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接掌

第三百二十二章 接掌

 热门推荐:
    两个人都被烧得浑身黑糊糊的,那个脸色苍白的人甚至连头发都被烧了一半多。

    而苏微云周身虽扑了许多黑尘,但神色从容,穿戴整齐,显然是没有受到任何的伤。

    贺尚书望着轰然倒塌,却仍在剧烈燃烧的屋子,庆幸地道:“幸好主上出来的及时,否则以我手里这一杯淡酒,是很难去将火扑灭的。”

    小胡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似乎在思考如果是自己进去,能否保证这两撮胡须还能完好无损。

    老学究走上前道:“烧了好,可惜火还烧得不够旺。我们既然来了,自也不可能一切循陈蹈旧,本该破而立新。”

    他伸出枯瘦干长的手指,探了探两人的鼻息,道:“嗯,人还有气。”

    贺尚书笑道:“只要有气,你就能将他们救回来是不是?”

    老学究傲然一笑,不再多话,只是将二人提起,飘然而下,到远处一间无人的屋子之中去了。

    贺尚书见他远走,又道:“其实何必救他们,不过是白白浪费精力罢了。”

    苏微云忽然道:“有一个人背上隐约可见标记,他大概是青龙会九月旗下的人,我们至少能从他口中问出些事情来。”

    贺尚书道:“哦?那另外一位断腕人呢?”

    苏微云道:“他的断腕上装着一筒七星透骨钉,那人胸前的那几枚钢钉就是其中所发。”

    贺尚书笑道:“哈哈,主上眼力之细,令我望尘莫及,所以断腕人说不定就是西方魔教派来的先锋?”

    “有可能。”

    苏微云说完这句话,就下了屋顶,他既不去找天香堂的中枢所在,也无意寻觅院落的宝库位置。

    他就是好好找了一间安静的屋子,和一张大床,然后躺下好好地睡了一觉。

    ······

    第二天。

    天香堂的人醒来,该把守的守卫开始巡逻起来,把持生意的总管也忙活起来,人人各司其职。

    但是许多人都心惊胆战的,因为他们自知昨天该值夜的时候却没有值夜,而是不知不觉地竟睡着了觉。

    第二天天一亮,等到他们再醒来之时,就发现第八重院落中烧了一间大房子,而且现在已经成了灰烬。

    要不是第八重院落中屋子极少极少,地带空旷,火势没有蔓延出去,说不定他们也会一并丧身在这场大火中了。

    奇怪的是,今天居然没有人来找他们的麻烦,问他们的罪。

    他们也正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说也不问。

    然后他们就发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情——他们的堂主葛停香不见了,堂主最信任的两位亲信,王桐和葛新也一起不见了。

    而天香堂剩下的掌事人只有一位——就是那个断了一只手腕的萧少英萧堂主。

    萧堂主虽还没死,但也因为昨夜的大火而烧得不省人事,现在还在一个老大夫的照顾下养伤。

    而替他发号施令的人是一个众人从来没有见过的酒鬼,其状疯疯癫癫,非常古怪,自称是贺尚书。

    他还说葛停香带着亲信出动,远赴中原,谋划一件大事去了,短时间内都由他来接掌天香堂。

    ——这种话只要敢说出来,就肯定有敢不信的人。

    但是等到不信的人一连死掉十七个之后,剩下的人就再也没有胆子说不信了。

    书房,密室中。

    天香堂主管情报的人正端端地站立着,等待着命令,他已等了半个时辰。

    而坐在木椅上的贺尚书正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好不容易等到酒壶空了,他才悠悠地说了一句话。

    “你说西北一带,各大势力,并没有什么大动作,是吗?”

    “是。”

    “最近也没有什么新的帮会出没?”

    “除了一百五十里之外有一个叫作黑虎帮的小帮派刚刚成形,其它就应该没有了。”

    “是应该没有,还是一定没有?”

    那人的头上微微冒汗,紧张地解释道:“属下们已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去调查,西北附近真的找不出来新崛起的大势力了!”

    贺尚书才笑了笑:“好吧,我不喜欢杀人,也不会为难你的。你今年领的钱会加一倍,快走吧。”

    那人如释重负,喜悦顿时盖过了紧张,连声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贺尚书把来人打发掉之后,又走出书房,前往苏微云的住处,准备将一些整理出来的天香堂情报都告知与他。

    第九重院落,整座天香堂最中心的位置。

    每一位领主总喜欢将自己的居处设置在中心,这并非没有道理的,他们坐镇中央,离四面的距离都很近,就可以最快的速度到各处察看。

    比如说现在贺尚书就很快地走到了苏微云的屋子。

    他远远就看见,苏微云正在看书。

    是宫九交到他手中的那本金线黄本。

    贺尚书其实也很好奇,因为他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哪一派的武功。

    他靠近过去偷偷地瞥了一眼,瞧见黄本右边开首的第一个字。

    是一个“易”字。

    “哦,原来是贺尚书,调查出什么结果了吗?”

    贺尚书连忙正了正衣冠,施礼道:“回禀主上,我已命天香堂出动所有人手去调查,可是并无结果。想必是西方魔教行动私密,不为人觉。”

    苏微云道:“莫非他们想要以暗击明,直捣黄龙?”

    贺尚书道:“这便不知。只是青龙会有消息称,西方魔教已灭了昆仑一派,收编人马,如今正在大光明境中。他们的教主又请出了一些隐世高手,势力之大,不可不谨。”

    “最好的情况,是他们尚在整合,还未到来;最坏的情况,则是他们已经在暗中盯着青龙会,只等我们露出破绽!”

    苏微云点了点头:“嗯。我明白。对了,我救出的那两人的身份弄清楚了吗?”

    贺尚书道:“其中胸前中钉的那人叫李千山,原本是双环门中弟子,后来作了天香堂的内应;不过他其实又是个双脸小人,实际上归在我青龙会九月初九分舵,这一次葛停香被杀,天香堂高手全灭,他可占一份大功。”

    苏微云不置好坏,又问道:“另一位呢?”

    贺尚书继续道:“断腕人也是双环门下的弟子,叫萧少英,后因犯事被逐出师门。辗转一番,成了天香堂的分堂主之一,但依我之见,他恐怕是为了复仇而来。”

    “萧少英”

    苏微云道:“这好像是柳长街向我提过的一位朋友”

    不等他说完,贺尚书已道:“那我立即派人将他送往中原,休养身体。”

    苏微云道:“好。九月旗主又何在?”

    贺尚书脸色变得有些古怪,答道:“九月旗主本是我前一任主上的人,但是他们听令赶赴海外去了”

    苏微云皱起眉头。

    九月旗原本是小老头麾下的势力,而他们现在竟是直接将这个烂摊子扔在这里不管了。

    贺尚书叹道:“中原武林和他无关的,他盼着中原大乱很久了,西方魔教入侵正是他愿意看到的。”

    苏微云忽然起身,说道:“好吧,那就只有最后一件事情了。”

    “请吩咐。”

    “带我去见李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