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第二百零四章 苏家黑恶势力登场!

第二百零四章 苏家黑恶势力登场!

 热门推荐:
    “苏氏集团?”方别扯扯脸颊,“是我知道的那个苏氏集团吗?”

    张洛反问:“难道还有别的苏氏集团?”

    那当然是没有的。

    方别叹了口气:“张叔,我觉得吧,可能来者不善。”

    张洛奇道:“这倒是有意思,敢情你小子不光得罪圈内人,就连圈外的大老板你也得罪的?我这人也喜欢听八卦,说说呗,你小子怎么得罪人家的?我寻思着你们怎么都挨不到边吧。”

    “要说得罪的话,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得罪。”方别一脸苦涩,“但以后肯定要得罪的吧?”

    那家里有俩人是女儿控/妹控。

    苏轼大哥什么成分还不好说。

    我方某人会不会得罪他们?

    都特么对人家掌上明珠动心思了,你说会不会得罪?

    那特么是往死里得罪好吧!

    “以后为什么会得罪?”张洛先是问了一句,然后他反应过来,方别这小子是怕自己太有个性,会不小心得罪人家。

    他安慰道:“我跟对方也接触过,苏总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这时候他电话想了,他站起身掏出电话走开:“我先接个电话。”

    五分钟后,张洛回来了。

    他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电话是苏总打来的,他说想见你一面听听你的想法。”

    张洛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劳力士:“苏总说想请你吃个午饭,正好时间差不多,赶紧去收拾收拾跟我走一趟!”

    因为气温回升,现在方别又换上了他那身短袖t恤沙滩裤人字拖的打扮。

    等方别不情不愿换上大小姐亲自准备的行头之后,张洛眼前一亮:“不错,真不错!小方,这男人啊就跟女人一样,就得打扮!这看着多精神!”

    而且要给人第一印象,肯定还是要准备一番的。

    况且这也是礼貌。

    但张洛还是觉得哪儿不对。

    仔细打量方别片刻,他忽然醒悟,然后摘下手腕上的劳力士递给方别:“男人怎能不戴表!小方,我跟你说,表这东西对男人来说就跟女人的首饰一样,属于一种装饰品。无论是品味还是什么,总之男人不能不戴表!”

    见方别没接,张洛笑着安慰他:“没关系,一块儿劳力士而已,借你戴戴也无妨。能者多劳嘛。”

    他拍拍胸口,得意道:“别看我就一老导演,其实我在圈子里也有个雅号——劳力居士。”

    “”方别默默从兜里掏出两块表,“张叔,我只是不知道戴哪一块儿好。”

    “来,让我看看。”张洛乐呵呵接过表。

    然后他沉默了。

    之后他抬头看看方别,又低头看看表,然后又抬头看看方别,满脸惊疑不定。

    “小方,你跟张叔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显摆?”

    这特么劳力士的限量款手表是什么情况?

    这表据说全球限量不到一百块,华国国内的估计不到六十块!

    就连他“劳力居士”张洛都收不到的宝贝,方别这小子为什么会有?

    这表必须是连续二十年内劳力士每款手表都买过的劳力士终身vp才有资格竞价!

    而且只是竞价而已!

    现在市场上有人喊到八位数的价格想收藏这款手表,却依旧没人卖!

    因为买得起这块儿表的人都不是缺钱的主,这就叫有价无市!

    那么问题来了,方别为什么会有?

    如果有,刚才他为什么不拿出来?

    非要等自己先炫耀一番再拿出来?

    为了跟自己装逼?为了看自己笑话?

    张洛特别不爽,而且嘴里泛酸。

    看他表情不对,方别讪笑:“这表吧是别人送的,她说另一块儿表有点儿高调,说劳力士比较低调。张叔,你是懂行的,我看人家戴的都是什么这水鬼那水鬼的,是不是我这表属于比较冷门的款式?”

    别人送的

    低调

    张洛眼神十分复杂。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冷门倒也确实冷门”

    全世界都没三位数的表,能不冷门嘛!

    方别从他手里“夺”回劳力士揣进兜里,指了指另一块儿表:“但那块儿太高调了,是不是不太好?”

    张洛这才把被劳力士吸引走的注意力又放到了另一块儿表上。

    这一看之下他差点儿自闭。

    “小方”张洛声音的都在颤抖,他的手也同样颤抖,“这表你从哪儿搞来的?”

    百达翡丽一百五十周年纪念款!

    八年设计三年大师纯手工制作!

    全球限量七块!

    其中一块由百达翡丽官方自己收藏在博物馆里,剩下六块拍卖,起拍价二百五十万欧元!

    也就是说这块儿表,最低也是两千多万华币

    而且同样是有价无市。

    方别这小子莫非是消遣我劳力居士?

    这小子是表圈的人吧!

    “小方,你这表”

    “我不是说了嘛,也是人送的。”方别不好意思笑笑,“这块儿表可是百达翡丽,我之前上网购平台查过,百达翡丽的表最少也要几十万呢!这表太高调了点儿,我一直没敢戴。所以送我表的人就又送了我那块儿劳力士,说是十万左右的劳力士比较低调。”

    “”张洛木然道:“谁送的?能不能也送我几块”

    “劳力居士”败了,败得很彻底。

    他彻底自闭了。

    方别讪笑着接过表塞进兜里,最后还是拿出了那块儿“低调”的劳力士戴在左手手腕上:“张叔,走吧?”

    其实他不想戴表,第一是觉得麻烦,第二是觉得没什么用。

    第三嘛你戴着大小姐送的东西,然后去见苏氏三雄?

    万一人家认出来,他不是死的很有节奏感?

    张洛木然点头,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年头。

    要不要找个没人的角落把方别套麻袋打晕,然后抢走那两块儿表?

    但他依靠仅剩的理智回忆了一下刑法,最终还是决定不这么做。

    当然,他也承认,他酸。

    于是自闭中的张洛带着方别来到苏氏集团旗下的五星级酒店之后,就溜了。

    因为人家说只想见见方别,看看这人怎么样。

    如果张洛在,碍于面子,他们可能了解不了什么深入的东西。

    原本张洛还想留下来帮方别撑场面的。

    但现在嘛他要溜了。

    看见方别,他就能看到方别胳膊上那表,还有他兜里的另一块儿表。

    他很烦。

    目送他离开,方别叹了口气,认命般地走进了酒店。

    酒店的迎宾倒是很热情,还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经理,也特别热情。

    该说不愧是五星级酒店吗,微笑服务确实够专业,根本没有狗眼看人低的路数。

    可能是他够专业,看得出来方别一身西装价值不菲,手腕上的表也够档次?

    也可能是认出了方别是谁。

    亦或是其他原因。

    等方别被引着进了包厢,经理擦了擦额头的汗:“咱们这位未来姑爷看来脾气不错,还挺平易近人的。”

    旁边有人感叹道:“可姑爷看起来平平无奇,咱大小姐那么完美的人看上姑爷什么了?”

    “人家郎才女貌用得着咱们这群打工仔去反对?”经理白了她一眼,“姑爷性格好,人也不错,而且有才华,这不就够了嘛。”

    这几位连“未来”俩字都去掉,直接喊上姑爷了。

    包间内,他们的“未来姑爷”此刻却如坐针毡。

    因为不知为何,苏氏三雄此刻全数到场,正用同样的审视目光上下打量着方别。

    “品味好了不少,最起码没过去那么颓废。嗯?那块表是小凛从我这儿要走的那块?莫非这是他们俩的定情信物?那么问题来了,这小子送小凛的定情信物是啥?”这是苏老爹此刻心中的念头。

    “衣服跟人挺搭的,方老弟肯定没这么好的品味,是小妹替他选的?品味不错。不过小妹从我这儿顺走的那块儿百达翡丽呢?为什么他戴着的是劳力士?唉,方老弟为什么不能来京城跟我把酒言欢呢?要不然我就能灌醉他,说不定还能触发他的灵感多来几首出色的诗词。唉,可惜。”这是苏轼的想法。

    “来京城都不来家里拜访,就这样也想让我们承认你?做你的美梦!”这是苏二哥的念头。

    “来者不善,这怕是一场鸿门宴我可得小心点儿,不能暴露我对大小姐的觊觎!不然万一他们要搞事就惨了!现在的我应该先猥琐发育,我是后期英雄!”这是方别的小心思。

    “来啦?”苏老爹笑眯眯寒暄。

    “啊,来了。”方别回以尬笑。

    然后俩人都呵呵对着笑。

    还是苏轼洒脱一笑:“方老弟也不是外人,咱边吃边聊。”

    “对,先点菜吧。”苏老爹倒是没一般老丈人那种看女婿不爽的感觉。

    他是岳丈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这小子性格好,对女儿也好,为了女儿都能单独搞一部电影出来!贼浪漫!

    而且他也有才华,明明极有个性,却在女儿面前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

    还有,虽然对不起方哥跟嫂子,但小方这孩子以后八成就是自己家的人了,所以苏老爹越看他是越满意。

    菜过三巡,酒至半酣,方别趁着气氛还不错,问道:“苏叔,听说你们要投资我的新电影?”

    “这个先不忙。”苏老爹笑眯眯问道:“小方啊,明年小凛可就二十岁了。二十岁可就能领结婚证了。”

    方别骤然酒醒,冷汗都流下来了。

    苏老爹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他看出了自己对他女儿心怀不轨,这是在敲打自己?

    还是说,他想要大小姐去联姻?

    听说不少大家族都这样搞的。

    但不能够啊!

    方别前世有个朋友,原本三十岁的年纪有车有房没贷款,月入还大几万。

    但那个朋友一点儿都不快乐,甚至还觉得抑郁。

    因为他喜欢的姑娘嫁给了别人。

    你努力奋斗,就为了给她想要的生活,或者是有朝一日能站到与她相同的高度。

    可这时候,她却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你了

    方别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朋友之后颓废、后悔、痛苦的样子。

    他不想那样。

    于是,他一咬牙,鼓起勇气站了起来:“苏叔!我我我想追小凛!”

    “啊?”苏老爹愣住了,“你俩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方别也愣住了:“您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