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第一百零八章 奇装异服的歪果仁(第二更!还差3000字!求月票!)

第一百零八章 奇装异服的歪果仁(第二更!还差3000字!求月票!)

 热门推荐:
    “史密斯先生,您介绍的这部电影确实非常棒。但我不知道您要我看这部华国电影是为了什么呢?”

    “乔巴纳先生,这不正是你需要的人吗?你想要拍一部电影来扭转‘热情’的形象,需要的不是我,而是这部电影的鬼才导演方。”

    “‘超级英雄电影之父’吗?”

    “是的,这部《光的影》就是方要参选威尼斯电影节的作品,想必你们很快便能相见。”

    惊爆!导演方别携带一美艳女子登上了前往威尼斯的航班!是威尼斯电影节吗!还是方别另寻新欢?

    还未起飞的飞机上,方别看了眼微博热搜排第二的那条新闻,眼角不住抽搐。

    他回头看了眼身边正玩儿着手机的大小姐。

    她今天素面朝天,压根就没化妆(其实化了淡妆)。

    这么个清纯冷冽潇洒的漂亮小姑娘,为什么要用美艳来形容?

    还有什么叫“另寻新欢”?

    方某人的旧爱又特么在哪里?

    而且明明是剧组一群人一起公款去威尼斯吃喝玩乐,为什么要说的跟我偷偷带着大小姐俩人出去浪一样?

    苏老爹看到后想歪了怎么办?

    我让你保护我女儿别遭人毒手,结果你这小子监守自盗?

    还有两位苏哥,他们知道了自己死不死?

    “唉”

    方别叹了口气。

    所以说他压根就没想过火。

    这自己还不是明星呢就能闹出这种新闻,如果要是火了那岂不是连夏天在家里只穿内裤的权利都被剥夺啦?

    还是做游戏好。

    到时候躺着数钱不说,别人还不会追着拍摄自己的。

    隔着一个过道的刘芒也特不满:“我呢?为什么没提到我?”

    他旁边的赵秋梅翻了个白眼:“上面不是写了吗,‘要不是那个胖路人遮挡视线,小编就已经拍到那名艳丽女子的长相了’。”

    “胖路人”刘芒被打击到了。

    苏沐凛没管那边,而是扭头直勾勾看着方别:“旧爱是谁?那个杨钰?”

    我特么也想知道我“旧爱”是谁,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方别用正直的目光与她对视:“杨钰是谁?”

    最终还是大小姐先败下阵来。

    她挪开视线,冷冷道:“热搜排第一那个,你自己看。”

    说完,她手机调成飞行模式然后戴上眼罩不再搭理方别。

    她有点儿小生气,所以在飞机降落之前,她不打算再跟方别说一句话。

    飞机快要起飞,方别加快速度重新打开微博。

    说来也是奇怪,他的新闻每次都出现在热搜头条下面第二条。

    但第一条往往也都和他有着关系。

    这一次也同样如此

    惊!影后杨钰拒绝珠宝大亨晋氏求爱!并直言自己最崇拜的人是导演方别!

    “”

    方别还是没想起来杨钰是谁。

    不过自己前两部电影这么火热(虽然跟自己希望的截然相反),而且又年轻,那些女明星们想潜规则自己也是很正常且很符合逻辑的事情。

    可问题是

    方别点开那条新闻,里面是个短视频,就是那个他有点儿眼熟的影后杨钰接受采访的视频。

    视频中,面对话筒的杨钰笑容大方友好:“我不是那种愿意过安逸生活的人,相比较起来,我更喜欢艺术。”

    记者:“我是南方星报记者,请问您最想合作的导演是谁?”

    “我最想合作的导演嘛”杨钰想了想,微笑道:“虽然很对不起张导,但我最想合作的导演是方别方导,我是他电影的粉丝。”

    记者:“那请问您拒绝了晋氏三少爷的求爱,是否是因为已经有了意中人呢?”

    杨钰微笑着没有回答。

    记者:“那您是否介意未来的另一半比自己年龄小?”

    杨钰掩嘴轻笑:“这个我是不介意的,只要对方别介意我年纪大就好。”

    说完她的脸上居然还有点儿小娇羞。

    关掉微博,方别喃喃自语:“可惜了”

    “可惜什么?”

    方别回头,正对上一双犀利的眸子。

    他挑了挑眉,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这位影后的演技倒是对得起她影后的名头,我就是可惜她为了容貌还是去整了下巴鼻子还打了玻尿酸,结果搞得她表情都不敢做太多。”

    顿了顿,他正色道:“小凛,你以后混成大明星了可千万别去整容啊,那东西伤身体不说,放到你脸上估计还会越整越难看,你看千万别做得不偿失的傻事。”

    好多明星火了之后就喜欢去微整。

    而且天天化妆皮肤肯定一般,她们为了保持容貌上的年轻,打针什么的也不在少数。

    听说现在不光女明星,就连不少男明星也开始这么干,他可不能让苏沐凛误入歧途。

    “我又不是傻子。”苏大小姐白了他一眼。

    但她心情很明显开始好转:“意大利那边的食物虽然不错,但我怕你吃不惯所以带了点儿食材。到了那边你要是不习惯,我做中餐给你吃。”

    她刚才说了“下飞机前不跟他说话”吗?

    显然没有。

    她只是心里想了一下而已。

    但君子论迹不论心,况且她也不是君子。

    所以没毛病!

    方别双眸一亮,正要提要求的时候却见大小姐已经戴上了眼罩。

    她在思考去了那边能做什么好吃的出来,所以现在别打扰她!

    “所以说我在网上看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威尼斯的水其实不怎么样还很臭?”

    这已经是一天后了。

    经过二十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方别一行人终于赶到了威尼斯。

    在提前订好的酒店内休息了一夜顺便倒了个时差好吧,六个小时的时差也没什么可倒的。

    反正第二天一行数人便坐上小船,开始领略威尼斯的风光。

    老实说,方别对现实中的威尼斯并不感兴趣。

    他之所以没在酒店挺尸,是因为他前世很喜欢的一部动画《水星领航员》中的场景跟这边有点儿像。

    所以他是用一颗“朝拜圣地”的心来催动自己的双腿跟着他们一起来的。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里并没有十五岁的十五岁温柔美少女领航员,撑船的是一位五十多岁满脸胡须的壮硕老大爷。

    所以方别很失望,他一失望就开始发动自己身为大阴阳师的专属技能阴阳怪气。

    “不早跟你们说了嘛,这儿的水好多都是臭的,听说还有人往里面撒尿,莫非你们对意大利还抱有什么幻想不成?”

    幸亏撑船大爷听不懂华语,不然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送方别到水里去感受一下他自己说过的那些东西。

    不过人家要是懂华语,方别也不可能说这话。

    “那咋办?咱现在回去岂不是很无聊?”刘芒提出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

    方别作为大家的头头,他有义务解决员工的疑问。

    “谁信教?咱去找个教堂打发时间算了。”

    “”刘芒吐槽他,“咱们都跟着老方你拜过老王跟正确女神了,你觉得我们还有谁信教?”

    “那咋办嘛。”

    然后就是方别跟刘芒之间不停在重复着这句话。

    几分钟后,这里唯一能当翻译的苏沐凛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不如先去吃饭如何?我知道这里有家餐厅还不错,那里的海鲜沙拉和墨鱼汁意大利面都算是招牌。”

    方别掏出矿泉水灌了一口润润干燥的喉咙:“那还等啥?走着!”

    “嗝儿~”

    两小时后,酒足饭饱的众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那家餐厅。

    说起来这里味道真的不错,不过就是那一长排意大利文的店名看不太懂。

    反正他们只知道这里装修挺好而且挺贵就是了。

    反正也是大小姐付钱。

    这里距离大家下榻的酒店算不上远,索性大家便打算散步回去权当消食。

    刘芒这胖子一边走着一边皱眉想着什么。

    方别嘴里叼着牙签,懒洋洋道:“胖子,在想啥?”

    刘芒抬起头,表情严肃:“老方,我是在想啊这金箔冰激凌的金箔吃下去之后,拉出来的是不是还是金箔?”

    “这特么刚吃完饭你就想这个?恶不恶心?”方别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甩开他走到了前面。

    可走着走着,方别察觉出不对来。

    不光是他,就连刘芒潘晓那群人也看出问题。

    方别摆摆手让大家停下,然后把苏沐凛拉到身后,皱眉道:“你们是谁,想做什么。”

    “¥……¥…¥。”面前的黑西装型男说了一堆方别听不懂的话。

    方别用眼神示意苏沐凛。

    苏沐凛脸色有些难看:“方别,对你来说,意大利什么最出名。”

    方别想了一下道:“黑手那个?”

    其实他第一反应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面的莫妮卡·贝鲁奇。

    但这个世界没那部电影,就很烦。

    除此之外,还有飞天意面神教,喜欢吃披萨的绿头发女孩儿。

    然后才是黑手那个。

    大小姐点点头:“他们就是你想的那个。”

    方别呵呵一笑,从怀里掏出护照亮出来:“来look一下this,倒要看看ho敢动我们。”

    这个世界的祖国有多牛逼他可是咨询过大小姐的。

    信不信方某人一个电话打到大使馆,然后就可以“是谁在呼叫舰队了”!

    “”苏大小姐白了他一眼,开口就是一堆听不懂的话,“……¥¥¥¥。”

    对面那黑西装退后一步,微微躬身:“……¥≈ap;¥。”

    方别凑到大小姐耳边小声问:“他说的鸟语是啥?”

    大小姐浑身一抖,下意识往旁边挪了一下:“他说他们boss想见你,让咱们稍等片刻。方别,你什么时候跟他们扯上关系了?”

    “冤枉!我之前唯一一次出国就是去奥斯卡!”方别是真的不明所以。

    这群国外道上的兄弟找自己干嘛?

    方别他们等了不到三分钟,对方的boss来了。

    那是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家伙。

    为首一人大概二十多岁,身穿一身骚气无比的紫色衣裤,他上衣胸口处是一个心形开口,还露着胸膛肌肉。

    他一头金发在脑后留了个小辫子,而额前刘海处,则烫成了三个的不规则形状。

    挥手让那群黑西装离开,为首的这紫衣金发男子冲方别点点头,尔后用带着敬意的语气说着纯正的华语:

    “方先生您好。我叫乔鲁诺·乔巴纳,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副职是‘热情’组织的boss很抱歉让您与您的伙伴受到惊吓,请给我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

    方别:“”

    难怪这个人的穿着和发型看着眼熟

    不过主职是服装设计师嗯穿的这么骚气,感觉也没啥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