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道学宫 > 第261章:天鹏祭祖

第261章:天鹏祭祖

 热门推荐:
    周家分外热闹

    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周灿的家门口

    “谁的马车,这么豪华!”

    很多在周灿家里帮忙的村民,见到这豪华的马车,都是心中一沉

    这个村子里,没有这么富贵的人家,也没有谁有这么富贵的亲朋好友

    踏踏踏!

    马车停下来之后,有着车帘打开,伸出穿着长靴的脚,随后便是一条修长而笔直的大长腿,一个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用手捋着浓密的胡须走了下来

    随后走下来一个少年,一个中年妇女,都是衣着华丽而名贵,非常豪奢

    “是你,周天鹏!”

    很多获麟集的人,都已经认了出来,眼前的中年男子是周天鹏,曾经获麟集的人

    “想不到,一去六年,你竟然混的这么好,这是衣锦还乡了”

    许多人认了出来眼前的中年男子

    周天鹏是曾经获麟集中,最为调皮捣蛋的人,也是附近村落里面最大的混混,手底下有着很多人为他卖命

    只是六年前离开获麟集,带着家人前往交州府谋生

    六年已经过去

    混的非常好,男的绫罗绸缎,女的珠光宝气,少年公子也是一身富贵荣华,头微微的抬起,看都没看眼前一群衣衫朴素的普通百姓

    “周史实,原来是你,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样,依旧没有任何出息,不见一点长进”

    周天鹏看了一眼和他说话的人,”我在外面混了六年,得了好处,做起来买卖,更是和交州府的知府公子交好,在府城有些地位,今天归来,就是想看看曾经的父老乡亲过得如何,要是不如意的话,可以去我那里做事,我会提供很好的俸银”

    “愿意跟着我做事的人,明天日落之前,就告诉我一声,因为我只在这里待一天,祭祀一下祖坟之后,就会离开这里”

    周天鹏笑着,看了看四周的人,”我在回来的时候,听人说起,咱们村子里出了神童,莫非就是傻子周灿成神童?”

    傻子周灿!

    周灿未曾开口前,村子里的人都暗中如此称呼周灿

    神童周灿!

    周灿开口之后,村子里的人谁敢提起以前对周灿的称呼

    唯有这个周天鹏无所顾忌,因为他本来就是奉了交州府三公子的命令,前来给周灿找麻烦的

    “天鹏,我们知道你混的好了,可是你不能这么说,周灿并不是傻子,而是神童,这一次我们大家伙聚在这里,就是因为神童周灿如今高中了案首,乃是九真县秀才第一名,将来是要做举人老爷的”

    “明天周家举办盛宴,宴请村里的村民,你既然回来了,不如坐过来喝杯酒,大家多年不见,好好的叙旧”

    周天鹏笑着,”你不过是个泥腿子,每日里只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刨土坷垃,你我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再说周灿不过是一个秀才相公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名,有什么好庆祝的,不说别的地方,就算是咱们交州府,就有着十六个县城,案首就有十六个,一个九真县的案首,也不过如此,一旦到了府城,就平淡无奇”

    “也就是你们没有什么眼界,把一个秀才相公都当做宝贝,要知道,那一个地方,都是有着不少的落魄秀才的,考中秀才容易,但是想要考中举人那就难了”

    “唯有考中举人,被称为老爷,才算是鲤鱼跃龙门,不然的话,就是一个穷酸秀才,没有什么值得好炫耀的”

    “真不明白,一个黄口小儿考中了秀才,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太无聊了,我明日上山祭祖,请大家也来帮忙”

    周天鹏转身离开,对周灿的功名不屑一顾

    中年妇人、少年,也都上了豪华马车,缓缓的向着老宅驶去。

    “想不到周天鹏都已经坐上了马车,这可是富贵人家才能坐的,他这几年在外面,看样子是发了大财。”

    “周天鹏自小就有着眼界,看的通透,周灿虽然中了秀才,仗着年轻,此时确实吃香,若是过上几年,依旧无法中举的话,就不再吃香,会泯然众人。”

    “周天鹏刚刚说的,他在交州府做着大买卖,希望家乡的人可以去城里帮他,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去府城做工,总比在村子里租地种强。”

    “明天周天鹏就要祭祖,我须得向周董知会一声,去帮帮周天鹏,联络一下感情,让我那不成器的小儿子随他去做工。”

    见到周天鹏衣锦还乡,许多人的心思开始转动。

    做饭的热情,顿时锐减了许多。

    周董在屋子里面听到这话出来的时候,周天鹏已经施施然离开。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这个周天鹏,自小就是个地痞流氓,如今不知道攀了什么高枝才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不过,却来埋汰我们灿儿,却是太不应该了,简直就是个暴发户式的小人,卑鄙无耻的紧。”

    “又是招人,又是祭祖,他这是要把村子里的人都拉到他那边去,让众人看咱们周家的笑话。”

    一旦明天周家设宴,却没有人来,那就是闹了天大的笑话,这样的事情一旦流传出去,却是有损周灿的名声。

    卫娇在房间里面,看着离去的周天鹏,眸子里几乎要喷火。

    “这个周天鹏,从小就不是好东西,想不到年龄大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是东西。”

    “他这是要干什么,弄我周家难堪吗?真是岂有此理,简直是个神经病!”

    周董刚刚出去,有着几个人,低着头,脸色有些尴尬的说着,“周大夫,天鹏他好不容易回来祭祖,不能没有人照理,我明天就不过来了,去给周天鹏帮衬一下。”

    村民更加的势利,如今周天鹏一看就是混的非常好,可以轻易的让一个普通的百姓家过上美满的生活,谁不买账?

    周董脸色微微一沉,“周史实,你这是什么话,你能来帮我做了这么多,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会阻止你离开,再说你说的也对,周天鹏回来祭祀,确实不能没有人帮衬。”

    “要不是我明天要给灿儿举办庆功宴,我也会过去帮衬!”

    很多人纷纷向着周董请辞。

    周董的脸色越发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