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最得意 > 第七百二十章 时间的洪流

第七百二十章 时间的洪流

 热门推荐:
    闭关百年,成就了登楼境界,这是在这个幻境里发生的事情,但无比真实,想来这就该是那灯笼说的送他的那一份机缘。

    虽然出了这个地方,他还会是春秋境,但有这么个经历,便已经要比别的修士们多出了好多东西。

    之前他就要走。

    现在成了登楼境,他更要离开这里。

    小雪知道拦不下他,也没有说留下十里的事情,便只能目送李扶摇离开。

    李扶摇来到门前,心神微动,那柄十里便悬空而起,很快便悬停到了他的身前,只是这一次,是要李扶摇御剑。

    李扶摇走上十里剑,很快便御剑往天际而去,只留下一道青色的背影。

    许多剑士都看着这一幕,等到李扶摇离开很久之后才感叹这位老祖宗想来是要去追寻剑仙大道的。

    这个时代里,几乎所有剑士都想着要成就沧海境界,所有沧海剑仙都想着成仙这件事。

    这本来就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任何人都想着往更高处走去,最高处的人便想看看天外有什么。

    这便是柳巷一直在做的事情。

    别的人在追柳巷,柳巷在追天。

    李扶摇却是只想看看他们,顺便修行,其实真要算他在这世间里修行的时间,百余年便成就登楼,也只比白知寒差上一线而已。

    李扶摇想要去见白知寒,于是便去了剑山。

    这个时候的剑山虽说依然是世间最强的剑道宗门,但是并无剑道圣地的说法,白知寒也是山上弟子,更是世间闻名。

    李扶摇想要见他,不太容易,因此到了剑山脚下,那绿水湖前,李扶摇没有急着上山。

    他坐在一处茶棚里,看着那座巍峨剑山,想着这一次山上肯定是没有老祖宗了。

    山上却是下来一个人。

    那人穿了一身青衣,腰间悬着一柄剑,容貌算不上多出彩,但是气势不凡,让人一看,便觉得不是凡人,再说了,即便是如今遍地都是剑士的局面下,能从剑山上走下来的,又怎么会是普通人?

    李扶摇只看了他一眼,便难以移开目光。

    他见过这个人的石像。

    这个人应该是叫柳巷的。

    李扶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碰到柳巷。

    六千年前的大战,其中为什么剑仙们都死了,最大的原因是柳巷去寻仙,一分为二,所以境界跌落,不如旁人。

    想要知道那事情的真相,其实从柳巷这边入手,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柳巷身为这世间最无敌之人,李扶摇没有把握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东西来,要是柳巷不太开心,一剑对上他,他只怕这百年光阴都算是前功尽弃了。

    让李扶摇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他注意到柳巷,柳巷也注意到了他,柳巷是什么样的人,是这个世间独一无二的剑仙,,所以一眼便看出了李扶摇的境界和年纪。

    他主动在李扶摇身边坐下,然后有些不解的说道:“白知寒是个剑胚,这才能够百年登楼,你不是,怎么也才百余岁便成了登楼境?”

    柳巷看着李扶摇眼里满是疑惑。

    “你叫什么名字?”

    柳巷可以说得上是全天下人的偶像,境界高妙,但声音里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有些长辈的关怀。

    怪不得当年会护着白知寒。

    “李扶摇。”

    李扶摇看着柳巷,然后认真行礼,“见过柳剑仙。”

    柳巷嗯了一声,倒也不在意李扶摇的态度和言辞,他自己早已经是名满天下,哪个人对着他都会很尊敬,但也有些例外,就好像是白知寒这样的晚辈,一心想要的便是怎么打败他,这样的后辈他其实很欣赏,所以也一直在等,现在这一个,境界和天赋都和白知寒差不多,所以是什么态度,柳巷都不在意。

    他点点头,要了一壶茶,然后自顾自喝了两口,李扶摇轻声问道:“柳剑仙要去何处?”

    柳巷游历世间,其实不常常在一个地方呆着。

    柳巷转头看着李扶摇,眼睛里有些笑意。

    “柳剑仙境界高妙,晚辈想要和柳剑仙同行几日,瞻仰柳剑仙剑道。”

    这个世间很多人都想学柳巷的剑,因为他的剑是最锋利的,除去白知寒之外。

    柳巷知道李扶摇也是不愿意的,但是他和他同行,大概是为了看他的剑,看别人的路是怎么走的,然后再去走自己的路,这是很好的办法。

    这世间有这个想法的剑士很多,柳巷不可能都让他们看,但或许是因为李扶摇不是剑胚,偏偏也能在百年成为登楼,所以柳巷也有些欣赏他,便允了他的要求,可以让他同游半月。

    ……

    ……

    半月时间,对于李扶摇经历百年的时间相比,根本不算什么,而对于柳巷来说,更是如此,他活了数百年,更是不在意这种事情。

    李扶摇通过这半个月,想要知道一些事情。

    他想要知道柳巷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一分为二,要去寻仙了。

    但这半个月的观察,让他发现,原来柳巷真的还没有一分为二。

    那是谁让他生出的这个念头?

    李扶摇很想知道。

    分别之前的晚上,李扶摇和柳巷一起喝酒,柳巷看着漫天星光。

    想着很多事情,最后感叹道:“不管如何,最后都要离开人间。”

    对于柳巷这样的人,离开人间的最好方法是飞升成为仙人,但是他虽然境界最高,但是也还要差一线,若是这一线一辈子都达不到,便只能死去了。

    那样离开人间,是柳巷最不愿意的事情。

    李扶摇问道:“柳剑仙想着飞升,没想过别的办法?”

    柳巷觉得有些意思,转头问道:“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

    这从古至今,所有想要离开人间的修士,都是通过修行,最后境界变得比沧海更高妙,然后便能够离开人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李扶摇哦了一声,有些小心翼翼的说起了一种想法,或者是一种尝试,便是柳巷之后进行过的尝试,将自己一分为二,等到两者都是沧海之后,再合为一体。

    柳巷听得眼睛放光,他很快便看着李扶摇说道:“有道理,这世间修行到沧海之上,十分困难,但是修行到沧海境界,对我柳巷来说,便没有这么难,两人同是沧海,然后合二为一,定然便到了沧海之上,如此一来,便能离开人间!”

    柳巷哈哈大笑,看着李扶摇的眼睛里都有了些异样的情绪。

    李扶摇小声问道:“先不说能不能成,柳剑仙可想过这其中的问题,两人合成一人,分开之后,两人都有各自的意识,那么合为一体之后,又该是谁的意识呢?”

    柳巷皱眉说道:“既然是我分为两人,即便是最后合为一体了,也应是我的意识。”

    这就是柳巷的想法,不知道有没有错。

    李扶摇问道:“要是分出去那人意识不愿意再和柳剑仙合二为一,那怎么办?”

    这又是一个摆在柳巷面前的问题。

    柳巷蹙眉不语,想来也觉得这个问题很难。

    李扶摇继续说道:“柳剑仙是我人族最高战力,若是一分为二的事情被人知晓了,那个时候境界势必不如此刻,若是妖族趁此南下,那位妖帝谁来拦下?”

    那位妖族的武帝,若是柳巷不出事,自然能够拦下,可是柳巷一旦出事,便在恨得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拦下那位妖帝了。

    柳巷蹙眉不已,但很快说道:“此时山河之中,非我剑士一脉,三教之中也有数位圣人,只要都联手抵抗妖族,妖族也胜不了我们,所以有我一个柳巷和没有我柳巷,其实差别都不会太大。”

    李扶摇沉默不语,原本只想试试自己先把柳巷要走的路给柳巷说出来,而且陈述利弊,看看柳巷这最后会不会放弃,现在看来,柳巷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定下了要用这个办法,而且从他言语之中便可以知晓,现在局势,柳巷不是胜负手。

    李扶摇沉默不语。

    柳巷哈哈大笑,“你这个家伙,三言两语之间,便替我解决了这么一个大问题,这样,我给你写封信,举荐你去剑山做客卿如何?”

    柳巷惜才,这种事情,在剑山的卷宗里已经说了很多。

    李扶摇正想知道那些事情,也正愁没有门路进入剑山,总不能让他这么一个登楼剑士,说是去剑山拜师吧?

    有了柳巷的这封信,他想要进入剑山,便名正言顺了。

    “多谢柳剑仙。”李扶摇认真行礼。

    柳巷却是认真说道:“你要做剑山客卿,便需要把家底都让我知道,而且不能有假。”

    李扶摇点点头,“那是自然。”

    他是从婴儿时期便落到这个世间的,一切都有根据可查,绝对没有半点问题,所以在他的讲述中,自己这百年经历一点都不假,最后离开万剑宗的理由也很充分,他想要追寻剑仙大道,成为剑仙,所以才准确去剑山。

    柳巷点头不语,这种事情,等之后剑山自然有人去查。

    他今夜心情很好,李扶摇替他解决了一桩心事,虽然只是个猜想,但他肯定很快便要付诸于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声鸟鸣。

    李扶摇也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