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伏雷神手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伏雷神手

 热门推荐:
    一时之间,漫天彻地,整间屋子里面全都是金光闪闪,几乎没有空隙的地方。

    前一次金弹珠还只是照顾着苏微云,这一次却连王动的身躯亦一齐笼罩进去!

    王动双手一动,身形腾飞,只见空中幻影一闪,满天的金光顿时就不见了。

    哗啦啦!

    王动再落地时,所有的金色弹珠已全都被收入他的那两张兜网里面,一颗不落。

    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此人生得高大威猛、虎虎生威,他虽看起来已有五十多岁,却依然腰板挺直,眼睛生光。

    他的手中拿着一把通体由黄金打造的很大的金色弹弓,刚才的金弹珠正是从这一把弹弓上打出来的。

    他就是金大帅。

    “金”、“大”、“帅”,这三个字本来都是有些土气、暴发户的字,三个字组合在一起,更是令人无法描述。

    但绝没有人说金大帅很土气,很暴发,因为这三个字用在他的身上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

    甚至苏微云看到他之后,就连门上挂金环这种事情也觉得是十分合理,妥帖的了。

    金大帅缓缓走进来,沉声道:“果然是你。”

    苏微云皱眉道:“你认得我?”

    金大帅道:“我不认得你,但我认得他。”

    王动道:“我?”

    金大帅道:“就是你。”

    王动道:“我与你素未谋面,你怎会认得我?”

    金大帅道:“你接暗器的手法是不是王伏雷教的?”

    王动道:“不知道。”

    金大帅冷笑道:“不知道?你连你自己的武功来路都不知道?”

    “那又如何?”

    金大帅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动。”

    金大帅忽然摸着胡子,陷入沉思,道:“王伏雷是你什么人?”

    “王伏雷到底是谁?”

    王动有些疑惑,因为就在刚才,苏微云也才提过这个名字。

    金大帅皱起眉头,问道:“那王潜石呢?”

    王动正色道:“乃是家父。”

    他忽地对面前这个金大帅生出一些好奇之心了,因为他可以保证,武林中绝不会有多少人知道“王潜石”这个名字。

    除非金大帅本是他父亲的老朋友。

    金大帅若有所思,点头道:“王伏雷就是王潜石,也就是你的父亲!”

    “普天之下,能轻易接下我二十一颗金珠连发的,除了他那门‘伏雷神手’以外,很难再有别的手法了。”

    王动突然愣住。

    “可......可我的武功的确不是家父所授。”

    金大帅走到大堂中央,坐在主座之上,又问道:“你知不知道我的二十一发连珠弹中哪几发快?哪几发慢?又有几发是变化旋转的?几发是准备互相撞击的?”

    王动道:“不知道。”

    金大帅道:“我以暗器成名已有三十个年头,而你什么都不知道,居然也能轻轻松松接下我的暗器,是不是太不拿我当回事了?”

    苏微云此时已跃下屋梁,松开握住潇湘剑的手,微笑道:“原来金大帅与王老先生本是故交。”

    他已看出,金大帅没有再打算出手的意思。

    金大帅道:“我方才听见你说到王伏雷这个名字,所以想试一试你,不料果然试中了。”

    苏微云失笑道:“这实在有些误打误撞。”

    不过苏微云也同样暗暗惊讶,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过二十年前天下第一抛接暗器的高手“王伏雷”原来就是王动已经故去许久的父亲。

    金大帅喝了一口酒,长长叹气道:“二十年前,我惨败于王伏雷之手,这些年来我苦苦钻研,想要弥补暗器中的破绽,结果还是全作了无用之功!”

    他一口又一口地饮下老酒,语声中很不是个滋味。

    ——任凭谁赖以成名几十年的绝技随随便便被破,都难免会像他一样失落的。

    王动忽然道:“我的武功是一位神秘的蒙面黑衣人教的,我小时候每天晚上去富贵山庄的后山,一座坟场旁的荒林里去学习,他也就天天教我,可我从不知道他的名字。”

    金大帅重重地一落酒杯,一瞪大眼,道:“王小子,你刚才用的伏雷神手只有你老子王伏雷一个人会,什么黑衣人又怎么可能......”

    他突然闭嘴,不说话了。

    王动也突地想到了什么。

    苏微云问道:“王动,你从不知道令尊会武功?”

    王动道:“他从未教过我什么武功。”

    苏微云道:“可是金大帅却说‘伏雷神手’天下只有你的父亲才会。”

    金大帅终于说出了答案:“那大概是王潜石先生用心良苦,为了激起他兴趣所用的巧法罢了。”

    黑幽幽的晚上,坟场旁的荒林,蒙面的神秘高手——哪个少年能忍得住好奇不去探索?这份好奇就是一种极佳的兴趣和动力。

    王动明白过来,他突然也坐下,直接端起酒坛子,举在天上,大口大口地往嘴巴里面灌着。

    金大帅也同样拿起一大坛酒,一口又一口,一刻不停歇地喝着。

    他们一个是为了方知家世而喝酒,一个却是为了独门暗器绝技被破而喝酒。

    一坛酒空,王动放下酒坛,道:“可是我的父亲为什么要瞒着我?”

    金大帅道:“只因他招惹了一个极厉害的仇家,所以不得已而归隐;他不告诉你的原因也很简单,若你学了上乘武功,年少方刚,难免就会去寻仇,但他却知道,你绝对不会是那个人的对手。”

    王动道:“那个人?”

    金大帅淡淡地道:“那个人已死了。”

    于是王动又开始喝酒。

    在他和金大帅快要喝干净屋中的酒时,苏微云开口了。

    “金大帅,你原本想找王伏雷老先生,是不是想要请教他暗器中的破绽?”

    “唉,是的。”

    “王动,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你的父亲,没有将门楣发扬光大?”

    “唉,是的。”

    苏微云露出笑容,道:“那这就简单了。我们三个正好可以探讨探讨‘伏雷神手’这门武功。王动可以钻研家学,而金大帅你正好就能以反推正,寻找漏洞。”

    两人齐齐站起,又齐齐坐下,皆是一脸疑惑的神色:“我们三个探讨?难道你也会伏雷神手?”

    “唉,是的。”

    ······

    三人闭上大门,摒弃门户之见,一起讨论起这门“伏雷神手”。三人在暗器一道上的造诣都很高,互相交流,促进颇多。

    苏微云和王动在金大帅的家里呆了足足一个月,共同破解其中的高深艰难之处。

    据金大帅所说,这门手法本不须借助网兜,练至大成,徒手更可展现奥妙无穷。

    空旷的练武场中。

    一番疯狂的练习后,金大帅终于放下弹弓,喘息道:“没有想到,我的暗器水准三十年来总算又有突破。”

    王动也在气喘:“真正没有想到的是,苏微云他居然在游历时得到过我父亲留下的独门秘笈。”

    苏微云练成枯荣禅功后,内力充沛,倒不怎么觉得费劲,道:“其实我最没有想到的是,除了‘石神’和‘嫁衣神功’以外,天下原来真的还有那么多敢以‘神’命名的东西。”

    伏雷神手虽然的确精妙,但要和嫁衣神功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不少的了,这个“神”字其实是当不起的。更不要说可以接住天空击下的惊雷。

    金大帅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许多称号不过是少年轻狂取的罢了,那是老一辈的高手取名喜欢的一时风潮。”

    苏微云道:“老一辈的高手?”

    金大帅道:“譬如说武林中还有一位高手陆地神龙,也有一个‘神’字。”

    他又叹息道:“老一辈的高手除了他,还有卫夫人,南宫丑,天云道长等等,但新一辈算得上的高手的人,除了你们二位,我着实没再见过其他人了。武林渐衰,连我这样的也算是老前辈了,呵。”

    苏微云和王动相视一眼,不由齐齐而笑。

    王动道:“你知道你在笑什么。”

    “你在笑,要是郭大路在这里,就一定会恬不知耻地放言说:还有他能撑起武林新一代的半边天!”

    苏微云大笑道:“哈哈哈,你果真说准,我许久没见他,居然还有些想念他。”

    “我们该回去了。”

    “是,我们该回富贵山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