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跟我学RAP吧(5000字章节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一章 跟我学RAP吧(5000字章节求月票!)

 热门推荐:
    徐乾游荡了七天,这七天他到处找工作,但原本一直想挖他的几家公司竟全都婉拒了他。

    他知道,这并不是他们怕了自己背后的公司,只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价值。

    徐乾并不怨恨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只是缺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但很遗憾,业内并没有公司会给一个失败品机会。

    这小鲜肉培养了一年,眼瞅着该赚钱的时候你给我拉跨?

    这谁受得了哇!

    公司前期投资的资源不全废了嘛!

    他得罪的是谁?是方别!

    方别是谁?方别是叶伦、林清杰两大天王推崇备至的大咖!

    那两位发微博什么意思?还真是给苏沐凛站台?

    怎么可能!

    人家那是站队!

    况且他们听到点儿消息,貌似方别背后的资本也有出手的打算。

    那你徐乾是靠啥吃饭的?

    唱歌啊!

    小鲜肉也是有发展重心的。

    虽然都是什么都干,但你重心是唱歌还是演戏还是综艺或者就是单纯的卖脸,这都是有区分的。

    而你徐乾的重心就是唱歌。

    现在谁敢冒着得罪三位大佬以及可能出现的大资本的风险去要你徐乾?

    而且要是你能赚钱也就罢了,为了钱得罪人家也无所谓。

    可你不光不赚钱,还特么净赔钱!

    这谁都顶不住哇!

    于是徐乾悲剧了。

    没有公司要他,也没人需要他。

    去唱歌?他都荒废了一年,还能去哪儿?

    而且他也没脸再回去。

    两年之前,他怀揣着梦想去往京城做了一个北漂歌手。

    后来他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组了一个乐队。

    虽然不赚钱,大家赶场子也就一百两百一晚上。

    但那时候真的很快乐,最起码他是作者自己喜欢的事情。

    他喜欢唱歌,也会写歌。

    但后来他因为外型的原因遇到了公司的星探。

    他抛下了乐队,接受了公司的条件,从此转型成了一个唱、跳、rap样样都不精通的小鲜肉。

    原本他是有rap才华的,但这对公司来说,只是一个包装的人设。

    真正骗打钱的地方,还是网剧、电视剧、电影。

    但一年过去了,他正要靠着这张新专辑热度正高的时候接受片约开始替公司赚钱,厄运就降临在了他的头上。

    虽然这也是他自找的。

    他没埋怨过谁,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

    现在就算找到了当初的理想又能如何?

    唱歌?

    他沉迷在娱乐圈这个光怪陆离的花花世界之中,泡吧、喝酒、抽烟,他的嗓子已经远不如一年前了。

    而且就算一年前他也就是个小地下乐队的小主唱,除了去一些酒吧揽活之外,他真的有那个出道的能力吗?

    但没工作也没存款,他的房间七天后也到期了。

    在公园睡了一夜之后,他甚至决定去找以前想包他的富婆那里尝试一下。

    但富婆喜欢的是他小鲜肉的身份和他的颜值。

    但现在的他憔悴不堪,也没了流量明星的身份,富婆对他完全没了兴趣。

    绝望之下,他选择铤而走险。

    毕竟,当初也有男的想包养他

    但最后关头,他还是怂了。

    于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是那张前经纪人王哥给的名片。

    其实就是他自暴自弃了。

    也因为他不想被人认出来,才选择了来工地搬砖。

    毕竟在工地上辛苦工作的中年人们,也没那个闲工夫和兴趣去追小鲜肉。

    方别前世就有过把三个字名字的那个当成四个字名字那个的中年大叔嘛。

    所以这里除了包工头,没人知道他是谁,大家只知道他是个长的挺帅白白嫩嫩,一次却搬不了几块砖的小年轻。

    本来大家还以为他坚持不了多久。

    但大半个月过去,他人也晒黑了,身体也比之前精瘦。

    虽然每天的工作依旧只能勉强完成,但已经比刚开始好太多了。

    于是当方别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完全没认出来这个黑黑瘦瘦的小伙就是出现在微博上的那个白嫩小鲜肉徐乾。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手里还拿着两瓶覆着白霜的冰可乐的方别,徐乾压低了安全帽的帽檐。

    方别不认识他,他可认得方别。

    虽然这个方别跟出现在照片上的那个白西装大背头的帅气方别不同。

    但他唏嘘的胡碴,死鱼一般的眼神,还有脚上那双夹脚拖鞋都深深出卖了他的身份。

    主要气质这东西,真是藏也藏不住。

    方别看着这眼神躲闪的小伙,挠了挠脸颊“你认识我?”

    徐乾微微点了点头。

    方别抬头看了看太阳,一看灌下去大半瓶可乐,然后打了个嗝。

    之后他点上一根红塔山“那我认识你吗?”

    徐乾摇了摇头。

    但为什么我觉得这小兄弟看上去这么眼熟?莫非又是穿越之前平行世界的我认识的朋友?

    方别吐了个烟圈“咱俩以前见过吗?”

    徐乾依旧摇头。

    这下方别懂了。

    这个小兄弟原来是自己的粉丝!

    看他眼熟大概就是眼缘?

    方别摊开手“手机借我用用。”

    徐乾一愣,满是灰尘的手在裤子上抹了抹,然后从兜里掏出没舍得摔的手机递过去。

    他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方别打开相机,开了前置摄像头,然后没在意徐乾身上的灰尘,左手一把揽住他肩膀。

    然后他右手把相机举高找了个四十五度角,露出一个明媚的“假笑”。

    咔嚓——

    一张两人的合照就这么拍好了。

    “给。”方别把手机递还给他,“要合影不用这么不好意思,我也不是什么大明星,没什么架子的。”

    他掏出红塔山,想了想又装回去掏出给刘芒带的黄鹤楼拆开拿出一根递过去“抽烟吗?”

    徐乾没敢拒绝,点点头,然后中指无名指夹住香烟点燃,吸烟的手刚好食指中指盖过鼻头。

    “嗯?”

    方别挑了挑眉。

    这个吸烟的姿势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如此独特的吸烟姿势,还能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在哪儿见过呢?

    好像前段时间刷微博小姐姐的时候看到过一条新闻,说某个小鲜肉泡吧还抽烟来着?

    而那张配图照片上那个小鲜肉抽烟的姿势好像跟这小兄弟一样。

    那个小鲜肉叫啥来着?

    方别抽了两口烟,忽然瞪大了双眼“你是徐乾?”

    卧槽?不是吧!

    放着好好的骗钱小鲜肉不当,跑来工地搬砖?

    现在的小鲜肉都这么特立独行的吗?

    还是又是什么炒作?

    方别左右看了看,没见到有摄像机和工作人员在。

    徐乾此刻却慌了,他摇头加摆手“我不是!我不是徐乾!”

    “徐乾!愣着干什么!赶紧干活!”

    徐乾“”

    方别笑了“还说你不是徐乾?你怎么在这儿?我正好”

    “我不是徐乾。”徐乾转身就跑,“工头喊我搬砖了,方老师再见。”

    看着他慌乱逃跑的背影,方别摩挲着下巴笑了,他的笑容很难形容“虽然你现在帅黑了也精壮了,但跑路都跑的这么靓仔,还敢说你不是徐乾?”

    本来是想跟他说件事的,但今天看来不是时候。

    他在垃圾桶上按灭烟头,转身离开。

    2020年10月18日,星期四,晴,气温三十七度。

    徐乾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工地对面那家超市,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感觉今天的砖头格外烫手,微风吹过他的脸庞,他很迷茫,也很无助。

    对面商店的冰镇啤酒依然是他不敢奢求的梦。

    富婆没有出现,他快坚持不住了。

    但坚持不住的原因不是因为富婆,而是蹲在超市门口直勾勾看着自己的一瘦一胖两道身影。

    那两个人徐乾都认得。

    一个是方别,一个是刘芒。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俩看到自己看过去,就会拿出冰镇啤酒咕咚咕咚猛灌,灌完还要打嗝!

    徐乾感觉自己太难顶了。

    徐乾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这是对方在报复自己。

    报复自己去蹭热度把苏沐凛立成靶子来黑。

    但没有记者出现,说明对方并没有找狗仔采访曝光自己的打算,看来对方还是有底线的。

    但很遗憾,方别也许有底线,虽然底线很低,但他确实有。

    可刘芒就是个毫无下限的选手了。

    记者?他当然提出来想找记者曝光一哈,但被方别否了。

    理由是没钱。

    而且方别跟他说,他想把徐乾吸收进公司培养成原创说唱歌手。

    因为方别闲着无聊翻遍了徐乾过去所有的歌,也找了找他过去的经历。

    他觉得这小子有点儿天赋。

    最起码歌里那一两句重复的歌词吼的都挺有节奏感。

    其实是方别同情徐乾。

    这小子有什么本事?那当然是没有的。

    不然过去怎么只能去酒吧驻唱?

    而且还一搞就是大半年没被人发掘?

    后来成名还不是转型了小鲜肉?

    但方别就是可怜他。

    因为方别知道,这小兄弟是苏沐凛专辑起飞的垫脚石,是苏沐凛脚下的累累白骨之一,更是苏二哥的刀下亡魂。

    苏二哥这种反向自黑炒作的行为他不评论,因为以前拍《中国队长》的时候,他阴差阳错也这么搞了凯子哥一次。

    既然能拉凯子哥一把,那为什么不能拉徐乾一把呢?

    毕竟是自己人坑了他。

    至于说他的水平反正无所谓,大不了让他跟着剧组当个跑腿的,也比在工地搬砖强。

    虽然在剧组跑腿说不定赚的比工地搬砖还差不少

    刘芒挑了挑眉“你真打算要他?这人跟他公司这么搞事黑大小姐,明显就是人品不行。老方,我觉得不行。”

    “你也说了是公司搞事。”方别叼着烟头解释,“就他一个小虾米,你觉得他能搞得了这一出?明显就是之前他公司在背后搞事。”

    唉,苏二哥是小凛亲哥。正所谓家丑不外扬,这事儿实在不好跟刘芒说实话。

    虽然这个“事实”,也是方别自己脑补的。

    但他觉得自己脑补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要不是苏二哥搞的鬼,就他那妹控性格,还有苏老爹那女儿控性格,徐乾之前那公司怎么可能还没倒霉?

    所以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

    这一切都是苏二哥自导自演的反向宣传!

    很明显,他的反向宣传营销也成功了!

    倒霉的只有一个无辜的徐乾。

    所以方别同情他。

    不光同情,还佩服。

    “胖子,我跟徐乾比谁帅?”

    “你比他有才华。”

    “我懂你意思。”方别没在意刘芒的回答,他指了指对面的徐乾,“你说有没有富婆想要包养他?”

    刘芒点点头“那肯定有,而且还很多。”

    “这就是了。他宁肯风吹日晒把自己搞黑来工地搬砖也不愿意屈服于富婆的淫威之下,你觉得他真是爱慕虚荣的小鲜肉吗?”方别拍拍刘芒的肩膀,“我相信他是个有梦想的人,只是身不由己走了歪路。

    而且他也没做什么坏事对吧,他也没做什么这的那的。他就是单纯的菜,显得人气和实力不匹配,所以咱们才看他不爽。”

    刘芒其实已经被说服了,特别是有吴凯这个前车之鉴在,他觉得方别说的挺有道理。

    但他还是嘴硬“你怎么知道他有梦想?说不定只是他身体不行?”

    方别嘿嘿一笑“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说罢他起身朝徐乾走去,刘芒跟在他身后也过去了。

    对面徐乾正好在休息时间,他看到那两个穿着花衬衫、大裤衩还有夹脚拖鞋的恶霸迈着螃蟹步就晃了过来,没由来的心里一慌。

    他们想干嘛?

    莫非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等走到近前,刘芒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几遍徐乾“老方,你确定要这种货色?”

    这种货色?莫非他们真的

    徐乾面色惊恐,瑟瑟发抖。

    “你们想干什么”

    方别摆摆手,露出一个春天版温暖的微笑“小徐啊,方哥问你个问题。”

    他把手搭在徐乾的肩膀上不让他跑掉“你有梦想没?”

    徐乾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

    他声音忽然嘶哑,也许是没有冰镇啤酒的润喉的原因吧,总之他说不出口。

    “不急,慢慢说。”方别点上支烟,然后塞进他嘴里,“抽根烟缓缓神,然后想好了再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徐乾深深吸了一口,让滚烫的尼古丁充斥着肺部。

    他感受着这股辛辣,还有这胸口滚烫的感觉。

    半晌,他吐出一口烟气,声音沙哑“方老师我我想唱歌”

    “大声点。”

    “我想唱歌!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原创歌手啊!”

    “很好。”方别帮他整理了一下脏乱工装的衣领,“喜欢说唱吗。”

    “喜欢!”

    “喜欢就好。”

    徐乾正要说话,却忽然看到听见动静赶过来的王工头——这人就是经纪人王哥接受的那位工头,也是这工地上唯一知道徐乾身份的人。

    “徐乾!还墨迹干什么?休息时间过了你不知道?还以为你是那小鲜肉呢!你说说你会干啥?唱歌唱歌不行!跳舞跳舞不行!就特么连搬砖都不行!”气势汹汹的王工头走上来就要继续叫骂,却被一个男人挡住了去路。

    他微微抬头,那是一个叼着烟头的男人。

    他的胡茬是那么的唏嘘,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无神。

    但这都阻挡不了王工头态度的转变。

    “方导?您是方导?!”王工头想跟方别握手,但怕人家嫌弃自己手脏,就在腿上抹了抹,但还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的好,“方导!我儿子是您的电影粉丝!他一直不听话!可看了您的《中国队长》之后他忽然说要报效祖国!我就送他去当兵啦!上个月他打电话回来,人沉稳了许多!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您!”

    方别看出他的局促,毫不在意他黝黑的手,一把握了上去“只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工作,不用这么在意。手机能借我用用吗?”

    “当然!当然可以!”见他没嫌弃自己身上脏乱,王工头激动的直接把手机递了过去。

    方别打开拍照,调成自拍模式,手臂抬起四十五度角,跟王工头来了个自拍合影“这个送给你儿子的,小徐我带走了,这小伙子其实挺有天赋的,信我没错。”

    王工头接过手机,激动的直点头“当然!我就觉得他之前那公司没眼光!这么好一个苗子都差点儿给毁了!我就说嘛!这么吃苦耐劳一小伙子,怎么可能会是小鲜肉?都是那家公司的错!”

    “嗯。”方别笑着点点头,然后招手让徐乾过来,“小徐,会rap吗?”

    徐乾走过来道“会的,我还自己写过一段旋律。”

    “来,表演一下看看。”方别微笑,“别紧张。”

    “嗯!”

    徐乾深吸一口气,然后举起手当作话筒放到嘴前,边扭边唱“动次打次!动动次打次!嘟嘟!依哈!嘟噜噜噜噜碰次咔!咚咚!”

    表演完,他不好意思地笑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王工头“”

    刘芒“”

    啪啪啪——

    方别却鼓起了掌“不错,就是这个感觉,你合格了。”

    说完他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徐乾“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经纪公司,你去碰碰运气吧。”

    原本以为你唱得烂,没想到这么烂!

    苏二哥,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搞出来的事情你自己收尾吧,我方某人搞不定这小子了。

    刘芒“”

    徐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