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炼飞升录 > 第六百五十章 惊震莽皇山十三

第六百五十章 惊震莽皇山十三

 热门推荐:
    听闻老者所言,秦凤鸣并未有如何异样,再次躬身施礼道:

    “晚辈受教了,但不知如何进行比试?”

    “呵呵,我珍符堂的制符比试,可以有两种方案,小道友可以任选一种进行。一种方案是,小道友可以用自己最拿手的初级高阶符咒,在三十日之内,炼制出三千张高阶符箓出来。此种方案,我莽皇山只提供给小友五千张炼制高阶符箓的符纸,如果将之用完,并未炼制完成三千的数量,那小友将被判比试失败。”

    “另一方案就是,我莽皇山为小友提供一符咒,只要小友在三十日内,用此符咒咒诀,成功炼制成功一张符箓,那就可算完成比试,当然,此两种方案,最终需要我等视完成情况而做评判。”

    对于此名老者所说的两种比试方案,秦凤鸣心中却是早有意料。

    第一种方案,对于秦凤鸣来说,毫无难度可言,区区三千张高阶符箓,其却是用不了十日就可完成。

    第二种方案,却是有点挑战性,对于一种未知的符咒咒诀。其也没有把握,在一个月内就将之炼制成功。

    想到此,秦凤鸣不由开口问道:“请问前辈,晚辈是否可以两种方案都尝试一番呢?”

    “呵呵,此却是当然可以,不过,限于你并不是我莽皇山开始比试之日就来到此地参加比试,此时,你却是仅剩一个月左右时间,尝试两种方案,想来时间已然不够,此对你也是极为不利之处。”

    “嗯,时间倒也充足,那晚辈就先炼制三千低级高阶符箓吧。但不知炼制之处在哪里?”

    既然两种方案都可参加,秦凤鸣心中却是已然安稳下来。

    “你去到大殿右侧,向里面行进数里,便会见到数十座阁楼建筑,到时,自有我珍符堂弟子接待与你。”

    拜别三位成丹老者,秦凤鸣身形一转,向着老者所说方向行去。

    果然,在前行了四五里之后,前面密林之内,却是闪现出数量不少的木质阁楼建筑,这些阁楼修建在密林之内,显得却是极为雅致。

    “道友请留步,你可是前来参加制符技能比试的道友吗?”

    就在秦凤鸣刚刚到达,却是侧面树木摇曳之下,闪现出一名筑基后期修士,身形一晃,站到了秦凤鸣面前,沉声问道。

    “在下秦凤鸣,正是来此参加制符比试的,还请这位道友指点一二。”

    “嗯,你就去到靠左侧的第三间阁楼吧。里面已然为你准备下了各种材料,只要材料用完,便需住手,不可使用自己材料再加以炼制了。”

    虽然那修士对于秦凤鸣如此年轻就进阶到筑基顶峰大感诧异,但还是依理说完,然后身形一闪,又自没入了旁边的林木之内,消失不见。

    原来此地竟然有一座法阵,难怪刚才秦凤鸣未有丝毫察觉。

    秦凤鸣稍顿之后,便向着那名修士所说的阁楼走去。

    进到阁楼,用随身玉牌将禁制激发,然后才看向阁楼之内。

    此阁楼修建的却也精致,一层中间却是摆放着一长条木桌,上面摆满了制符用的各种材料,高阶符纸却是成沓的整齐摆放,朱砂、符笔却也数量不少。

    见到此处,秦凤鸣急走几步,并未有丝毫犹豫,随手拿过符纸、符笔,便开始了火莽符的炼制。

    在低级高阶符箓之中,火莽符,却是秦凤鸣炼制最多的一种符箓,此符箓的成功率,已然基本达到了百分之百。

    在灵液补充其自是灵力之下,秦凤鸣却是未有丝毫停歇,一口气便将三千火莽符炼制了出来。

    其中间损耗的符纸,也仅仅只有四张而已。

    自秦凤鸣进入阁楼,到其完全炼制完成,也仅仅过去六日时间。

    当秦凤鸣出离阁楼,再次来到那名筑基修士面前之时,那修士却是露出大为不解的神情。

    “这位道友,秦某已然炼制完成,符箓就摆放在阁楼的长桌之上,请道友研看一番吧。”

    “什么?你已然炼制完成了?”

    随着此名筑基修士的疑惑之音,其神识急速向着那阁楼扫视而去。片刻之后,其面露震惊之色的注视着秦凤鸣,久久未能开言。

    三千高阶符箓,就是他炼制,也得需要近二十日时间,并且,其中损毁的符纸,绝对也得超过千张之多。

    但面前修士,却是仅用了六日时间,并且毫无损耗的就炼制成了三千之数,此却是其想都未曾想到过之事。就是其师尊亲自炼制,也不会如此之快。

    对于是否是参加比试的修士弄假,拿自己已经炼制好的符箓充数,此点却是绝无可能,因为为众人准备的符箓,却是莽皇山特殊加工的,其他坊市之内,却是绝不会有售。

    “道友却是制符奇才,竟然仅仅损耗数张符纸,就将三千张符箓炼制完成,真是神乎其技。加入我莽皇山,也是板上钉钉之事,到时你我成为师兄弟,也是大有可能之事。”

    “道友言重了,秦某也是自幼喜爱此种技能,故此经常炼制此种符箓,才有此成功率,如果换做是其他符箓,却是难以有此结果。”

    对于面前老者的惊诧神情,秦凤鸣自是随意说道。

    “好了,道友可以回到珍符堂,请几位执事评判,我这就将结果传给各位执事知晓。”

    老者说着,手一挥,一道传音符便出现在其手,灵力一动,其低语几句,一道红芒便自飞向了远方,消失在了浓密的山林之内。

    当秦凤鸣站到珍符堂大堂之中时,三位成丹老者看向他的眼神,与原来都已然大不相同。

    以三人活了三四百年的阅历,也从来未有听说过,一名筑基期修士,能在五六日之内,就能完成三千张低级高阶符箓的制作。就是三人此时炼制,最少也得花费十数日光景。

    并且就是三人炼制,所要损耗的符纸,绝对也得在数百张之数。

    炼制符箓之难,三人心中也是知晓,练习一种符咒,要让其达到精通,所需要消耗的符纸等制符材料,如果换成灵石,绝对会是一天文数字。

    这其中不仅仅是灵石,还得要有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亲身操作才可。面前青年年岁如此之小,不仅修为已然到了筑基顶峰,其炼制符箓的水平,也已然不是一般制符大师可比了。

    看着面前平静非常的筑基修士,三人此时心中除了惊奇,还是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