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天香堂大火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天香堂大火

 热门推荐:
    九月,西北。

    这条路苏微云很熟。

    本来长安到洛阳六百里路,连同西北道上四十寨他都不陌生,因为这些原本都归在司马超群和卓东来手下掌管的。

    而这条路的尽头,四十寨的最后一寨公孙兄弟的地盘一过,卓东来便插不上手了。

    这里天色变化极快,气温犹寒,环境渐渐变得有些恶劣,因为已经迫近天山。

    天山派早已没落,他们门人弟子的剑法早不足以让他们统领此地,所以这个地方在前些年又换了一个主人。

    是双环门。

    双环门下,人人皆用双环。每个人的环虽形状不同,大小有别,分量各异,然而都是同一种兵刃——多情环。

    多情自古空余恨。

    ——据说多情环一旦套住了谁的兵器,就会像多情的女人一样,紧紧将之抓住,再也不会放手。

    西北地界上靠奇门兵器发家的高手并不少,可都不如“多情环”更奇,纷纷败在双环门的环下。

    但是西北一带,大盗横行,向来也是最凶最狠的黑道聚集之地,双环门总算还是没有能够站得住脚。

    推翻他们的是天香堂。

    天香堂的堂主叫作葛停香,他深知多情环的厉害之处,能克制大多数的兵刃,所以他根本没有用兵器。

    他用的是智慧。

    他先策反了双环门的手下,然后打探清楚了双环门门主每年必喝得酩酊大醉的一日,接着又花重金从外地雇佣来了几个武功高强的打手,在那一天带领大队人马,里应外合,将之杀败!

    随后双环门偌大的基业,在短短几天内就易了主,门下也只剩下两个残废,一个被逐出师门的纨绔子弟。

    天香堂接管了西北这一片地盘,当然不会逃过青龙会的耳目。

    青龙会在西北一带的势力并不大,因为这里实在太乱,又比不上中原富饶,即便花大力气做下来也是吃力不讨好。

    双环门犹在的时候,青龙会只敢稍稍试探,但双环门一灭,天香堂崛起之后,青龙会便打算将这块蛋糕吞下腹中了。

    因为客观地来说,天香堂的硬实力的确要差双环门不少。

    一间大院。

    苏微云已来到了天香堂总部之前。

    院落深深,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人日夜不停轮休,严密把守,就算是一只苍蝇想要飞进去都不大容易。

    苏微云却只来了一行四人,他加上贺尚书、小胡子、老学究。

    即便是青龙会内部向他许下了十万黄金、千匹骏马、百本武学、十大美人和一柄绝世好剑的种种好处,苏微云也不大想来的。

    但最后小瘌痢十分郑重其事,告诉他这并非是青龙会的吞并计划,而确确实实是西方昆仑山有一大魔教要入侵中原,西北就是他们的第一步大行动。

    若是被那魔教侵来,肆意烧杀,抢掠放火,甚至以活人祭毒虫、摄心魂、炼尸神,那么中原百姓恐怕又会苦不堪言。

    “那你和柳长街怎么不去?”

    苏微云这样问小瘌痢。

    小瘌痢无奈地道:“柳长街手里又接了一件超级大的案子,要牵出一个大局,他不得不去。而我”

    “你有什么事?”

    “我没有事。可我肯定不是那位魔教教主的对手。”

    他都已经这么说了,苏微云还能怎么办?

    苏微云看着面前的院落,最深处的地方竟好似有黑烟徐徐升起,火光发亮,照耀一片天空。

    贺尚书道:“天香堂好像起火了。”

    小胡子冷笑道:“小堂口毕竟是小堂口,自家的院子连个火都看不好。”

    老学究沉吟道:“或许他们遇上了外敌侵入。”

    小胡子道:“还能有什么外敌?最多不过是我们青龙会在这里埋的几枚小棋子罢了。”

    苏微云打断了他们的谈论,道:“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贺尚书眼珠一转,大笑道:“不错,咱们四个人,谁都可以轻松扫平天香堂,何必在这里说来说去的?”

    小胡子和老学究冷哼一声,展开轻功,踏着屋檐便进了院去。

    天香堂的防守对他们来说,实在算不上森严,更何况九重院落竟好像没有什么人醒着了。

    火势起在第八重院子,是从内向外而起,受风一吹,更是熊熊冲天,不可收拾。

    小胡子站在屋顶,望着下方,奇怪地道:“这里的火这么大,天香堂却一个人也没来?”

    老学究道:“也许他们全都中了迷药,还在蒙头大睡。”

    贺尚书道:“那岂非要我们自己来救火了?”

    苏微云淡淡道:“不用救火,救人就行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人已冲进了火场去,身影在漫天火光里消失。

    火烧得很大,整间屋子都被烧变了形状,感觉随时都会倒塌,要从这种火场中救出个人来,十分困难。

    小胡子望了望他,忽然看向老学究道:“你看他会不会被在里面受伤?”

    老学究凝神盯着起火的那间大屋子,盯了半天,才摇了摇头。

    小胡子道:“不会?”

    老学究道:“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进去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丝风。”

    小胡子随意伸手一扬,轻轻感受了下,道:“他进去的时机的确好,现在果真是一丝风也没有。”

    老学究道:“不是。我是说他的身法,几乎连一丝风都没有带起!”

    小胡子突然愣住了,怔了半晌,道:“你说的是他方才的身法?”

    贺尚书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酒杯,浅浅地酌了一口,道:“我作证,他就从我旁边过去的,而我是感受到了一丝风的。”

    小胡子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有没有那一丝风并不重要,高手施展轻功,哪一个不是风声劲劲,呼啸不停?

    而保持敏捷快速的同时,还能不动声色,便已是一种无形无影的身法,除非是谁能够将全身上下每一寸劲力,每一分真气都控制得相当完美才有可能做到。

    这种境界通常叫作“天人合一”,人与天地万物,清风大地而合,故而行走无风。

    老学究叹道:“我本以为宫九世子是我见过的天赋最好的武者,谁知这个年轻人”

    小胡子也道:“哪怕是十年之后,宫九世子要胜他的把握,大概也不多的。”

    贺尚书不说话,他在喝酒。

    而他的酒还没喝完,苏微云就已从火中冲了出来。

    他刚一出来,身后的屋子便“嘭”的一下,轰然塌陷,弥漫起黑色的灰尘。

    他的手里还提着两个人,一个人脸色苍白清秀,胸前中了几根透骨钉;另一个人却更有英气,只是断了一只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