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最得意 > 第两百三十六章 大妖家的傻闺女

第两百三十六章 大妖家的傻闺女

 热门推荐: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这句诗词,原本是山河之中的文人墨客来形容山河之大,春来之时不一的,可一传入妖土,便变了味道。

    原因倒也简单,只是因为妖土本来天气比起其他地方便要寒冷许多,往往在山河之中已经快到春末了,妖土才有了一些春意。

    妖土还有很多地方还在下雪,可在青天城,已经开始暖和起来。

    这座位于桑江畔的巨城,是妖土巨头青天君治下的最中央之处。

    也是整个妖土之中为数不多的宁静之处。

    谁都知道,青天君,这位崛起才几百年的大妖,现如今已经可以排到了妖土前五,说是前五,许多妖修便只是认为,不过是第五而已,因为这前面的四个大妖,存世时间,比起青天君实在是要长了太多,因此并不会有人相信,青天君会胜过前面这四位。

    虽然他们都没有动手打过。

    前些日子,青天城里发生过一件事情,让整个城里的妖修都觉得心惊胆战。

    那位大妖的闺女,青天城里的小主人,不知道为什么,把一位大妖子嗣一巴掌给打到了桑江当中,要知道,那位大妖子嗣不仅自身修行天赋出众,而且出身极为不凡,他的父亲,也是一位大妖,虽然及不上这座城的主人青天君,但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一个前五,一个前十。

    因此在这件事传出去之后,整座青天城的妖修都在想,青天城会不会又经历一次当年那桩事情,要知道当年因为有三个登楼境妖修在青天城里大打出手,因此被青天君亲手镇压,之后更是引出一位大妖来,那位气势汹汹的大妖前来青天君讨要说法,却是被青天君硬生生打得吐血,在桑江畔,有许多妖修亲眼得见。

    两位堪比圣人的大妖出手,让整个青天城几乎都毁去一半,后来为了复原这座城原本的样子,更是花费了许多年。

    而那一次,仅仅是因为三位登楼境妖修不顾青天君定下的规矩。

    这一次,那位小主人更是毫不留情的把一位大妖子嗣给打入了桑江,依着妖族的脾气应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因此有许多妖修其实都在等一场大战的发生,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都过去那么久了,青天城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平静的似乎有些不太像话。

    他们只能认为,当年的那一战,让青天君的威望拔高了许多,现如今妖土里的巨头只怕是没有愿意再和青天君交手的。

    毕竟排在青天君前面的那些个大妖,应对着朝青秋都极为头大,谁还有闲心来找青天君的麻烦,至于排在青天君身后的那些个巨头,便更是不用担心,妖族一向以实力为尊,若是青天君不够资格排到第五,只怕也没有前五的说法。

    ……

    ……

    青天城的第一个春日暖阳,青天君难得从自己的那间茅屋离开,没有领着自己媳妇儿,只是牵着自己闺女的手,来到了青天城的一座酒楼,坐

    在二楼的窗边,感受着微微的暖意,青天君看着眼前翻滚的汤水,然后看着面前有些心不在焉的女儿。

    汤水煮的是羊肉,羊不是普通的羊,仔细来说,应该是一类异兽,叫做白泽,这个种族,生下来便是太清境的修士,若不出意外,他们能在百年之内成为朝暮境的妖修,至于之后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很难说,在妖土的历史上,这个种族,出过好几位大妖,不过在六千年前的一战之后,这个种族没落,再也没有出过任何一位大妖,寻常妖修,碰见之后,或许会因为对方的身份而礼遇,不管怎么说,寻常妖修,是不敢吃他们的。

    青天君不是普通人,他的本体虽然是一条普通青蛇,但既然他成为了一方巨头,血脉便不再平凡。

    能避免被他吃下去的,只有大妖。

    所以他现在正涮着羊肉,这种吃法,源自一个人。

    朝青秋。

    朝青秋虽然是一位剑仙,但他偶尔也吃东西,而恰巧青天君是他在妖土的半个朋友。

    有妖修能和剑士成为朋友,这一点听起来有些好笑。

    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即便是朋友,到了该生死相向的那一天,也是一样不会手软。

    涮羊肉是朝青秋嘴里的吃饭,青天君觉得很有趣,便记下来了,为此他还特地向白泽一族要了好些羊。

    不过朝青秋肯定没有兴趣会和他坐在一起吃一顿涮羊肉。

    这位剑仙,这些年基本上都在妖土里,但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杀人。

    但行踪不定,没人知道他会在什么地方出现,也没人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再和一位大妖生死相对。

    青天君想到这些东西,摇了摇头,用筷子在汤锅里夹起几块羊肉,放到对面闺女的碗里,然后才自己夹了一块,放入嘴里。

    一时之间,脸上便露出些满足的神情。

    吃着羊肉,青天君含糊不清的说着话,“你不愿意嫁人,为父也不会勉强,这些妖土里的年轻人,我看了看,也没有配得上你的,可说到底,我那未来女婿就算是境界再低,也要想着来见见我这个老丈人才是,现在算是怎么一回事,让你一个人害相思。”

    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位妖土排名前五的大妖看着自家闺女,眼里是压抑不住的笑意。

    自从她从山河里回来之后,这两年,除了最开始之外,一直到现在,思念某人的样子便一日胜过一日,要不是还有点女子的矜持,说不定早就跑到山河里去见某人了。

    青槐一如既往的穿着一身青衣,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父亲,总算是有些忍不住了,她轻声问道“爹爹,要是他花几百年都成不了剑仙,怎么办?”

    青天君听着这话,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为父也没有说不让你嫁给他,但是他必须要是一位剑仙才行,他是人族,若不是一位剑仙,如何能够在以后护你周全?”

    才说完这些话,便又看到自己女儿神色暗淡下去,青

    天君赶紧亡羊补牢的说道“他只需要把这段时间尽量缩短便可,但最迟也要在为父离开人间之前。”

    离开人间,普通人只有一种办法,可他身为妖土巨头,沧海境大妖,自然不止一种办法。

    只是第一种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

    但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他终究要离开人间,离开了人间,便无法再照料他在意的那些人,所以他需要在走之前,把这些东西都安排好。

    谁来接着护着自己的女儿,便很重要。

    他不在意那人是不是妖修,甚至也不在意他是谁,但只需要那人够强,有足够的能力不让青槐受到委屈。

    他听说他练剑,那他便只能是一位剑仙才行。

    朝青秋的杀力,举世皆知。

    一位剑仙何等可怕。

    青天君深有感触。

    他可以为妖土而死,但是也得确定自己死后自己闺女会过得很好才行。

    青槐似乎有些底气不足,她低着头,喃喃道“他练剑也才三四年,现在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估计也就还是个剑气境,依着他的资质,要走到沧海,不说有没有可能,就算是有,也肯定要花好几百年,到时候我都老了……”

    这幅姿态,或许只能在青天君面前展露,要是让李扶摇看见了,只怕要吓个半死。

    青天君极其无奈的夹了块羊肉,轻声感叹道“他们呀,也就是因为没有一位沧海境,所以才会被为父吃,别的不说,就说说我们青蛇一族,没为父之前,又何尝不是其他妖族的口中餐,在妖土就是这么个情况,拳头不够大,不仅要被人打,还要被人吃,可在山河那边,剑士一脉更是凋零至极,要不是一位剑仙,又娶了个妖修媳妇儿,指不定天天被那些个修士追着屁股后面跑,你说说,那样子是你想看见的?”

    青槐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父亲说的都是事实,她有些不开心的吃了一块羊肉,就好像是吃着李扶摇一样,腮帮鼓鼓的。

    看起来很可爱。

    青天君忽然想起一件事,他笑道“就算是不能让你现在就嫁给他,你也不妨去见见他,或许带他来见见我。”

    青槐放下筷子,有些惆怅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要是又主动去找他的话,肯定会被他笑话。”

    青天君看着自家女儿的这幅神态,想着几年之前她的样子,便觉得有些头疼,然后便更想着看看那个小子到底是个什么人了,会让自己的女儿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女儿八成在他面前会有些不同,可不管是什么不同,也改变不了,因为一个男人而性情变得有些小女儿姿态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他本身脾气的缘故,青天君一点都不反感这件事,更没有想要怪罪的意思,只是想要见见那个小家伙,自己女儿要是还想以前那样聪明,其实就该知道带他来见他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可惜她,现在有些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