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第二十九章 后期制作

第二十九章 后期制作

 热门推荐:
    “我感觉还是不行,这儿有个镜头穿帮了。”

    刘芒打了个哈欠,抿了口保温杯里泡着枸杞的茶水。

    坐在电脑前顶着黑眼圈的剪辑师罗维声音疲惫:“嗯,那这个镜头我给换掉了。”

    他们几个已经连续高强度超负荷工作好几天了。

    为了这部电影,他们这段时间真是起的比鸡还早,睡得比鸡更晚。

    差不多每天也就三四个小时。

    甚至几个人都把睡袋搬过来,每天扛不住了就睡,睡醒了就接着干活。

    “对了胖子,粗剪的片子方导怎么说。”

    粗剪出来的片子主要是给导演看是不是他要的风格。

    有的导演喜欢盯着后期剪辑,甚至自己亲自上阵。

    但有的导演则是拍完就拍拍屁股去休息等着看粗剪出来的样片是不是自己要的风格。

    而方别属于第三种。

    “老方没看,他对咱们实在有点儿太信任了。”刘芒叹了口气,“所以咱们才不能让他失望啊。”

    正常的那种大权在握的导演拍片,都会提前画好分镜交给副导演还有摄影之类的人,来告诉他们自己要的镜头是什么风格和样子的。

    有的导演画的分镜完全就是火柴人,具体是啥还需要沟通,或者就靠其他人自己领会。

    也有的导演画出来的分镜跟漫画似的,那个画面感,摄影师照着拍就行了。

    而方别又属于第三种。

    他压根就没画分镜。

    不是不会,他毕竟是给游戏公司画原画的。

    而是他的目标是电影扑街。

    他只是口述了一个大概,具体的分镜还是刘芒跟摄影导演聂方商量着画出来的。

    毕竟他俩一个是京城影视学院导演系毕业的高材生,另一个是摄影系毕业的高材生。

    “我知道。”罗维揉了揉太阳穴放松发酸的眼睛,“只是方导要的是什么风格?我怕做出来结果不是他要的东西,到时候浪费的成本可都是钱。”

    他毕竟以前是业内的高手,其实对这种抗战题材的战争片该怎么拍他心里门儿清。

    可这次不同。

    只能说方导不愧是刘胖子口中的鬼才导演,这部电影的风格跟以往罗维所熟知的任何类型都不一样。

    没错,他已经发现了,这并不是一部抗战片。

    或者说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抗战片。

    他觉得方别开创了一个电影类别。

    所以他精神绷得更紧了。

    方别能把开创一个类别的电影交到他们手里,这得是多大的信任?

    他不能辜负了方别的信任。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剧组的其他伙伴,甚至是为了方别。

    他都不允许自己松懈。

    “不管怎么样,一个月内,你们都必须把样片剪出来。”旁边斜靠在墙上的特效师潘晓淡淡说了一句。

    身为世界最强特效公司炫梦出来的人,他早在拍摄的时候就已经根据镜头想好了特效该怎么做。

    但越好越真实的特效,渲染起来就越慢。

    一个月时间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最近他也天天跟着刘芒罗维几个人一起加班。

    因为他要知道剪辑出来的影片风格,才好根据这个来调整自己的特效制作计划。

    “我特么当然知道!”美国南加大毕业的罗维骂了一句,“但这细节方面必须要细抠,我可不想留下瑕疵。”

    越是剪辑,他才越是能感觉到方别风格的天马行空。

    这是一部注定要成为经典的电影,他可不想几十年后的无数次盘点中,别人都遗憾的说:“这是xxx类型电影的开山之作,可惜的是,限于当时制作条件的限制,这部电影还有不少瑕疵吧啦吧啦”

    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残缺美当然很好,但他更喜欢的是十全十美。

    刘芒当然也知道这些。

    他感觉的到,这部新潮的电影也许会被古板守旧的影评人们口诛笔伐,但注定会成为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真的拖不起了。咱们总共就俩月的后期制作时间,之后就要过年了。送审什么的还没做呢。”

    罗维没说话,只是吧嗒吧嗒抽着烟。

    一时间,剪辑室内烟雾缭绕,电脑旁烟灰缸里堆积成山的烟头也说明了三人的焦躁。

    不知过了多久,罗维在烟灰缸里按灭已经快烧到海绵过滤嘴的烟头:“潘少,你特效还有压缩的空间没?”

    “没了。”潘晓皱着眉头,“这已经是我压缩到极致之后的时间了,再短的话,效果我不能保证。”

    “这样”罗维想了想,抬头道:“胖子,你问问方导,后期制作时间能不能再宽限个几天。”

    “哪还有时间。”刘芒脸上肥肉一抖一抖的,“之后审核没过还得留出来重新剪辑的时间。”

    罗维摆手:“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多宽裕几天时间,我有把握剪辑出来的片子不会被打回来。”

    刘芒狐疑道:“你确定?”

    罗维笑了,他眼中只有一个词,“自信”。

    “你忘了,以前经过我手剪出来的片子,从来没有被打回来过的。”

    “好,我打电话问问。”

    这边方别跟苏沐凛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方别使出了“大人的手段”,就是直接跟苏沐凛来了一句“你还小,等你进社会你就懂了”终结了话题。

    苏大小姐一气之下跑回卧室生闷气去了。

    不过从她把方别写的三行情书也一起带走的行为来看,她其实也认同了方别的说法。

    最起码她觉得方别写的比她自己写的那些要好很多。

    唉,又要让这姑娘去学校装一波了。

    “噔噔瞪~噔噔噔噔~噔噔~”

    手机忽然响起,方别随手接通电话。

    “喂?”

    “老方,我刘芒。”

    “嗯,我知道你流氓,说吧,什么事儿?莫非你又被扫进去了让我去局子里提你?”

    “不是跟你扯这些的,你睡了没?”

    方别看了眼表,晚上十一点四十七。

    “没,放。”

    “就是剪辑这边出了点儿问题,他让我问你能不能给后期制作多留几天时间?放心,他不要加班费的。”

    还有这种好事?

    方别安慰他:“没事儿,这电影只是给他们练手的,随便剪,千万别要求太高。你也别给他太多压力,身体才是第一位的,别一直加班了。”

    这剪婚礼v的剪辑师真是找对了!

    给我剪!狠狠的剪!剪的越垃圾越好!

    可惜了,自己拍的不是“青春片”,不然直接让他按照婚礼v的风格剪成特么歌曲v就更好了!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刘芒的声音透过电话听不出什么区别:“我知道了,你放心。”

    “嗯,你办事儿我放心,先挂了。”

    刘芒可真是懂自己啊,也真是多亏了他找来的这些业余选手,自己才更有把握拿到那一整条街门面房还有一栋楼的产权。

    之后从“买冰糕钱”里面给他也拿二十万算了。

    嗯,就这么决定了!

    心情愉快的方别哼着小曲儿就上楼去了。

    他感觉自己今天晚上能做个好梦。

    梦里什么都有。

    放下手机,刘芒摘掉眼镜擦了擦泛红的眼角:“老方说了,没问题,他还说让咱们别太拼,身体才是第一位的。”

    罗维低头沉默不语。

    良久,他颤抖的双肩才平缓下来。

    做了个深呼吸,他点上了一根烟。

    “嗯。”

    为了自己,为了这部电影,更为了方别。

    他要拿出全部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