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最得意 > 第五百三十五章 你的师叔,那是我的狗

第五百三十五章 你的师叔,那是我的狗

 热门推荐:
    那道剑光的确会是朝暮境巅峰的一剑,那个人也等了很久,才找到了机会,所以那一剑本来就是他的必杀一剑。

    可以说,这一剑下来,要是不达到目的,是不可理喻的。

    李扶摇重伤,灵府里满目疮痍,剑气早已经枯竭,这个时候的他,就算是一个普通百姓都有可能对他造成伤害,更何况是一位朝暮境巅峰的剑士倾力一剑。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去躲,他身后的人是叶笙歌,那个女子之前帮了他很多,他不愿意因为他而让她破境不成。

    所以他没有躲。

    眼看着那剑快要来到了他的胸前。

    李扶摇感受着那些锋芒毕露的剑气,想着马上自己就要重伤或者是死在这里。

    叶笙歌却睁开了眼睛。

    无数磅礴气机还没有散去。

    她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扶摇。

    看到的是没有躲的李扶摇。

    以及那柄剑。

    那人是谁没有人去关心,至少对于叶笙歌来说,他是谁,不重要。

    她微微伸手,把李扶摇从她身前拨开,然后直面那柄剑。

    无数磅礴的气机从她的手掌里生出,带着一道绚烂的光华从掌间迸发出来,磅礴的气机很快便对上那一剑,有些还没有离开的修士都看着这一剑,但很快便张大了嘴。

    惊讶的情绪在他们思绪里蔓延。

    那明显是朝暮境巅峰的一剑,遇上这道光华,竟然是被一击即溃,那道绚烂的光华不费力的就落到了那人的胸膛上,很快便让那人大口吐血,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叶笙歌站起身,无数磅礴气机尽数涌入她的体内,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位道种便算是真的破开朝暮境,进入了春秋境界了。

    那些修士们看着这幅场景,都沉默不语。

    之前叶笙歌想着破境,拉着一众人陪葬,但那只是个设想而已,叶笙歌即便是年轻一代里最为出彩的那人,但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成了一位春秋境。

    这种修行速度不说当世,就是往前翻去许多年里,都不可能找出第二个人来。

    可是叶笙歌就是叶笙歌,她就是这么特别的一个人,在很多年轻人都走进朝暮境之后,她便要走进春秋境去。

    让无数人继续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渐行渐远。

    少数道门修士张开双手,很是兴奋,不管怎么说,叶笙歌都是道门的骄傲,说不定在很多年之后,便会成为道门的领导者。

    甚至有可能还会登临沧海。

    能够见证这样的人物成长,实在也是一种幸运。

    叶笙歌看着那个倒飞出去的中年男人,平静问道:“杀不杀?”

    这当然是问李扶摇。

    要不是对方是用剑,指不定叶笙歌就要跳过问话了。

    杀便杀了。

    李扶摇抬眼看着远处,看着那个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的中年男人,沉默了很久,才问道:“秋风满?”

    李扶摇自问,从练剑开始,这辈子便没有主动招惹过任何一位剑士,即便有剑士觉得他喜欢一个妖族女子是不该出现的事情,但总不会明目张胆的来刺杀他。

    当然,要杀他,自然只能是些别的理由。

    比如李扶摇杀过他的徒弟。

    也或者说,他有些别的非杀李扶摇的理由。

    反正不管怎么说,只有秋风满的可能最大。

    被道破身份的秋风满抹了抹嘴角,将鲜血隐去。

    他就这样看着李扶摇,眼里没有仇恨,而是别的什么情绪,好像有些像是欣赏。

    “陈嵊真是收了个好徒弟。”

    秋风满看着李扶摇,平静说道:“你比你师父强太多。”

    李扶摇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面前这位,是他的师叔,要不是因为过往发生的那些事情,他一定会喊他一声师叔,就像是对谢陆,对洗初南,对柳依白一样。

    可是现在,他们站在对立的两边。

    生死相向。

    师叔刚才对着师侄出了一剑。

    这该不是什么狗血的事情,就真实的发生在他们身上。

    李扶摇看了一眼叶笙歌,轻声道:“麻烦了。”

    他现在没有任何战力,即便秋风满是重伤,他也一样拿他没有办法。

    唯独只有麻烦叶笙歌。

    剑山的故事,他听师父陈嵊讲过,后来又在剑山上听过一次。

    所以他对这个故事里的秋风满,没有半点尊敬之意。

    即便是他的师叔,他也要请他去死。

    叶笙歌没有说话,她遥遥看着秋风满,神情平静。

    剑士同境无敌,偶尔还可以跨境一战,但是秋风满早已经失去了剑心,在他选择当狗开始,他就注定没有可能成为一位沧海修士了。

    当然,即便是成为了春秋境的剑士,战力也不会太强了。

    叶笙歌跨过空间,很快便来到秋风满的对面。

    她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件法器,好似一柄法刀,就要将秋风满镇杀在这里。

    忽然之间,天边起了黑云,有雷声在黑云里渐渐生出。

    声势骇然。

    有些妖修下意识转过头去,看着远处的那片黑云,想着这冲天妖气,是哪位大妖?

    可是之前胡萧才败走,又有谁来了?

    等到黑云临近众人,很多人才在黑云前面,看到了一个小姑娘。

    那小姑娘站在黑云之前,看着远处,看着秋风满。

    她看着叶笙歌,漠然道:“我的狗,谁敢动?”

    声震四野。

    这句话完全让无数剑修都满是怒容。

    她的狗?

    这可是一位剑士。

    这绝对的奇耻大辱。

    一位剑士,竟然成了妖族的狗?!

    这一定是谁都不能接受的事情,没有剑士能够允许,有剑士成为了妖族的狗。

    说着话,那个小姑娘微微伸手,黑云笼罩天空,眼见着雾山便暗了下来。

    叶笙歌看着这道黑云蔓延而来,无数磅礴气机起于身前,就要去驱散黑云。

    但是那磅礴气机中的磅礴妖气似乎对叶笙歌不屑一顾,原来却是为得是李扶摇。

    可是李扶摇怎么又招惹了另外一位大妖?!

    他们这些境界不算太高的修士,到底还是没有见过太多世面,觉得这道黑云和之前胡萧的妖气有得一比,便认为这就是一位大妖,但实际上,还真不是。

    无数黑云笼罩下来,叶笙歌微微皱眉,觉得不是对手的她,就要提着李扶摇往远处遁去,这不是之前在雾山里的生死一战,打不过,跑就是,死战没有多大的意义。

    李扶摇看了叶笙歌一眼,就已经感受到了叶笙歌的想法,他还正想着开口,便已经看懂了叶笙歌的眼神,他用最快的速度把青丝归鞘,然后一把抓住叶笙歌的手。

    叶笙歌冲着身前的黑云里扔出数件法器,法器瞬间就在空中炸开,叶笙歌没有要多少时间,便又拿出一张画卷,上了画卷,把李扶摇扔在前面,便冲着远处掠去。

    法器炸开的气浪短暂阻拦了黑云蔓延,就这一瞬间,叶笙歌便带着李扶摇离开了雾山。

    只留下一个背影而已。

    那个黑云前的小姑娘一伸手,自有黑云把秋风满带起,很快便朝着李扶摇和叶笙歌消失的那边追去。

    看样子是非要不死不休。

    ……

    ……

    叶笙歌才破开朝暮境,灵府里气机充沛,加上脚下的画卷本来便是一件品阶很高的法器,因此这次前掠,速度更快,当然,也没有李扶摇御剑快。

    李扶摇感受着身旁吹着的罡风,有些郁闷的说道:“我原本以为打完那一架之后,就可以好好休息几日了,谁想到有这么多人一直都在想要我的命。”

    声音很大,即便是被风吹去一些,也让叶笙歌能听得清楚。

    道种随意的坐在画卷上,听着这些废话,没有什么表示。

    她只是随口说道:“你喜欢的那个女子,脾气不太好。”

    这说的是之前青槐对她说的那些话。

    李扶摇有些无奈,青槐的脾气,肯定是算不上好,但是你叶笙歌什么时候操心起来这件事了?

    李扶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就开口问道:“去哪里?”

    叶笙歌平静道:“送你去剑山,前提是我们能活下来。”

    这是废话。

    叶笙歌不愿意说废话,因此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便闭嘴不说话了。

    李扶摇本来伤势就很重,之前在破开太清的时候,身体所受的伤,破开朝暮境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被抹去了,但是这朝暮境和胡萧一战,他的身体里现在是支离破碎,特别是灵府,已经满目疮痍,不知道之后还会留下怎样的隐疾,不知道还能导致什么恶果。

    他叹了口气,开始盘坐疗伤。

    不管怎么样,总得先应付眼前的这件事。

    要是眼前的事情应付不了。

    之后的事情,就都是瞎想。

    往前飞了一会儿,叶笙歌忽然皱了皱眉头。

    因为那道黑云追了上来。

    那个看不清楚面容的小姑娘正在远处看着他们。

    叶笙歌皱着眉头,看着身后的那个小姑娘,想着这人为何像是牛皮糖一般。

    一定有不死不休的理由?

    她还在思考,却看到天际忽然出现一个青色的拳头。

    从云端出现,一拳砸在黑云上!