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最得意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勾手指,先生借些钱

第一百四十三章 勾手指,先生借些钱

 热门推荐:
    李扶摇爬起来之后,先是看了一眼顾缘,然后拍了拍衣襟上的灰尘,咧了咧嘴。

    就算是那位青衫儒士随手一拂袖,也毕竟是一位朝暮境修士出手,李扶摇现如今灵府气机动荡不堪,那些本来就要渐渐转换成剑气的气机原本很活跃,可现如今便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没精打采。

    出这一剑,代价不小。

    李扶摇嘴角泛起苦笑,当时出剑也只是因为顾缘算是和他见过一面,且他对于这个学宫的读书种子没有恶感,若是说李扶摇是基于顾缘学宫学生身份才出手,为了赢得学宫的好感,那早在那青衫儒士显身之后,便已经拔剑了。

    顾缘一路小跑来到李扶摇身旁,在怀里掏了掏,一股脑把不少瓶瓶罐罐都从怀里掏出来塞到李扶摇怀里,絮絮叨叨的开口说道“李扶摇,这些都是学宫里的上好丹药,你快吃,要是不够我让师叔再给你些。”

    李扶摇叹了口气,正想着说话,不过一张口便感觉胸腔一阵疼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顾缘比李扶摇要矮上一个脑袋,仰起头之后,顾缘看着李扶摇这龇牙咧嘴的样子,有些担忧的喊道“李扶摇,你不会是要死了吧?”

    然后也不等李扶摇回答,便自顾自的往后跑去,一边跑一边对着周宣策喊道“师叔,你快看看他,他是不是要死了,活不了多长了?”

    周宣策在远处一跨步便来到李扶摇身前,不由分说便拉起李扶摇的手臂,片刻之后就冷着脸甩开,“这小子身子好得很,死不了。”

    顾缘松了一口气,周宣策则是转过头,平静看着这个年纪不大的剑士,有些赞许的说道“第二境宁神,出剑那一瞬间掌握的极其好,想来应该是传授你剑术的那位应当也是一位境界不低的剑士,都说剑士已经凋零不堪,可现在老夫一看,至少除去朝剑仙之外,山河里为数不多的剑士中,你还真是不算差。老夫听说当初言余想让你入学宫被你拒绝了,现在可否告诉老夫为何不走这条大道,偏偏要挑一挑崎岖的羊肠小道去?”

    李扶摇拱拱手,“六千年前,这条羊肠小道难不成不是坦荡大道?”

    周宣策笑了笑,“是个伶牙俐齿的小子,要是真让你来学宫读书,只怕还没几个先生能舒心。”

    李扶摇笑了笑,没有搭话。

    周宣策指了指李扶摇怀里的那个白玉瓶子,轻声道“这个瓶子里的可以吃,其余的你就不要想了,吃了无福消受。”

    李扶摇也不矫情,拿过那个白玉瓶子之后便把其他的瓶瓶罐罐都还给了顾缘。

    打开瓶子倒出几粒丹药,吃下之后,他才回到原本在湖畔坐着的那个位置,调理气机。

    与顾缘这个算不上故人的故人一见面便遇到这档子事,李扶摇有些无奈,现如今剑都出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顾缘重新蹲在他身旁,丢了一颗石子在湖泊里,湖面惊起一阵涟漪。

    她歪着头,笑着说道“李扶摇,之

    前先生说你什么都不会的时候就敢去救那位姐姐,我还不太信,现在我相信了,你心肠真的不坏呢。哎呀,哎呀,不管怎么说你以后就真的是我的朋友了啊。”

    李扶摇捂着胸口,“就这样出了一剑就成了你的朋友,那你顾缘的朋友是不是挺多的?”

    顾缘仰头哼哼道“学宫里倒是有很多人想和我做朋友,可我呢,可不愿意。”

    李扶摇啧啧赞道“那我成为你顾缘的朋友,岂不是荣幸之至?”

    顾缘点点头,貌似很骄傲的仰头宣布道“就这么说好了,李扶摇你以后就是我顾缘的朋友了,以后你要是落难了,记得来学宫找我,我到时候肯定混得可好了,我罩着你,当然了,要是万一万一我落难了,找到你的时候你可不许嫌弃我!”

    李扶摇“诧异”道“既然这么庄重,是不是要勾一勾手指?”

    顾缘恍然大悟,赶紧点头,然后小姑娘伸出小拇指,希冀的看着李扶摇。

    李扶摇低声笑道“这在我八岁之后就不信了,你还信?”

    顾缘不说话,只是始终把手指伸着,大有一副你不和我勾手指便不罢休的样子。

    李扶摇只好伸出小拇指,和顾缘的小拇指勾在一起。

    小姑娘眉开眼笑,“好了,李扶摇,你以后就是我的朋友了,你记着了,要是有一天我被人欺负了,你要来帮我,嗯,那你现在开始就要好好练剑,以后等大家都知道你的名字之后,我好告诉他们,你李扶摇是我顾缘的朋友!”

    李扶摇咧着嘴,没有说话。

    顾缘眼珠子转动了好久这才把目光放到了李扶摇背后的剑匣上,她嘿嘿一笑,“李扶摇,你都是我的朋友了,这下该让我看看你的剑了吧?”

    李扶摇无奈解下剑匣。

    打开之后,露出里面的两柄剑。

    顾缘探过头,看着那柄小雪便移不开眼睛,“好漂亮!”

    ——

    周国远游城,因为某位将军要领兵暂时路过在这座远游城落脚修整的缘故,当地官员提前好几日便将城西的一处市集彻底清空,在那位将军离开之前,都不许再有小贩摆摊,原因大抵是因为当地官员记着那位年轻到了极点的将军是一位世家子弟,领兵穿城而过之时恰好便要经过那一处市集,不知道到时候那位将军会不会看了这些东西便觉得心生厌恶,等到了回到少梁城之后会不会说上几句,到时候若是少梁城那些达官贵人会错了意,打压一番,只怕他们这些地方官员此后好些年都难得升迁了,因此为了避免发生此事,这座远游城的官员一合计之后干脆便将此处清空,免得碍那位将军的眼。

    市集空了之后,却造成了一条人命。

    城东那边的某位靠着女红而活的妇人本就是重病在身,得知此事之后愁眉不展,当夜便撒手人寰,只剩下一个孩子在自己娘亲床榻前独自垂泪。

    那孩子家里贫寒,办不起丧事,因此等到天亮之后,这个孩子便试着

    要将娘亲扛出家门,去城外山上安葬,可还是因为气力不济,试了很久都未能将自己娘亲背起来。

    那个叫宋沛的孩子咬着牙靠在门后,不愿意将娘亲在地上拖动,因此至此只能看着自己娘亲的尸首默默哭泣,没出声。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宋沛站起身,想着再尝试一番,可刚刚生出这个想法,房门便被人推开,有个中年儒士站在门口,看着宋沛。

    宋沛强忍泪水,喊了一声苏先生。

    苏夜揉了揉他的脑袋,去背起那妇人,轻声安慰道“既然一个人办不到,为何不来找先生我,你这个年纪,办不到很多事情很正常,求人还真不丢人,只不过要将恩情记在心间,记得以后要还的。”

    宋沛点点头,心情低落。

    背着妇人走在闹市,无人理会苏夜和宋沛。

    走过一段路之后,见行人稀少,苏夜忽然和颜悦色的问道“宋沛,此刻你是不是心里在想,他们为何不问一问为什么咱们背着你娘亲,问了之后你便要告诉他们实情,然后等他们以同情的目光看着你的时候,你的心里会好受些?”

    宋沛一怔,张了张嘴,没有开口。

    苏夜轻声道“说不出口,点头摇头就好。”

    宋沛虽然很想摇头,很想告诉苏先生自己不是这么想的,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苏夜没有说话,走出远游城,往后山而去的时候才开口,“其实有这种想法没什么的,只是读书人啊,有很多东西,可以想,但不能做。有很多东西就连想都不能想。”

    宋沛小声问道“苏先生,什么东西就连想都不能想?”

    苏夜沉默了片刻,认真说道“比如偷看女子洗澡,偷人钱财,还有质疑圣人学问。”

    宋沛问道“那先生想过这些事吗?”

    苏夜一边走一边随口说道“前面的没想过。”

    宋沛哦了一声,没有刨根问底。

    等到苏夜在后山找了一处依着他来看风水还不错的地方之后便将宋沛的娘亲放下,站在这处山坡上,苏夜肃穆说道“宋沛,你现如今是不是在疑惑先生我既然能帮你将你娘亲背到这里来,为何还舍不得那么一口棺材钱,舍不得买些纸钱?”

    宋沛咬着牙,缓缓点头。

    苏夜平静道“那样倒是真能让你宋沛对我感激涕零,指不定以后一辈子都要念先生我的好,但先生我既然决定要教你道理,就不只是想让你当一个学问不低的读书人而已,今日此事的道理,在于简单的一句话,因为这些东西是先生我的,我不给你,你不能怨我,因为我没有非要给你的理由,因为这件事不存在理所应当四个字。”

    宋沛眼神黯淡,但还是开口说道“学生知道了,”

    苏夜话锋一转,“就算是先生我没有给你的道理,你可以张口向先生我借啊。”

    宋沛抬起头,张口道“先生借学生些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