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降临现实 > 第242章 话说,我们是怎么死的来着?

第242章 话说,我们是怎么死的来着?

 热门推荐:
    传说——

    在德拉里昂上生活着一种强大的魔物,它们会在月食的夜晚降临到泰拉星上。残暴贪婪的它们会吞噬掉看到的所有生命体,没有任何人能够拦住它们。

    但万幸的是,在月食结束之后,它们会重新回到月亮上。

    在一个月蚀的夜晚,“第二个真相”的召唤师们聚集在一起,想要确认这个传说是否真的存在。身为召唤师的她们完全无法拒绝这个传说的诱惑——当然,又有哪个召唤师在这种强大的生物面前无动于衷?

    她们根据各种古书、传说、甚至是童话故事里得到的关于这种魔物的信息创造了一种召唤仪式,并在这个夜晚开启了召唤法阵。

    然后她们真的召唤成功了。

    最终在杀死了无数的召唤师之后,这种恐怖的魔物在无数召唤之环的作用下终于是平静了下来,并且与幸存的召唤师签订了契约。

    这些幸存的召唤师便被称为月蚀即背弃月亮的人!

    黑色的月亮便是蚀,无数微小的蚀聚集在一起,让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便是释放出这一招的月蚀在这一刻都惊呆了。

    跟在阿拉德攻打副本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虽然技能还是自己最熟悉的那个觉醒技能,但能明显感觉到力量增强了。

    就好似——

    好似在阿拉德的时候自己是被某种力量给压制了,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种压制便消失不见了,这种恐怖的魔物在此刻也能真正释放出威力来了、。

    “卧槽,月蚀的觉醒技能这么厉害的么!”

    “后悔当初没转生魔法师!”

    便是我玩家群体一个个也开始惊呼起来。

    不过大部分倒是处于观望状态。

    毕竟这小boss虽然只是守门boss,但技能和伤害完全不知道。

    只有一个象征性的血条,那血条也就两三千管并不算是很多。

    这个时候让其他冒险家去试探一下还是相当不错的。

    “来自异世界的魔物么?“

    下一刻那只伸出的手单手抓住了那轮黑色的月亮。

    抓住?!

    卧槽!

    便是在场的玩家们此刻一个个也满是懵逼。

    技能都特么能抓住,这个小boss是要逆天么,只是看到这里玩家们却是越发的兴奋了。

    副本难度越大代表着开荒所获得的收益也就越大,自己等人虽然肯定干不掉最后的oss,但收掉这个守门的小boss也是没问题的吧!

    “嘭~”

    下一刻,那蚀化作的黑色月亮在月蚀的操作下轰然爆开。

    这也是月蚀的战斗方式,靠此能对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1”

    “+999”

    一红一绿两个大大的伤害值出现在弃天帝的头顶上浮现,甚至哪怕是凭借冒险家们被强化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眼力也压根就没有看到那血条有什么减少的动静。

    沉默。

    原本跃跃欲试的诸多玩家彻底沉默了。

    这特么——

    打尼玛呢!

    狗策划这是想什么,你跟我管这玩意儿叫守门的小 boss,你特么的有毒吧!

    而且最主要的是。

    boss的回血速度虽然非常的快,但那也是在脱离了战斗状态下回血速度特快的吧!

    而且月蚀的二觉技能仅仅只造成了安慰性的-1伤害,这也没什么。

    毕竟咱们人多,拿人命去堆也能磨死对方。

    但尼玛后面直接+999是几个意思?

    狗策划这是要搞死我们啊!

    “异世界的蝼蚁?”

    弃天帝看向那无数的玩家缓缓的开口。

    这群玩家自己早就注意到了。

    此刻神州天柱崩塌,可以说是群魔乱舞,异界的魔灵、邪神分身等等在苦境肆虐,作为一切的始作俑者,弃天帝自然知道这些变化。

    “万物在临死前都会陷入疯狂,这算是天地最后的疯狂么?”

    弃天帝若有所感的呢喃道。

    “卧槽,蝼蚁,你才是蝼蚁呢,猛龙断空斩!”

    一名暴脾气的玩家顿时忍不了了。

    巨大的虚幻神龙猛然爆发。

    不仅是这名玩家,此时此刻这七八千的玩家群体也被弃天帝的话给说怒了。

    蝼蚁?

    区区一个np都特么亮血条了,竟然说我们玩家是蝼蚁。

    我们第四天灾不要面子的啊?!

    魔法使在吟唱。

    天空中无数的召唤阵法相互叠加,各种奇形怪状的召唤物出出现在虚空中。

    神枪手身后无数台炮架炸弹也已经架号。

    这一刻无数觉醒技不要钱似的向着弃天帝砸去。

    污辱!

    所有人感觉到了污辱!

    区区一个np罢了!

    “轰隆~”

    无数道技能齐齐的向着弃天帝砸去,万里黄沙上空炸出一团团小小的蘑菇云,磐隐神宫前一瞬间好事被犁了无数倍一样。

    放完觉醒技的诸多玩家一个个看向场中的那道身影。

    这么多的玩家一起放技能,看你还敢瞧不起玩家,随后所有玩家注意到对方的头顶血条。

    没没掉?!

    “不差。”

    此刻,弃天帝周身一道透明的护罩出现,刚刚那些攻击此刻却是牢牢地被挡在这护体真气之外,下一刻弃天帝缓缓地向前踏出一步。

    “嘭~”

    “轰隆~”

    大地在震动,一道恐怖的波纹以弃天帝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散去。

    “嘭~”

    “嘭~”

    “嘭~”

    一些低等级的玩家在这道波动下瞬间崩碎,血雾漫天。

    “卧槽boss开大了!”

    “还有这么多的血就开大了!”

    一都道惊呼声响起,刚想要有所动作的诸多玩家突然发现围绕在弃天帝周身的护体真气轰然间扩大,原本剩下的那些玩家只感觉眼前一黑随即便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杀光这群玩家的弃天帝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重新转头看向磐隐神宫。

    那人间剑者的剑阵依旧在运转,只是在自己眼中却是丝毫没有秘密可言。

    这瑰丽的剑阵,自己欣赏一天,寻找破绽用了一天,宽容其一天。

    如今也快到最后一天了!

    “不知你们能抓住这人间的最后的希望么?”

    弃天帝的声音无悲无喜,只是眼中却是带着淡淡的期待。

    与此同时,阿拉德街道上。

    原本显得空荡荡的街道瞬间出现数千人影,整条街道刹那爆满。

    这些人的眼中满是迷茫之色。

    话说我们是怎么死的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