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赵尸王朝 > (102)对抗5

(102)对抗5

 热门推荐:
    鬼怪们前赴后继,怒吼着丝毫不畏惧自己身上近乎发黑的血液如同潮水一般泼洒在脚下的台阶上。

    可是他们再怎么动手,都抵挡不住根本不畏惧疼痛与死亡的鬼怪,他们怒吼着,张大嘴巴将口中的污秽喷射在它们面前的盾牌上。

    就像是长矛与凤嘴刀给予它们的创伤都可以到了忽略不计的地步,根本阻止不了它们前进的脚步。

    “不要停!不要停!继续,继续!”

    杜涛在一旁大声招呼着在场的所有士兵,手持长矛还有凤嘴刀的士兵更是紧咬着牙关,挺起手中的长枪,向下刺去,接着抽出,再刺下去。

    如果说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当中,不管是哪个活人,都不可能突破这些禁军居高临下的防守,可是问题是他们不是活人,是鬼怪。

    他们根本不惧怕死亡,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疼痛,他们只是踩着前面倒下的鬼怪地尸体不断向上,然后迎面撞击禁军厅里的盾牌,还有从上刺向下面的长矛矛头。

    在陈府上,陈襄步履匆匆,来到他专门设立的地牢之中,他的神色凝重,丝毫没有因为这一次突袭的计划成功而露出半点喜悦。

    很快,他有过台阶,来到那处看台上,周围火把将这一处空地照得通明,同样,那个青衫道士背对着陈襄,一动不动。

    “我的人突破了开封府的衙门,把他们捉去的那个鬼东西给放了出来,现在殿前司的禁军正在那里处理后事,看来整个地牢都已经沦陷了。”

    “左丞大人办事还是这么果断。”青衫道士微微回过头来。

    “果断?”陈襄望着青衫道士,嘴角微微上扬,并且冷哼了一声,“你知道这件事情我冒了多大的风险,先不说放出来他们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这帮禁军,这帮官宦子弟们收拾不了这个场面,那么整个开封都危在旦夕,我这位置都可能保不住!”

    “左丞大人难道每天都是这么吓唬自己吗?”青衫道士不以为然,“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您现在是最清楚不过了的,如果事情真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我想你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这么心平气和地与我对话吧。”

    “看来你对我非常了解?”陈襄冷笑了一声看着这个青衫道士的背影,“我看你也不是什么粗鄙之人,虽身为道士,可是还是见过世面,读过几本闲书才是。”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尔等也是记得昔日三国杨修杨德祖。”

    “丞相意下何为?”青衫道士转过身来,隔着斗笠上的薄纱,看着陈襄。

    “杨修善揣测人心,自以为看的透曹孟德之心,领会曹孟德之意,可是到底是没有看透曹孟德杀他之心。可就是那一句: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陈襄低沉着嗓子,一句一句地不紧不慢地跟青衫道士诉说着。

    “丞相是觉得我这是在耍小聪明。”青衫道士说完,薄纱之下发出了一阵阴冷地笑声,“我倒是有些疑惑,那便是丞相以杨德祖称呼我,那么丞相是以何地位称呼自己,治世之能臣的曹孟德?还是什么乱世奸雄。”

    “你是以为我杀不掉你吗?”陈襄压低了声音,冷冷的威胁道。

    “你杀不掉我,至少是现在,丞相你是杀不了我的。”青衫道士非常自信,“你的担忧建立在这看台下面的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吧。”

    “我真不该听信你的妖言!”一提到这下面密密麻麻地大群鬼怪,陈襄就气不打一出来,因为它们,整个开封府的乞丐们日夜人心惶惶,毕竟他们是讨饭的,整日可以说是好吃懒做,所以不管是如何,只要是出现了问题,这帮最底层的家伙哪怕是搭上了性命都不会有人疼惜的。

    “我已经派人差不多把路面上的乞丐抓得差不多了。”

    “那就去抓地道里面的!”青衫道士的话语非常果断,“据我所知,那里面藏着的乞丐更多,这种不值钱的东西正好是它们的食物,反正他们可悲的命运本就不该太长,抓走了他们,对你好,也对陛下好,到时候丞相大可去圣上那里邀功,说这整个开封的贱民不复存在,全部都是仰仗着天子之神威。”

    “仰仗天子之神威?哈,好一个仰仗天子之神威!”陈襄笑着摇了摇头,“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你这个妖道士,竟然也会说出这样阿谀奉承的谎话。”

    “丞相教训的是,不过这堂堂大宋官宦数十万之多,哪个不是阿谀奉承之人?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只不过我眼中已经看不到朱赤,而尽是墨黑,想必是墨黑太多淹没了朱赤,既然墨黑为优,朱赤为劣,优胜劣汰,我怎么不耳濡目染一些,哪怕是沐猴而冠,也要学得有模有样不是?”

    “你这道士,生了张叼嘴,惹人心烦!”

    “若是没有这张嘴。”道士反驳道:“恐怕是没有人能够跟丞相大人解惑了。”

    青衫道士说着,回过头来伸出手搭在石栏上,他接着说道:“我不难看出,丞相你是真的害怕了,害怕事情败露,难道他们留下了什么吗?”

    “也没有留下什么。”陈襄迟疑了一下,他耸了耸肩,不做言语。

    “让我猜猜看,丞相一定是对于下人们的事情不满意。”青衫道士接着说道:“他们一定是疏漏了什么。”

    “哈,算是吧。”陈襄干笑了一声,不住点头,面色深沉,“这帮废物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看到情况似乎不受控制的时候他们就脚底抹油,把展开图给落下了。”

    “那个密探?”青衫道士再回过头来,“丞相不是一早就想好了让那个密探做后面的挡箭牌,既然把他投进了地牢之中,难道丞相是害怕不能够将他置于死地?”

    “展开图脑袋一向灵活,更何况他并不属于我朝官僚之列,我用着放心,但是这个吕波,实在是太过于莽撞,回来复命的时候面色吓得苍白,两腿战战几乎不能行路。”陈襄提到吕波就叹息连连,“也不知那家伙疏漏了什么,倒是那殿前司的士兵知道怎么动手。”

    “寻常刀剑杀复生之人,但是没有那么容易。我倒是不信这帮家伙能够索性一把大火将整个地牢烧个干净,否则………”

    “但愿如此吧!”陈襄轻叹了一口气,转而抬起头来望着下方的一群“鬼怪之海”,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