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番外:相亲日记(1)(可不看)

番外:相亲日记(1)(可不看)

 热门推荐:
    气温1~10度。

    晴。

    睁开眼,是熟悉的天花板。

    屋里已经开始供暖,但忘川的卧室并不如何暖和。

    他今天依旧是被冻醒的。

    也许是因为他晚上习惯开着窗户睡觉的原因?

    按照惯例,他先拿起手机看了眼。

    10:37

    接下来就是登上手机qq看看群里有什么动静。

    所幸,一切照旧。

    有几个人退群,有几个人加群,依旧是99的消息。

    他熟悉的退出了qq,然后起床洗漱。

    今天中午要出去吃饭,因为朋友乔迁新居请客吃饭,他要去朋友新家吃饭。

    半小时后,到了地方,朋友家里忘川仅剩的个朋友来了五六个。

    剩下几个大抵是不会来了自从他们结婚甚至生子之后,大家已经许久没有聚过了。

    原本天天都有消息的微信群内,现在也只有隔三差五的零星消息。

    没办法,大家都成家了嘛。

    也许再过一两年,忘川就将失去他所有的朋友,从此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这也许就是“成长”吧。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朋友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看得出他很开心,毕竟他跟谈了三年的女朋友明年五一就要结婚了。

    不过大家没喝酒。

    饭后,几个人在客厅边打牌边抽烟。

    三个朋友感慨万千,他们买的房子都在同一个小区。

    当初是两个人先买的,房价5100左右。

    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同一个小区的房价是一万一。

    几个人开始嘲笑第三个人。

    当初他说自己这辈子都不买房,可当谈了女朋友之后,他还是老老实实来买房子了。

    不过他家里有钱,直接给他凑了八十万,他只用还十年还是二十年房贷,每个月还1300

    大家都在嘲笑他,如果两年前他买房,那八十万不光能让他全款交房,甚至还能多买辆宝马或者奔弛。

    现如今,却只能付个首付。

    不过已经很好了,最起码他的压力不大。

    之后又聊到小区内的三期四期,说是房子都已经全部卖完了,而且百分之八十是全款。

    可晚上路过的时候,星星点点的灯光表明这里的入住率不到百分之三十。

    而且以洛阳平均3000出头的工资,全款买房可是要一百万以上的。

    谁买的起房?

    “干特么的炒房狗!”

    大家一起狂喷。

    照这个速度,到了20年底,房价估计要稳在一万五了。

    之后他们又开始庆幸幸好买了房子,并且衷心的祈祷希望房价不要暴跌,那样他们就亏大了。

    忘川跟另外两个朋友在旁边笑着没说话。

    他们是没钱买房的那种人。

    无论一百万,还是一百五十万,对他们来说都一样。

    两年前在本地开始修地铁,同时城中村全部开始拆迁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房价要涨了。

    可大家都没钱。

    于是大家看着房价在一年内翻了一倍,房子的事情也就不想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大家都变成了月光族。

    反正也不找对象,又何必在乎房子?

    聊到这里,大家自然没了谈性。

    家里有钱的人,自然不会坐在这里。

    坐在这里的人,各自有各自的苦。

    几年前买了房子的,欠着外债,时常自嘲负债百万。

    是的,他们算过,贷款六十万的话,算上利息,30年要还一百万。

    每个月房贷就要两千五百块。

    在这个工资平均三千多一点的地方,这确实是个负担。

    所幸他们有两个人一起还,自从开始还房贷,他们的女朋友也没那么任性了,似乎一夜间大家都长大了。

    另一个朋友就没这么幸福了。

    他算是个小管理层,一个月跟女朋友加起来收入九千块,但因为买房子晚,加上还款年限短,他们每个月要还款一万。

    幸好,还有双方父母每个月几千块的支援。

    最潇洒的就是忘川和另外两个朋友了。

    他们买不起房,也不去想买房,得过且过,就这么混一天是一天吧。

    他们调侃那些背着房贷的朋友,辞职都不敢,领导扇你左脸,你还要把右脸凑上去让人家扇。

    你还得讨好的笑着让人家扇。

    他们调侃忘川们没房子,以后找对象都找不来。

    这时候,忘川亮出微信,得意的表示自己下午要去相亲,谁说找不来对象?

    在朋友们表面上怒骂,实际上的祝福下,他离开了。

    奶奶在家里等着他,他要陪奶奶去相亲对象家里。

    说到这个也是有趣。

    忘川的奶奶是基督教徒,他们那里的信徒大多都是这样的老年人。

    在每个周末的礼拜里,一群老爷子老太太凑到一起,问问你家孙子辈男孩女孩,是否单身。

    如果单身,就说孩子见见看看吧。

    忘川的不少相亲对象都是这么来的。

    不过基本都无疾而终。

    这次相亲对象是不同的。

    因为她是国外留学回来的。

    听说是扶桑还是东欧的某个国家,学的是小语种外语。

    目前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

    她全家都是信徒。

    去的路上,奶奶就告诫忘川,到时候人家要问你信不信教,你就说信,但因为太忙所以不经常去礼拜人家想找个也信教的家庭。

    忘川笑着反问说这不是在骗人吗?主会原谅我?

    奶奶瞪了他一眼:“我天天为你祷告求主让你找个好女孩,你堂弟孩子都快出生了,你身为长子长孙怎么还不着急?你都快三十了!”

    忘川笑笑没说话。

    到了地方,对方也挺礼貌的。

    奶奶在跟她的教堂老姐妹寒暄,忘川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对面的姑娘。

    并不如何好看。

    但也不如何丑。

    就属于看过就会忘掉的那种长相,跟忘川自己差不多。

    但对方的打扮气质,看的出来,是见过市面的那种。

    “见过市面”是奶奶的原画。

    对方别来说,也就那样。

    他以前也在京城和深混过,那种地方的适龄年女比例是2:8

    这样的姑娘太多了。

    为什么这个比例?

    因为到了三十岁,知道自己没法在这种不属于自己的大城市驻足的男人们,都心灰意冷选择了去差一些的城市,或者回到家乡省会。

    只有姑娘们还留了下来,并希望能一辈子都留下来。

    之后奶奶们聊的开心,就让忘川带着姑娘出去坐坐。

    他们来到星巴克,找了个靠窗的位置。

    忘川点了一杯星冰乐,姑娘点了一杯拿铁。

    之后相顾无言。

    半晌,就在忘川酝酿话语的时候,姑娘率先开口:“咱们没戏的,我就是敷衍我奶奶才来的。”

    忘川没说话。

    似乎是觉得忘川沉默寡言,姑娘打开了话匣子:“我从西班牙回来的,洛城没那么多适合我的工作,现在我一个月只能拿三千多,可我留学就花了六位数的钱了。我不甘心,想去北上广深闯闯。”

    忘川依旧没说话。

    姑娘开始问忘川的职业。

    他说自己就一无业游民,随便在网上写写混口饭吃。

    好歹饿不死,一个人也挺潇洒。

    姑娘觉得奇怪,她说我听说你以前在京城待过,为什么回来?

    “因为我不属于那里。”

    “为什么?”

    “在那里我就是无根浮萍,终归还是觉得家里更好。”

    大城市就像无涯的苦海,向前是一片黑暗。

    那里也像是刀山,当你遍体鳞伤爬上半山腰,却发现挡在你面前的还有火海。

    有的人选择飞蛾扑火,虽然短暂,但却绚烂。

    有的人不得不闯,因为他们没有家,回头亦是悬崖。

    忘川选择放弃,回头上岸默默舔犊着满身的伤口。

    姑娘倒是没觉得忘川是无业游民,甚至她还挺羡慕忘川,因为他是写的。

    她还觉得忘川挺文艺。

    这种略带文艺的忧郁青年,对一部分姑娘来说也颇具吸引力。

    特别是这种自认为小资文青的姑娘。

    “要不要一起再去闯一闯?窝在小城市里没前途的。”

    姑娘对忘川做出邀请。

    看得出来,她对忘川有那么点儿好感。

    “不了。”

    忘川拒绝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的生活如果分成十份,那有七份都给了,他宁愿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世界里。

    只有不到三份,才是给了其他。

    他需要的姑娘,是那种不需要话太多,不会各种找麻烦怄气,会在他半夜通宵码字之后,在早上给他一杯热茶,然后两人相视一笑的姑娘。

    他不需要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打开他心口外铸成的城墙。

    他只是需要有个人互相陪伴,相濡以沫。

    这个姑娘明显不是。

    “那我后天就走了,能不能你说你没看上我?我不想听家人唠叨。”姑娘很诚恳。

    “当然,没问题。”忘川微笑着:“祝你一路顺风。”

    回去,目送姑娘上楼,等着奶奶下来的当口,方别掏出烟,拿出zipp打火机点了三次。

    风太大,火没着。

    奶奶下来之后,问怎么样。

    方别耸耸肩:“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不合适。”

    “那你什么时候能找到对象?我跟你爷爷还想死之前抱上曾孙。”

    “我弟不是快生了嘛。”

    “不一样,你是长子长孙。”

    “快了,遇到合适的我就结婚。”

    风渐渐变大,忘川把围巾摘掉围在奶奶的脖子上,两个人一起往家里走。

    他打了个喷嚏,眼角溢出一滴泪。

    他抹掉了,然后又打了个喷嚏,缩了缩脖子。

    奶奶又摘掉围巾戴在了他脖子上。

    那粗燥且冰冷的手碰到他的脖子,让他一激灵。

    看着奶奶满头的白发还有略显浑浊却全是自己倒影的双眼,方别忽然觉得回家的路有些看不太清楚。

    “怎么了?”奶奶问。

    “没什么。”方别回答,“风有点儿大,估计快下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