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最得意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北上远行

第一百七十八章 北上远行

 热门推荐:
    李扶摇随着一起离开少梁城的那队商旅,并非是做把少梁城的一些珍稀玩意运到北方去卖掉的生意,也不是靠着这些货物挣黄白之物,反倒是这一队商旅所运货物除去有一些粮食和冬衣之外,其余东西倒是一些北燕郡并不产的精巧吃食,是由少梁城里的有些商家富人筹资置办,要送到北燕郡去,用来犒劳那些在前线的士卒。兵部要发往边军的过冬物资正在筹集,也要不了多久便能送到前线,这先行的一队商旅算是充当了“开路先锋”的角色,不过从少梁城到北燕郡,路途遥远,难免会出什么纰漏,因此在出城之前,这队商旅便早已经花了银子,让少梁城最大的镇远镖局押镖,由那位号称出道以来从未出过半点纰漏的总镖头陆长年亲自护送,与此同行的还有镖局上下差不多一共百人,俱是江湖上的好手,只怕整个大周江湖,也就只有这镇远镖局才有这份家底了。

    只不过即便如此,那位总镖头也不敢掉以轻心,尚未出城便建议那位在商旅之中属于总管此事的杨大先生再招揽几位好手,毕竟这些货物价值实在是不轻。

    在少梁城放出榜文,整整三天,前来的人倒是不少,可不管是从陆长年来看,还是说杨大先生,都看不上眼。

    最后作罢之前,才有个一身白袍的背剑匣少年说是想要试一试,也不要什么银钱,只要管个三餐,不让他在凭借一双肉脚走路便行,陆长年看他那样子,最开始有些犹豫,那少年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只是说着让一位好汉来试试就行。

    手上把式硬不硬,到底还是要显露出来才知道。

    随后白袍少年便在镖局的演武场和那位总镖头陆长年一直颇为器重的弟子打了个平手,这顿时让那位总镖头有些惊异,毕竟至始至终,这位背着剑匣的少年是连身后的剑都还没拿出来。

    这件事敲定之后,这趟护镖的除去镇远镖局百人之外,便还有一位白袍背剑匣少年。

    从少梁城到北燕郡这一路上,其实镖局里那百人不是没人对那个少年有极大的兴趣,毕竟据陆长年说起来,这般年纪便能有这般武道修为的,一般小门小户是肯定培养不出来,即便是不如谢家那种武林名门,也实在是差不了太多了。

    这百人之中有几位行走江湖有些年生的女镖师对这少年兴趣颇浓,平日里商队歇息的时候,都喜欢靠这少年不远,问些不咸不淡的问题。

    那白袍少年的脾气好,除了这几个女镖师愿意和他说上几句,其余镖局好手听说了之前他和那位号称是镖局里年轻一代里前三的弟子打成了平手,闲来无事之时,三三两两也和他相谈甚欢,镖局之中还有几个用剑的好手,不知道怎么的,是和那少年讨教过还是其他什么,莫名其妙便开始对这少年有些由衷的佩服,见了他,都愿意真心实意的喊上一声李公子。

    那个姓李的白袍少年也没拦着,反正依着他的话来说,要喊就喊,没啥大不了的。

    只是有人提出想看看他剑匣里的剑到底是何等神兵利器的时候,少年总是微笑拒绝,随便你怎么说,反正脾气不差的少年就是笑着不答应。

    被软磨硬泡了好几天,都没见那李公子松口,镖局里的众人便放弃了,之后闲话照说,就是不提看剑的事情。

    日子一天天过去,将近走了一半路程之后的某一天,商队遇见了第一场雪,雪不大,恰巧能够湿人衣衫而已,商队寻了一处荒废已久的山野茅屋,大概该是那些以往百姓上山打柴的临时住处,只不过现如今荒废了而已。

    茅屋不少,足足好几间,能容纳这一百多人。

    陆长年被杨大先生请到远处商谈事情,其余人都在屋内避雪,只有李扶摇一个人拿了根树枝,蹲在茅屋旁的一颗足以遮挡大雪的大树下,在地面上着画着什么东西。

    结果还没有待多久,李扶摇的肩膀便被人拍了拍,他还没转头,拍他肩膀的那人便已经到了他身前,是个拿着一柄秀气长剑的女镖师。

    也是那位总镖头陆长年的侄女,陆小婉。

    更是这些女镖师之中,唯一一个用剑的。

    陆小婉蹲在李扶摇身前,看着这个家伙在地面上画出来的东西,有些莫名其妙,随即便问道:“李扶摇,你这是画的什么东西?”

    李扶摇没理会她,继续画着些什么东西,结果很快便被这个女子把自己手里的枯树枝一把夺去,给远远的扔开。

    李扶摇也没生气,只是有些无奈。

    陆小婉反倒是皱着眉头,“都说你的武功和二师兄差不了多少,怎么脾气比他好那么多?这都不带生气的?之前听说你和二师兄比武你没有用剑,是不是你身后的剑匣里压根就没剑啊?”

    李扶摇没理会她,只是往后靠了靠,坐在那颗大树下,解下来剑匣,背后就靠着树干,他一只手搭在剑匣上,干脆就要闭目养神,只不过动作都已经表明,这剑匣不给她看。

    陆小婉从身后拿出一壶酒,往嘴里灌了几口,啧啧道:“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怪人,酒也不喝,李扶摇,我都怀疑你是宫里出来的。”

    李扶摇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喜欢喝酒的女镖师,也是头皮一阵发麻,他最开始和商队一起走的时候便言明自己不会喝酒,可偏偏陆小婉和他相熟了之后便实在是时不时拿酒来挑逗他,说是天底下哪里还有行走江湖不喝酒的道理,李扶摇倒是不会理会这番话,可架不住这陆小婉每日都来他面前喝上一两壶酒,让李扶摇实在是无奈,而且据镖局里其余人所说,这位十五师姐,酒量大的惊人,一两壶根本就不见醉意。

    这算是一桩咄咄怪事,毕竟这位陆姑娘的父亲,那位总镖头陆长年的弟弟真是滴酒不沾。

    李扶摇无奈至极,“陆姑娘,若是无事,不如去演练上几套剑法,你们都是过得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手上把式不硬,只怕迟早要出事。”

    陆小婉瞪了李扶摇一眼,咬牙道:“李扶摇,你说的什么话?”

    李扶摇耐着性子说道:“不说是不是行走江湖,就算是做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总是要有自保之力,更何况你们本就是干的这种营生,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护不住镖,总得是要护住自己的身家性命的。”

    陆小婉捂嘴笑道:“李扶摇,看你这个样子,真的像是走了很远地方的江湖前辈,哎呀,你要是觉得我剑法不行,以后的路上,多帮帮我?”

    李扶摇面无表情,“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

    陆小婉还想说些什么,身后便有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出,“小婉!”

    不用转头,陆小婉就知道自己那个伯父肯定是来了。

    一身青布长衫的陆长年腰间悬剑,走过几步,对陆小婉说道:“小婉,你去帮你那些个师兄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伯父有话要和李公子说。”

    陆小婉吐了吐舌头,没有多说什么,在陆家,没有谁敢当面顶撞这位伯父。

    等到陆小婉离去之后,陆长年才朝着李扶摇拱手,“李公子,能否与在下说上几句?”

    李扶摇站起身,点头笑道:“自然无碍。”

    陆长年开门见山的问道:“李公子武道境界,应当是要胜出我那不成器的弟子许多的,当日肯定是手下留情了,这些时日陆某和杨大先生一番观察,觉得李公子武道修为兴许要比陆某所思的还要高出太多,今日来便是想李公子透个底,到底李公子武道境界到了什么地步?又肯为咱们这些人做些什么?”

    李扶摇皱了皱眉,答非所问,“前路上,有总镖头都应付不了的狠角色?”

    陆长年开诚布公的说道:“过了这个地方,前面的眠山郡,便有一位号称是黑道上第一高手的逢千山,这位江湖枭雄之前本来在东南一代活动,最近不知道为何来到了北方,将眠山里数座城寨尽数收于麾下,现如今咱们再往前去,十有便要吃一场苦仗,其实要不是这个消息才传过来,镇远镖局或许不敢接下这么一趟镖。当然,若是实在是不可为,咱们也可暂时等上些时候,等到兵部的护粮大军在身后跟上之后,和他们一起往北燕郡去,只是要是这样,咱们就不能按时到达边境了。”

    李扶摇沉默片刻,还是没有说透,只是问道:“总镖头这百人都不是对手?”

    陆长年喟然叹道:“逢千山当年便是大周江湖上的一代宗师,在东南有着无敌之说,用刀极为厉害,后来据说是被一位神秘人物用刀挑战,大败之后便心灰意冷,转入黑道,后来便成了黑道上首屈一指的枭雄,往日他在东南,咱们接生意大不了不去东南便是,现如今却出现在了北方,实在是让陆某也措手不及,只不过即便如此,仍旧没有让李公子出死力的缘故,今日来与李公子说透这些事情,便是供李公子选择,若是怕嫌麻烦,大可先走。”

    陆长年不愧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些年的人物,说起这些事情,都不忘给李扶摇留下几分薄面。

    并无直白说清说透。

    李扶摇想了想,蓦然笑道:“既然是陆总镖头如此说了,杨大先生这每餐饭也都不差,我想来也没有离开的理由,若是陆总镖头信得过,逢千山留给总镖头,其余的什么喽啰,就由我收拾便是了。”

    陆长年打趣道:“李公子这么说,可是让陆某往火坑里跳啊,这逢千山的刀,可比陆某的剑快多了。”

    李扶摇摇摇头,依着他看来,这位陆总镖头其实手上的把式不差的,虽然不是那些江湖上的成名侠客,但实际上不管怎么看,都是属于那种藏拙的一类人。

    行走江湖,倒是只有这样才活的更长久。

    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的陆长年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陆某胆敢一问,李公子既然是用剑,师出何门?或者是与哪一世家有些关系?”

    李扶摇好似洒脱的说道:“和那位谢家宝树有些不轻不重的情意,之前那家伙喝醉了尚且敢开玩笑说让我拿着他那柄栖客去四处走走,看看他没有看过的风景。”

    陆长年先是一怔,后来便好似释然的说道:“那位谢将军的武道天资倒是一点都不弱于在兵法上的造诣,若不是大周真需要一位沙场将军,咱们说不定这座江湖上会有那么一位大宗师横空出世。”

    说到底,他到底还是不太相信李扶摇和那位谢家宝树有什么关系。

    李扶摇看出来了,只不过一笑置之。

    路长年与李扶摇再度闲聊片刻之后便告辞离去。

    只是在离去之前,仍旧是看着李扶摇身前的剑匣。

    然后才过半刻钟左右,那位杨大先生便让人送来了一壶热茶,商队里现在一两百号人都知道这位公子不喝酒,所以才送来热茶。

    李扶摇提起那壶热茶,捧在手心,也不急着喝,只是感受着茶壶微微灼热的温度。

    这场雪下了不短的时间,现如今他头顶的这颗大树上已经满是白霜,至于身前,若不是他有意无意用剑气隔绝风雪,指不定也是如此光景。

    始终不曾出剑的李扶摇,这些天来也不曾养剑的李扶摇此时此刻才总算是坐下,将剑匣打开,两柄剑放在膝上,闭眼养剑。

    青丝和小雪,青丝并未有太多反应小雪或许是见了这场雪,才有些欢脱。

    剑身微微颤动。

    剑气微微溢出,只在李扶摇周围一丈之内,不让风雪近身。

    隔得很远的那些镖局镖师第一次看见李扶摇剑匣里的两柄剑,想着就要走过来一窥究竟,可被那位陆总镖头一句话便喝止。

    “李公子到了关键时刻,你们这样贸然过去,难不成不怕李公子走火入魔?!”

    陆长年是把李扶摇的养剑当作在武道上有所悟,便有精进了。

    片刻之后他便暗暗赞叹,如此人物,如此年纪便能在武道上有着长足的进步,再让他走上个几十年,说不定这大周江湖第一人真要移位了。

    披了一件厚实冬衣的杨大先生往这边走过几步,站到陆长年身旁,轻声问道:“总镖头如何看?”

    陆长年对于这位在少梁城里都颇有声望的杨大先生没有隐瞒,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依着陆某来看,这位李公子的武道境界不会太低,纵然是不及陆某,但实际上也差不到哪里去,陆某要想胜他,只怕也要在五百招后,这五百招里还要提防他是否有些剑招是陆某没见过的,年少有为,这句话放在李公子身上,一点不差!”

    杨大先生轻声道:“那大周江湖上何时出了此等人物,我还一点都不知晓?”

    陆长年想起之前李扶摇的说法,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之前他说和那位谢家宝树有些关系,陆某不太信,谢家既然是江湖名门,族内子弟想来不会改名易姓,现在一想,其实若是说李公子和谢应有些交集,倒也正常,那位谢家宝树不管再如何眼高于顶,想来也是不会看不上这位的。要是真是谢应都愿意结交的少年天才,要是让他死在了北方,真是有些对不起他。”

    “说不清楚的,这趟镖应该是运气不会那么差的,毕竟不管怎么看,这趟镖走的都不是为了那些银钱,要是这样都要出事,陆某以后难不成真要做一个满身铜臭味的镖师了?”

    提起谢应,杨大先生笑道:“之前我接到少梁城的消息,说是现如今咱们这位谢将军已经成了边军主帅,是当之无愧的大周军伍第一人了,如此年轻便走到了沙场武夫的尽头,要是那位谢将军在这场国战之后有些闲心,再钻研些武道路子,指不定也能成一位武道大宗师,到时候谢家啊,怎么说都惹不起了。”

    陆长年喟然一叹,“之前出少梁城的时候便有非谢郎不嫁的女子说法,现如今只怕要整个大周上下的女子都是如此了,你说怪不怪,陆某年轻的时候也是那等一等一的美少年,说起武道境界也不算差,可为何从未有女子表露过爱慕之意?最后娶妻还是靠的相亲一说,现在想来,真是实在荒唐。”

    杨大先生哈哈笑道:“陆总镖头,相貌皮囊倒是先不用说,光是总镖头这张嘴便算是不差了,当时没有女子看上总镖头,实在是意外的很的一件事。”

    陆长年哈哈大笑。

    然后两人转头一看,看到茅屋那边有不少女镖师都看向树下养剑的李扶摇,杨大先生扯了扯嘴角,平静道:“这位李公子也不逞多让。”

    陆长年神情古怪,“说实话,陆某年轻之时真的要比他俊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