子喝下去露出淡淡笑容,方才放心。

    “三小姐真是蕙质兰心,这桃花羹比起宫里的丝毫不逊。”

    “太子殿下折煞芸儿了,不过是寻常俗物,哪里比得上宫里的。殿下能赏脸尝上一口,就够芸儿偷笑了。”凌紫月道。

    “大姐真会取笑人。”凌婉芸娇俏地一笑,朝太子羞怯地睨了一眼,“太子殿下肯赏脸,芸儿荣幸之至。”

    “这丫头平日里就爱研究饮食,说是要为她的如意郎君做一辈子羹汤呢,听说太子殿下来了,就巴巴地赶着要去厨下……”

    “姨娘,说什么呢!”凌婉芸娇嗔一声故作无意打断了姨娘的话。

    “这丫头,到了太子殿下面前就恁的害羞了,平日里……”

    凌紫月正打趣着凌婉芸,门外突然跑来个人影,一看原是二王爷段沐清,她随众人愣住。

    “丞相,本王有事与你商量!”

    凌丞相不想跟这傻瓜王爷商量,但也得带笑迎合,“二王爷有何事,只管说来。”

    “本王见丞相的四小姐很是可爱,故……”段沐清似乎说不来拗口的酸话,当即咬牙道“本王要娶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