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最得意 > 第两百三十八章 他在人间,他也在天上

第两百三十八章 他在人间,他也在天上

 热门推荐:
    世间没有第二个剑士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青天君身旁,也没有第二个剑士看着这样一尊大妖会面不改色。

    所以山河之中,只有一位朝青秋。

    这位剑仙,此刻便盯着眼前的汤锅,默不作声。

    青天君无奈道“之前我就知道,这北海发生了大事,你闲不住,肯定要去看看,只是那位不过登楼境巅峰,能不能成为大妖都还两说,你怎么会行这般偷袭之举……”

    话还没有说完,朝青秋开口打断了他的这段话,“我若是出剑,也会等着在他迈出那一步之后再说。”

    青天君松了口气,心想果然如此,依着这位的骄傲,让他对一位处于破境关口的妖修出手,不管是谁,想来都不可能请动他出手,可青天君很快便想到另外一件事,即便是朝青秋不对还在破境的那位出手,破境之后呢?

    现如今的山河之中,没有任何一尊大妖敢说一对一能胜过朝青秋的。

    若是朝青秋铁了心要杀那位,那位破不破境,其实没什么两样。

    朝青秋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拿起筷子,夹了几块羊肉,咽下肚子里之后,没有去赞叹这白泽一族的羊肉还真是不愧为世间最鲜美的羊肉,只是把筷子放在碗沿上,平静道“我不一定会出手,他若破境,云端一定会有圣人出手,到时候我或许能够找机会斩杀一位。”

    就算身为大妖,听着这句话,青天君脸色都有些不自然,沧海境是这个世间最强大的战力,妖土的大妖是这个境界,三教的圣人是这个境界,剑士一脉的剑仙也是这个境界。

    两位沧海境或许分出胜负不难,可若是一位沧海要铁了心斩杀另外一位沧海,则是相当不容易。

    很难。

    当年青天君在桑江江畔打得一位妖土大妖大口吐血,最后还是让他离去的原因,除去他本来就没有杀心之外,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杀不了他。

    胜负易分,生死难断。

    只是当这个问题放在朝青秋身前的时候,便显得没有那么难。

    他是世间杀力最强的剑仙,或许踏入沧海境的时间算不上长,但真要动起手来,还真没有人敢说全

    然不在乎他手中剑的。

    只是他现如今想杀一位三教圣人,难不成就不怕三教在山河之中对剑士一脉多有刁难?

    朝青秋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汤锅,笑道“杀一位儒教圣人,道教便会高兴,杀一位道教圣人,儒教便会高兴,至于会不会碍于面子对我发难,那有什么好担忧的,我提了一柄剑,又不是讲道理的。”

    青天君诧异的看了朝青秋几眼,想着你这些年打的架实在是不少,也的确是没有输过,那些个坐在云端的圣人,真要和你动起手来,只怕还真不是你的对手,可即便如此,你有这么大的把握斩杀一位圣人?

    而且若是当时在场的不止一位圣人,难不成没有其他圣人出手相帮。

    两人没有就这个想法进行交谈,或许是因为朝青秋不太愿意多说。

    他在吃羊肉。

    青天君便看着他。

    最后青天君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开口说道“我想护住那位,妖土至少会有一位大妖出手,我会拦下,山河那边不知道会是谁出手。要是有人出手,我希望你替我拦下,要是妖土无人出手,我们也可以替你拦下其他人,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的确想着借助这个机会从登楼走向沧海上。”

    朝青秋吃着羊肉,平淡道“你在妖土没有朋友,而我则是在整个世间都没有朋友,不管是三教圣人还是妖土大妖,随时有可能成为我的敌人,所以到时候我会怎么选,都注定不需要任何人的助力。”

    能够让朝青秋无条件相信的人,只能是一位剑仙。

    青天君也是个聪明人,因此很快他就想通了这件事情,既然想通了,也就不再自扰,最后他只是问道“你准备何时到北海。”

    朝青秋回答的也很有意思,“自然是该到的时候。”

    青天君叹了口气,他以往从来没有怎么与人说过话,实际上,能有资格和他说话的人,本来就不多。

    两人就一直对坐,直到那些羊肉被朝青秋全部吃完为止。

    朝青秋放下筷子,然后便起身离去。

    青天君总算是知道了他的态度,因此并不觉得这次相见是什么浪费时

    间的举动。

    只是想起北海里的那一位,青天君也叹了口气。

    走进沧海的难度,比起来飞仙的难度,也小不了多少。

    ……

    ……

    青天城里有座酒肆,卖酒妇人是一位普通妖修,不过却不是妖土的本土居民。

    但在入妖土之前,她便一直卖酒,只是那时候卖酒,可不像现在一样讲道理。

    有个邋遢剑士,这些年偶尔会来这里喝几次酒,青天城里禁止私斗,而且那位巨头已经用三位登楼境妖修的死亡和一位大妖的重伤来告诉这些人,这件事情不是开玩笑。

    所以这个邋遢剑士即便是在这里喝酒被人看见了,也没人敢动手。

    不过今日,他却是在城外的一处密林遇上了一直想要杀他的一伙妖修。

    两位朝暮境,外加三个太清境。

    这件事他们早就已经谋划了很多年。

    在妖土杀一个剑士,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他们已经得到消息,这个邋遢剑士,境界也在朝暮境。

    虽说剑士杀力惊人,但同时面对两位朝暮三位太清,想来即便是朝青秋当年,都会很难应对,不过一向运气不太好的邋遢剑士今天运气也很好。

    就在他准备跑路的时候,天上落下了一道剑光。

    那道剑光不费吹灰之力便斩杀了这两位朝暮境,至于三位太清境,更是被四溢的剑气便斩断了生机。

    五个妖修,神形俱灭。

    腰间悬着一柄好剑的邋遢剑士仰头揉着满是胡茬的下巴,然后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你们运气还真不错,朝青秋出剑,以往没个登楼境,有机会能看到?”

    既然埋伏已经没了,他便想着进城喝酒,可才往前走了几步,便无奈摇头。

    前面出现了一个青衣女子。

    见到女子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这女子他还认识。

    那女子见到他之后,丢过去一个酒葫芦,然后说了些什么话。

    邋遢剑士便笑着折返身形往南边去了,不过和之前独来独往不同,这一次,身旁有个姑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