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赵尸王朝 > 第一百九十二章:诡梦

第一百九十二章:诡梦

 热门推荐:
    “来人,快来人!”

    自从将汴村夷为平地之后,噩梦就无时无刻不在时刻纠缠着唐琦。

    唐琦躺在床上,嘴上支支吾吾地哭喊着,说来也奇怪,他想从梦中醒来,可是除了脖子上的脑袋,整个身体都开始不受他的控制,不管他在床上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哐当!”

    就在唐琦奋力挣扎的时候,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推开,慕雪一个健步越过门槛进来,她没有片刻迟疑,径直奔向唐琦,伸出双手一把抓住唐琦的肩膀用力摇晃。

    这么一用力这才让唐琦的身体重新回到了控制之中。

    唐琦止住了哭嚎,缓缓睁开眼睛,呆呆地望着面前的慕雪,顿感眼角有一丝湿润,伸手一擦,却不觉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看着唐琦一觉醒来如此狼狈,“瞧瞧这窝囊地,怕是惦记着谁家姑娘,被拒绝了,伤了心!”

    “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肤浅!”愤愤不平的唐琦终于像是男子汉一样甩掉自己手指上的眼泪,背过身去刻意不去观望慕雪那看似和善却恶意满满地笑容。“反正我说了什么,都能够成为你挖苦讽刺我的话题,这回我索性不说了,看看你还有什么办法嘲笑我!”

    “好好好,少爷您最大,都怪我多嘴,不该跟您争辩!”慕雪嘟着嘴,说着一些本来是讨好唐琦却又是那么不中听的话。

    反正唐琦已经是不愿意跟慕雪再争辩什么了,换一句话说是不敢再争辩什么了,毕竟这个活阎王,确实是给他找了不少的麻烦。

    见到唐琦不愿意搭理自己,慕雪轻叹了一口气,意识到了自己言语的不中听,她小心翼翼地坐在唐琦的床头,语气温柔地对唐琦说道:“少爷,其实呢,上一次的事情,老爷跟夫人把俺单独叫了过去,狠狠地教训了俺一顿,俺知道在众人面前老爷是偏袒了俺,但是心里孰轻孰重,老爷也是心里最清楚不过的。这不,俺专程前来伺候少爷,那也是老爷跟夫人的意思,让俺对少爷百依百顺的,前提是少爷再也不能在俺未过门之前对俺有任何非分之想,不然,不然俺,俺可不会放过你的!”

    听着慕雪那一本正经地口气,唐琦好奇地回过头来看了眼慕雪,不禁冷哼一声,他也只能用冷哼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屑。

    “少爷!”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呼唤,只见一个丫鬟伸出头来张望着,看着坐在床头的慕雪与躺在床上的唐琦,轻声细语地说道:“少爷,老爷担心你的身子安康,特意吩咐婢女来看看,若是无恙,就去凉亭那坐坐。”

    “又要长篇大论的教育了吗?”唐琦带着抱怨的口气,想必是这几十年与父亲唐玉的相处之下再熟悉不过他的行为,唐玉是儒士,爱教导,可是唐玉爱说,唐琦不爱听。

    “少爷,别赖着了,快起来,起来!”见着唐琦一动不动装死人,慕雪可是不愿意了,她两只手就在唐琦的后背来回推动着,晃的唐琦不得不从卧榻上艰难起身。

    他是清楚自己犟不过这个女魔头,硬是要反抗指不定又惹出什么岔子。

    唐琦学乖了,本来梦里的魔鬼就够折磨人了,再睁开眼睛若是不顺从又要被这女魔头折磨,那醒来跟没醒来不是一回事吗?

    恭敬不如从命,唐琦虽然身体十分诚实地坐起身子穿好衣服,可是心里不免要犯嘀咕,毕竟自己才是唐家少爷,怎么让慕雪这个日后的小妾收拾地不能自已?

    “真不知道爹娘喜欢你哪一点!”唐琦哪怕是走在去亭子的路上,都不忘抱怨两句。

    可是一进了亭子,唐琦就看到父亲唐玉端坐在亭子中间的石头桌子旁。桌子上摆满了蜜饯与糕点,还有两个茶碗,一个在唐玉的面前,一个在唐玉的对坐。

    “坐吧!”唐玉看到唐琦来了,眼睛都没有台,仰头用下巴示意唐琦对面的位置。

    “喏。”

    唐琦迟疑了片刻,还是伸出手来冲着唐玉行了礼,这才毕恭毕敬的坐在唐玉对面的座位上。

    跟在唐琦身后的慕雪随即走上前来拿起茶壶小心的为唐玉与唐琦眼前的茶碗。

    “这时候才睡醒,也是够懒得!”唐玉瞧着唐琦那睡眼稀松的模样便气不打一出来,他的语气里带着责备。

    “是,是,是。”唐琦带着敷衍的口气回答他的父亲,对此唐玉也并不生气,毕竟这样的敷衍,唐玉已经听了十几年,倒也是见怪不怪了。

    唐玉不慌不忙地端起茶碗,喝下一口,他注意到了唐琦脸上那刚刚经历了惊吓遗留下的惨白,放下茶杯,随即问道:“听说刚才又做了噩梦,一个大男人的哭的像个孩子。”

    “怎,怎么可能!”唐琦尴尬地微笑,低头把玩着自己桌前的茶碗,心事重重地模样,让唐玉一眼看破。

    “是不是又看到了什么脏东西?”唐玉冷不丁的问道。

    “啊,不算吧。”唐琦不经意地回答,手握着那茶碗的碗身更紧了。

    唐玉能够看得出唐琦此时内心的惊恐,可是他却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缓解唐琦此时的内心焦虑。

    唐玉想了一个轻松的办法,只见他伸手在果盘里摸了一个蜜饯丢给唐琦,接着问道:“说说你都梦到了什么吧。”

    唐琦接过蜜饯,将其塞进口中,蜜饯酸甜的口味在唐琦的嘴里炸开,唐琦在回味的同时,那重重的心事不知不觉的放下了。

    “这些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说为好吧!”唐琦依旧拒绝。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沉舟梦日边。”唐玉摇头晃脑地吟诵着,“我儿最近梦多,一定是上苍指点我儿,与其憋在心里,倒不如说出来让为父听听。”

    “就算是听了,你也未必听得懂啊!”唐琦无奈的摇了摇头,继而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捧起茶碗仰头将碗中的茶汤一饮而尽。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唐玉下意识的敲了敲桌子,是在提醒唐琦现在不要忘了谁才是一家之主。

    “好吧,好吧!”唐琦摊开双手,算是摊牌了一般,他低头思索了片刻,接着抬起头来对唐玉说道:“父亲,你真的相信梦是上苍给人的指引吗?”

    “难道还要为父引经据典吗?”

    “行了行了!”唐琦无奈的冲唐玉摆了摆手,示意足够了,“在别说那些文邹邹地话了,那只是前人的典故。”

    “说不定你梦到的就是好的寓意呢?”唐琦再三追问,“你可是我的儿子,不是那些东京城外的世俗子弟,你比他们更有机会。那你说说,你都梦到了什么?是在船上,还是在岸边?”

    在唐玉的再三逼问下,唐琦终于屈服了,他缓缓开口,说道:“哪里都没有,就在开封。”

    “开封好啊!”一听到梦里是开封,唐玉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吾儿是有本事,至少没有因为武人身份而出京城难道不好吗?”

    “我梦到了整个开封被鲜血淹没了!”唐琦接下来突然说出的话让唐玉停了下来,就看到唐琦接着说道:“我看到死人,无数的死人,将整个开封的大小街道铺满了,流出的鲜血都能支撑起船只在上面划行,而且在漂浮在血泊中的尸体上面长满了一种奇怪的树,那树上长着的是各种人的眼珠,我坐船从其中漂过,那些眼珠都在死死地注视着我!”

    唐琦说到这里,身后的慕雪都忍不住惊叹了一声,恐怕她也被带入到了那个恐怖的环境中。

    听到如此恐怖的梦,唐玉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地对唐琦说道:“接着说。”

    “血泊里还有手。”唐琦接着说道。

    “手?”

    “对,数不清的手!”唐琦说到这里,都能看出他的目光呆滞,仿佛整个人重新回到了那个地狱般的地方,“这些手白的像是豆腐,又仿佛没有骨头一样在血里来回飘动,吸取着下面尸体上的血液跟养分,父亲,它们在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