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最得意 > 第七百五十三章 青天城头有战事

第七百五十三章 青天城头有战事

 热门推荐:
    你怎么就登楼了?

    就算是青天君,在看到青槐境界的时候,都会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这个宝贝闺女,虽然说之前那些年里,没了李扶摇那小子牵挂,修行速度早已经快了不少,这些年的光景,一直修行,虽然速度极快,但也不是如同现在这般,一眨眼便到了登楼境。

    这速度,让青天君都觉得很奇怪。

    其实奇怪的事情,远远不是青槐一个人而已。

    从数十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些年轻人的进展都十分之快,不仅是妖族的子弟,还有人族那边。

    剑士一脉,这些时日里,不仅有吴山河和李扶摇两个人的绝代双骄闪耀世间,光是李昌谷便成就了沧海剑仙,要知道李昌谷才修行多少年,只怕不过两百多年的样子,之前尚且有几十年还是三教修士。

    便已经成就了剑仙。

    这固然可以用有朝青秋归还于人间的剑道气运来解释,但梁亦呢?

    这位道门观主,也不过修道三四百年,便入云成圣,这样的速度,放在历史上任意一个时代,都称得上神速。

    翻遍整个修行历史,只怕梁亦修行的速度也能排进前五十。

    除去这些个之外,叶笙歌和这一群年轻人修行的速度也是这样,几十年便到登楼的叶笙歌,和这一众几十年便成为春秋的年轻人。

    这一众人,似乎都赶上了一个好时节。

    要不是他们赶上一个好时节,那就该是现如今的天才修士,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相比较起来,似乎还是前者的可能更大一些。

    想到这里,青天君笑了笑,看着自己那个宝贝闺女,打趣道:“这次该要出去走走了?”

    成了登楼境,只怕就是这所有年轻人里最厉害的那一位了,这个时候离开妖土不管去什么地方都可以,青天君绝对不会拦着,而且在这趟游历之后,只怕接下来的日子便是无数次的闭关了。

    从登楼到沧海,固然有对天地万物的领悟,所谓可能有朝一日顿悟而入沧海,但是在这之前,一定是会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灵府里气机的积累。

    一定需要积累到那个临界值,才能站在楼高处,推开那扇窗,看着那眼前的沧海。

    要是不积攒起来推开窗户的力气,即便是某天灵光一现,那窗被风吹开了一丝,也都没有力气去推开剩下的大半扇窗。

    在这一点上,青天君作为过来人,很清楚。

    青槐拿着一个不大的酒壶,喝了几口酒,摇头说道:“我不去,倒是之后想再去一趟冰海,然后找几个人打一架,然后就回来。”

    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的姑娘,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经明白了很多道理,拳头大才能自在的话,以前听着,只会觉得有些没有道理,这些年见了太多,不仅见过自己父亲在青天城里的举世无敌的样子,也见过朝青秋剑开天幕,最后才明白之前青天君那一句,倘若他不是剑仙,又怎么放心。才是真真切切,毫无虚假的金玉良言。

    只是这种话,道理她也懂,可是真当了最后,她也不一定要听。

    青天君喝了口酒,正色道:“现在青天城里不太平,你离开了,我正好处理下那些藏在暗处的家伙们。”

    这些日子青天君在城里不知道走了多少趟,便是为了引出某个他一直想引出的人。

    青槐看着自己这个父亲,直白问道:“是谁?”

    青天君说道:“你还记得你们从雾山里出来那一次,有个剑士要杀李扶摇,那个人叫秋风满,勉强算得上是李扶摇的师叔,之后又有一团黑云,我和那团黑云打过一场,不知道那人的境界,但有很麻烦,我现在怀疑他在青天城里。”

    青天君身在青天城里,便几乎是无敌的人,还有人藏着他的城中而且没被他找到,这事情便很有嚼头了。

    青天君虽然自己本人没有太在意,只是这样的人藏在他的城中,他有些不自在。

    青槐再喝了口酒,站起来问道:“我要是这会儿走了,那家伙保准找不到我。”

    青天君跟着站起来,顺手提了壶酒,然后冲着那卖酒妇人比了个手势,大概是说酒钱记在账上,他青天君喝酒,实际上还真没有几个人胆敢要他的钱,不过要不要是对方的事情,可不给就是他青天君的不厚道了。

    他也没说不给,只是他这样的沧海大妖,没有出门带钱的习惯。

    和青槐一同走出酒肆,来到长街上,这一对父女并肩而行,没有先后顺序。

    两个人并肩走出一段路之后,青天君这才说道:“你就这么肯定他要来找你?”

    妖土之前得到的消息是李扶摇这个时候还佛土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离开灵山,依着青天君之前在佛土里得到的那些消息,便能够判断李扶摇手里的那盏灯笼和灵山上的那一盏有着无法描述的关系,说不定两者便是同源之物,要不是因为那盏灯笼,只怕李扶摇也去不了灵山。

    “是禅子亲自带着他去的灵山,只怕能见那盏灯笼了,这又是一次天大的机缘,不知道有多少沧海圣人想要看看那盏灯笼,那家伙看了一眼,一眼就值得让人们疯狂了。”

    青天君虽然没有去过佛土,但是对于那盏灯笼,也明白意义。

    青槐说道:“还有叶笙歌。”

    这两父女的关注点,的确不同。

    叶笙歌和李扶摇同行去佛土,现在已经真的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像是青天君和青槐,都该知道。

    青天君听着这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笑道:“你还没回答爹的问题。”

    青槐没有看青天君,只是自顾自说道:“他不来,就不怕我砍死他?”

    青天君哈哈大笑,但很快便遇上自己女儿的眼神,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便更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他这么个在妖土凶名赫赫的大妖,竟然能够吃瘪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在青槐很快便说道:“想吃涮羊肉了。”

    ……

    ……

    店还是那家店,羊肉还是白泽一族的那些肉,还是那个靠窗的位置,青槐看着掌柜的亲自将汤锅端上来,和那些由顶好的厨子切好的羊肉。

    青天君这一次没有机会和在山河那边一样有辣椒可以吃,其实他吃过几次之后,也觉得不太好,不是口味不行,主要还是之后总觉得身体某个部位有些古怪。

    这一次用的是麻酱。

    他随意往汤锅里放了几片羊肉,然后说道:“朝青秋那家伙是庆州府的人,口味太古怪了。”

    说话间,青天君便夹起一片羊肉,蘸了麻酱,一口一片。

    这几年的妖土,白泽一族略微有些起色,族内出了好几位了不得的天才,其中有修行二十多年便已经走到太清的,已经让各方都关注了。

    白泽一族早已经没了妖君坐镇,要不是青天君一直好这一口,只怕依着现在这个态势,很快白泽一族便会被灭。

    青槐也吃了一片羊肉,情绪没太高,只是看着青天君说道:“其实我想去找他,就是怕那家伙觉得我这样的女子,没有骨气,之后就更加瞧不上我了。”

    沉浸在情爱里的男女,都是一个样子,即便是像青槐这样,也会担心很多本来就没有的事情。

    青天君在这方面即便是有经验,也是老早之前的事情了,放在这个时代,或许不太适用,再说了,像是他这样的人,之前年轻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扯不清楚的事情,在之前,那些故事也是干巴巴的。

    只是这个时候自己的宝贝闺女明显不开心,便只能哄一哄,“其实不见得是这样,说不定叶笙歌的性子太淡了,才是那家伙不喜欢的样子。”

    这些话,放在之前,青天君是断然不会说出口的,他巴不得自己闺女离着那个家伙远一些。

    只是这些年过去,除去那个家伙尚未成为剑仙之外,别的一切,青天君都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

    这种事情,想起来也十分惆怅。

    想到这里,都不得不叹口气。

    青槐反问道:“那我得迎着他的性子来?”

    青天君就差把刚刚吃进肚子里的那片羊肉给吐出来,他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心想这修行又不是做些别的什么,怎么脑子还不好使了?

    只是想是这样想,最后他还是没有说些别的。

    毕竟有些话,其实说和不说,都是一个样子。

    青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归还是吃了几盘羊肉,最后便闷闷不乐的离开酒楼,这一次是要朝着北边的冰海去了。

    青天君放下筷子,在窗边看着青槐离开,然后这才坐回位子,再吃了好几盘羊肉。

    这才心满意足的下楼离去。

    掌柜的在很久之后才上楼来收拾东西,数着青天君一共要了几盘羊肉,心里默默想着这一次妖君大人吃了些羊肉,应该是觉得不错的。

    他很快便叫来伙计,吩咐道:“再去白泽一族要些肉来。”

    ……

    ……

    青天君离开酒楼,前往城中的某个破落小巷,他身为一城之主,即便是有大部分时间都不在青天城里,但是青天城的布局还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除去前一次在青天城大打出手,损坏了些建筑,这么些年里,其实这些建筑,都没有变过。

    即便是后来朝青秋又在青天城出剑斩向天幕,也是如此。

    那一条小巷,青天君很多年前来过一次,今日是第二次。

    他走在小巷中,虽然一身妖气并没有太过显露,但还是很快便惊动了许多居住在这里的妖修。

    青天城虽然是妖修们的避难地,但是在城中生活的妖修也有高下之分。

    青天君走在那条小巷里,很多人虽然没有敢开门见他,但也都是纷纷跪了下去。

    不管是青天君的胜负还是说青天君让他们得以不亡命天涯,都值得这一跪。

    青天君走了不远,总算是在一座小院子前停下脚步,这破落小院,木门半掩。

    青天君推门而入,整个人一身气势已经提到了最巅峰。

    他在城中找了这么久,也是最近才确定的地方,这里面,一定会有一位大妖。

    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屋檐下悬挂着的铃铛,沉默片刻,知道了为何那人始终能够躲过他的探查。

    里面忽然传出些响动,然后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小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生的有些奇怪,不是说长相狰狞,而是因为她的脸上有一道伤痕。

    是一道剑痕。

    青天君是妖君,自然能够看出来。

    “你花了这么些时间才找到我,有些令我失望。”

    那个小姑娘站在屋檐下,看着青天君,明明是居高临下,可是却因为她的身高,只能变成平视。

    青天君没有说话,他之所以没有这么着急找到她,是因为青槐在城里,那个丫头不出城,他打起架来,有些不放心,至于是什么不放心,自然不是因为害怕在战斗中波及青槐,而是害怕自己落败。

    青天君这样的人物,都已经排到妖土前三了,怎么会担心自己落败?

    这也是对方的境界实在是高妙的缘故。

    “当初青符城便应当是为了镇压你,之后雾山那次也是你出手,你是谁?”

    容貌可以改变,声音可以改变,但是在他们这些沧海修士眼里,唯独只有身上的气息改变不了。

    一位修士该是如何,便该有怎样的气息,不管怎么都改变不了。

    那个小姑娘看着青天君,没有急着说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经恢复了当初的境界,可以说在妖土里,没有几个人能是她的敌手,当然,青天君一定会算一个。

    “若是你听了我的名字,自然便知道我是谁,可是我现在不想让人知道我的名字。”

    青天君挑了挑眉,然后看着她说道:“不管你是谁,现在都该离开青天城。”

    青天君说话从来都只对青槐温和,对旁人说话,向来简单而直接。

    小姑娘说道:“我本来没有想做些什么,只是这里有好些我的后人,所以想看着他们,你既然在意,那我……便杀了你吧。”

    小姑娘的神情也十分平淡,就像是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但其实这样的话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一定会惊得说不出话来,青天君是谁?

    他是妖土排名前三的大妖,放在整个人间,也是可以和叶圣这一类圣人匹敌的存在,人间沧海,只怕青天君也在前五左右。

    而且他还很年轻,还在继续往前走。

    但是这个小姑娘开口便是要先杀他青天君。

    可以说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

    青天君却不这么想,他绝不怕妖土现如今已经有了名号的各个大妖,唯独只怕那种藏得十分深,从未在人前现过身的那一类人。

    这个小姑娘毫无疑问,便是那种人。

    青天君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身上妖气冲天,开始肆掠开来。

    那一座小院,顿时风起云涌。

    青天君的妖气生出,看着实在是不凡。

    小姑娘的头发被青天君的妖气吹动,她微微一笑,脸上的伤口显得异常狰狞。

    没有任何言语,仅仅一瞬间她便掠到了青天君身前,对着青天君,便是一拳砸出。

    那带着罡气的拳头在空气中摩擦出刺耳的声音,听着便让人觉得牙酸。

    青天君一身青衫微动,侧身避过一拳,可是那一拳所携带的罡气,便直接撕裂了半座小院,罡气更是蔓延开去,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建筑在这里倒下。

    烟尘四起。

    青天君神情漠然,光是这一拳,便让他知道对面那个小姑娘不是好对付的。

    那小姑娘扭头狰狞一笑,对着青天君继续一拳击出。

    这是她恢复境界之后,第一次酣畅淋漓的打斗。

    至于为什么选择青天君,其实很简单,青天君崛起于微末,族内除去他之外,并没有什么强手,不算是什么大族,全靠他一人,一旦他被人击杀,那夺去青蛇一族的疆域,便显得没有那么困难。

    若是选择别的大族,便还要去对付那族内层出不穷的修士,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麻烦。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要对付青天君。

    选择青天君,只有一个不好的。

    那就是他本身太过强大,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

    现如今便是这样。

    当她那拳头砸向青天君的时候,青天君的那只大手也一掌拍向她的头颅。

    掌心满是风雷之声的青天君看着那个小姑娘,没有说话,但是一双眼睛里,满是其他情绪。

    他在计算小姑娘的后手。

    但当那只大手都快落到小姑娘的脑袋上,也不见得有什么后手生出。

    青天君皱眉不语。

    下一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一个拳头,落到了青天君的小腹上。

    上面有着绝对磅礴的妖气,青天君闷哼一声,倒飞出去。

    落到了那些烟尘中。

    这才开战片刻,青天君便已经成就如此态势,这之后会如何,只怕也很难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