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第二章 苏沐凛

第二章 苏沐凛

 热门推荐:
    方别目不斜视,与往常一样打开了自家大门,然后进屋、关门,一气呵成。

    至于那只黑长直,就让她到远方去过幸福的生活吧。

    我方别,只想过平静的生活,然后找个白富美吃吃软饭,人生也就圆满了。

    半夜,腹中饥饿。

    方别被惊雷惊醒。

    “下雨了?”

    他坐起身,合上了一下桌上摊开的本子。

    “去吃点宵夜算了。”

    取出雨伞,打开门,那黑长直依旧抱膝坐在门边,她的脸还蒙在了双臂中,一头青丝随意散落着。

    方别目不斜视地走进了电梯间。

    二十分钟后,方别拎着一袋子夜宵回来了。

    走到自家门前,他愣了愣神。

    那姑娘怎么还在?

    “姑娘,你是有什么困难?”

    那黑长直抬起头,露出一张有些清冷的秀丽面容。

    老实说,方别还真愣了下神。

    这姑娘有点儿好看的过分了。

    “可以进去吗?”

    声音也很好听,但有点儿不妙。

    方别左手提着宵夜,右手揣进兜里摸了摸烟盒——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有什么困难吗?手机没电我倒是能借你。”

    方别掏出手机:“用帮你打110不?”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鬼精。

    先不说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万一是仙人跳怎么办?

    “你是方别先生吧。”那姑娘语气平静,但一股淡淡的冷冽好似天生一般。

    方别一怔,打开屋门:“进来吧。”

    十分钟后——

    “所以你这是离家出走?”方别拎着易拉罐装啤酒,挑了挑眉,“话说你哪位?”

    他回忆了一下脑海中多出的记忆,在这个平行世界里他好像不认识这么漂亮的少女。

    “话说离家出走的话,不是还有警察局之类的能帮到你——”

    “方为人先生是我爸爸的老战友,他们当初说过都有了孩子之后要互相扶持。”那姑娘打断他,“还有,我的名字是苏沐凛,今年十七岁。”

    老爹的战友?姓苏?

    好像有点儿印象。

    方别咂了咂嘴:“我听说过,不过后来那位苏叔叔不是做生意发了大财嘛,我们家跟他也早就断了联系。而且我父母已经”

    “我知道,对伯父伯母的事情我深表遗憾。”那姑娘微微欠身。

    “啊,谢谢。”方别挠了挠脸颊,尬笑道:“不过还是不太好吧,要不还是联系下苏叔叔给你送回去算了。毕竟你年纪轻轻的就跟我这么个成年男人住在一起,也有点不太合适。”

    “抱歉”苏沐凛抬起头,她抿了抿唇,“但我真的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方别:“”

    这可如何是好?

    话说都已经让她进来了,再把她赶出去好像有点儿过分。

    而且外面还在下暴雨。

    天也已经黑了。

    “那就只能到你找到落脚的地方为止,如何?或者什么时候想通了赶紧回家去吧。”

    身为一个白富美大小姐,在这种蜗居也待不了几天的吧。

    “万分感谢!”苏沐凛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啧,还真有点儿好看。

    话说这种直爽、凛然、帅气又带点儿高冷的女孩,正好击中方别的好球区呢。

    而且还是黑长直。

    “好好休息吧。”方别指了指副卧,“你先住那个屋子,过几天周末我带你去买点儿日用品,话说你不用上学吗?”

    十七岁,应该是高二或者高三来着?

    “其实我已经转学到附近的高中了。”苏沐凛回应道:“不过可能我也没办法经常去学校的吧。”

    “哦哦。”方别也没多问,“那今晚早点儿睡,饿了的话这里有宵夜。对了,记得睡觉的时候锁好卧室门。”

    方别挤了挤眼睛:“毕竟我也是个身心健康的成年男人,开玩笑的~”

    苏沐凛静静看着他。

    方别:“”

    啧,现在的小孩子性格都这么成熟的吗?真是没意思。

    他站起身挥挥手:“我先去睡咯。”

    “晚安。”

    翌日,方别被钢琴声吵醒。

    他揉了揉头发,起身点了支烟:“啧,怎么这么吵。”

    听了半晌,方别按灭香烟。

    “真的多了个人啊”

    突然有天降的漂亮女孩子一起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这种事情,对于所有年轻男性来说应该都有过这种期待。

    不过说到底,那只是梦中的罢了。

    早上睁开眼,还是要被拉回996的现实中。

    不过一想到每天晚上回到家,就有个黑长直十七岁美少女在家里等着自己那一天的工作都变得更有动力了。

    换好衣服推门出去,客厅沙发前的小茶几上已经摆好了煎蛋、火腿肠还有热牛奶。

    苏沐凛取下耳机,收回放在电子键盘上的双手:“抱歉,我擅自用了冰箱里的东西,这一份是给你的谢礼。”

    “谢谢。”方别坐下,好整以暇吃着早餐,“味道不错。”

    虽然他平时根本不吃早餐的,而且他还有乳糖不耐症,牛奶喝多的话会反胃来着。

    但人家好意做的,就这么拒绝也不合适。

    毕竟他方别可是个二十四岁的社会人士。

    话说这姑娘身为一个白富美,竟然还会自己做饭,方别对她更加刮目相看了。

    不过离家出走这种事毕竟还是个孩子嘛。

    “小凛,你今天不去上学?”

    “小凛”苏沐凛抿了抿嘴,“刚办好入学手续,下周才会正式上课。”

    说罢她秀眉微蹙,显然在纠结什么事情。

    方别也没在意:“那我先去上班了,晚上见。”

    “晚上见。”

    “说什么996是你们的福报,结果自己不还是福报到胃出血住院。”

    晚上九点,吐槽了几句老板,方别打开了自家大门。

    “晚饭已经做好了。”苏沐凛指了指桌上罩着罩子的菜盘,尔后起身走向厨房,“我去热热小米粥。”

    啊我已经要开始喜欢上这个姑娘了。

    方别笑眯眯换好衣服鞋子,尔后坐到茶几前,看着苏沐凛忙前忙后端过来两碗小米粥:“回到家就能吃到热饭,这种感觉还真不赖。”

    至于为何不去帮忙我都没要房租,那你做些家务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吗?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说话。

    饭后,方别刷完碗回到客厅,见苏沐凛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怎么了?”方别坐到她对面,“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呢。”

    苏沐凛抬起头,想了想,开口道:“其实我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那是什么?”

    “一个黑人的演讲稿。”

    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的。

    方别摆摆手:“说说看。”

    苏沐凛抿抿嘴,尔后深吸一口气,霞飞双颊:“其实我有一个梦想,我想进入娱乐界。但”

    但你老爹不同意呗方别撇撇嘴:“当一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知人间疾苦的富二代不好吗?”

    苏沐凛忽然来了气,她鼓鼓的胸膛急速起伏,甚至声音都高了不少:“那不是我要的生活!”

    但那是我梦想中的生活啊方别还是没忍住,点了根烟。

    “所以呢?你就当了个翘家大小姐?”

    苏沐凛秀气的眉毛微微皱起,忍不住伸手挥了挥烟雾:“吸烟有害健康。”

    “是啊,所以我吓得赶紧点根烟压压惊。”

    “”

    “然后呢?”方别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你在纠结什么?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

    遇到这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富二代,方别也渐渐放下了原本的客气。

    苏沐凛脸颊微鼓,她扭过头,轻声道:“电影《布衣神相》在全国征集主题曲,要求是古风。我想参加,但是”

    她低下头,声若蚊蝇:“我写不出来”

    《布衣神相》?电影主题曲?古风歌?

    方别笑了:“我会啊。”

    苏沐凛抬起头,目光中是浓浓的质疑,还有专业人士对行外人的鄙视:“我写的钢琴曲得过国际金奖,还登上了京都音乐学院的教科书来着。”

    “嗯哼~”方别点点头,“所以呢?”

    “抱歉,不是我对你有什么歧视。”苏沐凛眉头紧锁,“但你只是个普通上班族,我不认为你会比我更专业。”

    “哈!所以说你还是个孩子。”方别取出纸笔,“跟你说,写歌这方面,我是专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